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知書 no.12】何建宗:當文藝遇見勞動

【編者按】何建宗現在香港浸會大學人文及創作系擔任助理教授,同時,他也是文藝復興基金會理事、藝術團體1a space董事兼策展小組成員,以及香港文學館核心成員。

在學界及藝文界的雙重身份,令到何建宗頻繁接觸本地藝術家,亦不時思考政府文創政策之於藝術從業者以及公眾的影響。

為什麼想成為藝術工作者?

創作人是一份怎樣的工作?

藝術家與社會之間有怎樣的關聯?

創意工作者如何思考他們身處的情境,又如何期待未來的發展?

《文藝勞動——香港創作人的工作與日常》中,何建宗訪問十六位來自文字、電影、音樂和視覺藝術界別的創作人,談理想,談現實的苦樂,也談當理想遇見現實、「文藝」遇見「勞動」的時候,熱愛藝術的你我,去哪裡尋找棲居之地與安心之所?

何建宗   攝:Pan

以下為訪談內容選錄:

問:可否談談《文藝勞動》這本書的由來?

答:差不多兩、三年前,我回到母校浸會大學教書。與學生閒聊的時候,會問他們畢業後打算做些什麼。有些想做作家,有些想進入音樂工業或電影工業。

他們的處境或者生活狀態,讓我想到我讀書的時候,我以及我周遭同學的一些狀況。那是一種朝不保夕、不穩定、雖然樂意工作但是生活上遇到不少困難的狀態。

為什麼這一系列的問題似曾相識?在我讀書的時候,我的前輩曾經遇到這些問題;當我畢業後,我的學生依然會遇到這些問題。十幾年、二十年過去了,情況並沒有改變,我開始覺得要認真去探討這個問題。

究竟從事文藝工作是一種怎樣的勞動?當我們以為文藝好像是一件浪漫的事情,其實它也是一份工作,而這份工作應該有值得我們關注的議題,涉及勞工與勞動層面的議題。因此,我開始了這個研究計劃。

我們頻繁聽到的一個講法是:你食藝術這行飯,已經預想到了它的艱辛。我好怕聽到這樣的講法,因為講這段話的人以為,文藝工作者真的只要吃一碗飯就夠了,但其實我們都想食餸。(笑)

書中收錄了十六位藝術工作者的訪談文章,希望能將不同資歷、不同性別、同一範疇不同崗位的人都包含