橙新聞

《中國有嘻哈》:終於有一檔選秀節目,不用聽選手講故事了

文:加柒

《中國有嘻哈》從開播以來,話題度就一路走高。

三組導師分別是:MC HotDog&張震岳、潘瑋柏、吳亦凡。

雖然導師陣容一經公佈就激起千層浪,但選手陣容的確沒得說。選手們大致分為兩派:地下rapper、男團女團成員練習生們。

第三期節目,經過三輪篩選之後晉級的40組rapper,要進行抽籤決定下一輪battle考核的對手,導演抽到一名選手,由這名選手選擇自己的對手。

60s淘汰賽裡就被其他選手指摘「找槍手」的男團成員周藝軒,在挑選對手的時候說,想和女生合作一把。現場選手的反應強烈,但他依舊力排「噓聲」,選擇了雨馨——上一輪freestyle考核中,站在淘汰邊緣驚險晉級的選手。

他選擇雨馨的行為無異於直接表明:不管你們怎麼瞧不起,我就是要晉級。

但他可沒有直接說自己就是想贏:「不是說想欺負她或者什麼的,只是覺得能呈現一個更好的舞台。」

這就又犯了選秀大忌——言行不一。

製作人張震嶽和熱狗的評價

周藝軒的選擇,沒有問題。人人都有冠軍夢,這沒什麼。

但你不要說出於為舞台效果好不啦,出於舞台效果考慮,你不是應該out嗎?

後面同樣一開始就表明自己要選女生battle的選手,就沒有被瘋狂diss,因為人家一開始就坦白自己想贏(雖然他迫於壓力,最後選了實力強勁的VaVa)。

VaVa

記得2011《快樂女聲》十強選拔出來後,設置了個女聲學院。

每週淘汰賽前進行出題考核,表現最差的,將直接成為下一場淘汰賽的待定。這基本就意味著一隻腳已經踏進淘汰席了。

第二場女聲學院的考核,王藝潔那隊由於選手們有意見分歧合作不和諧,造成了比賽失敗,待定選手從她們隊產生。

主考官陳珊妮讓這一隊的女生作最後的爭取。

結果大家紛紛表示:是自己的失誤,願意進入待定席,接受懲罰。

陳珊妮說,她很失望,她以為大家對晉級這件事看得很重,會極力爭取在這一輪中不被淘汰,沒想到這麼容易就選擇放棄自己的機會。

當時,作為觀眾的我和一眾選手們內心也是懵逼了的:這姐姐咋不按套路出牌?!

在東方傳統文化裡,我們提醒自己自省,提醒自己勇於承擔錯誤,反思自己哪裡做得不夠完美。

我們喜歡謙遜,並且覺得好勝心強是件壞事。不屑邀功。太想贏顯得太功利,這樣姿態不好。

所以選手們總是「口是心非」,想表現得合乎觀眾審美。在鏡頭面前講故事講夢想講成長經歷。

總之就是:戲。太。多。

其實,無論怎麼選擇,統一口徑就好了。

不要前面說著自己珍惜比賽機會,努力刻苦,為追求夢想而奮鬥,後面又因為兄弟義氣姐妹情深表演自殺式謙讓。

不被觀眾diss才怪。

周藝軒

周藝軒的選擇,雖然沒錯,但是情商低的表現。

作為男團隊長,在這種橫豎都是死的境地裡,他的形象比實力和輸贏都重要,與其當慫包選實力較弱的選手保自己晉級,倒不如選實力最強的歐陽靖。

輸給歐陽靖不僅不丟人,還能成為他在這節目中唯一的圈粉點:敢死少年的鴻鵠之志,就要挑戰地表最強。

多熱血又中二啊,節目組給鏡頭給看點,團隊幫忙炒一炒,熱血少年人設就此立成。

至於rap實力,你覺得偶像男團的女粉們需要辨別他的rap實力嗎?她們本來也不是因為實力強才粉他們呀。

選歐陽靖,比尷尬地留下來一輪一輪被噓,要划算多了。

每一個選秀比賽,選手都是最大看點,而《中國有嘻哈》的選手們和其他選秀又大不相同。

主流的電視選秀比賽,素人選手都表現的謙恭謹慎天然無公害,懂得在鏡頭前賣乖,克制自己,掩蓋真實情緒,塑造人設。

力求經此一戰,圈得粉絲千萬。

而《中國有嘻哈》的選手們,面對鏡頭都是一副「老子的rap天下第一,來比賽就是為了拿冠軍。」

這大概是唯一,所有選手都自信值爆表的選秀節目了。

也不是說謙卑一點就不好,而是,觀眾看選秀看了這麼多年,看到太多在鏡頭前塑造的人設。

選手謹慎不敢展示真實的自己,才凸顯了這種不因為鏡頭在就隱藏自己真實情緒的可貴。

選手的真實不僅表現在自信上,還有反差萌。

選手中實力最強的歐陽靖挑選自己下一輪battle對象,大家都在好奇他會選誰,也有想挑戰的選手躍躍欲試。而Bridge的心聲——原子彈不能碰。

哎,之前您可不是這麼說的:

和其他選秀相比,《中國有嘻哈》最大的看點,難道不是這些rapper都不「演」嗎?

再也沒有一個選秀比賽可以像《中國有嘻哈》一樣能讓人看得這麼過癮了,選手們絲毫不掩飾自己的真實情緒。

對其它選手出色的表演不吝嗇掌聲,對沒實力的選手不屑輕蔑,也可以當堂噓你下臺,直言不諱,質疑導師的水平等等,絲毫不避諱鏡頭。

以往的選秀節目為增加看點,節目組甚至都會親自下場幫你穿臺本,第一季《中國好聲音》,劉歡為了引出徐海星講述父愛,直接在臺上起頭問起她的爸爸,沒有鋪墊,相當突兀。

徐海星

當然也有不配合的。

韓紅就在台上懟過「表演欲旺盛」的選手,一名選手在唱完歌後,在台上醞釀情緒:「每當唱起這首歌,我就想起我的爸爸……」

韓紅隨即打斷:「咱能只唱歌不講故事嗎?」

無論是十年前的選秀比賽,還是最多選手保持真我狀態的《中國有嘻哈》,選手們都無法避免被觀眾品頭論足,還要照單全收隨之而來的擁戴或謾駡,也許無關實力無關表現,只是觀眾依據審美的偏好和變化,而做出的選擇。

節目組出於話題度和收視率的考量,對選手們的晉級淘汰進行干預,都是觀眾的「審美」在起作用。

好感度、觀眾緣就是這麼奇妙。

塑造人設經營不善被觀眾吐槽做作虛偽,展示自我不加修飾而恰巧你本人又很乏味的話——你一點個人魅力都沒有,還裝都不裝一下啊?

觀眾的雷點太多了,如果想塑造一個人設來吸引觀眾,就得盡職盡責「裝」到底言行合一。

有些人絞盡腦汁使勁渾身解數也不得要領,比如《我是歌手》節目中的孫楠。

有些人只要笑得純真無邪就能圈粉無數,比如今年《快樂男聲》的趙英博。

趙英博

絕對的公平從來不會出現在一檔選秀節目裡。

或者說,作為做給觀眾看的選秀比賽,也許它本身就可以看做是一場關於吸引力的比拼。

這樣想來,也算是公平了。

(原文刊於微信公眾號jq7wolekuduo,經授權轉載。)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聊音樂】第28屆金曲獎入圍亮點懶人包

第28屆金曲獎流行音樂類入圍名單本月16日公佈,今年的名單有哪些亮點?誰遺憾落馬、誰勝算很大?橙子君準備的懶人包或許能幫到你。

2017-05-18 19:31

【聊音樂】永遠都不算晚——寫在五月天二十周年紀念

五月天的第20年,我加入他們的第7年。和他們一樣步入進後青春期中,不再「為了生命狂歡,為愛情狂亂」,然而這並非故事篇章的末尾,而是第二人生的開啟。

2017-04-06 18:05

【聊音樂】暫時去不了故宮,不如「聽聽故宮」

屬於故宮的旋律是怎樣的?是晨鐘暮鼓,夜晚的「小心火燭」,鳥兒撲打翅膀的聲音,嬪妃們美妙的歌喉,還是盛大午宴上的華麗演奏?

2017-01-12 18:52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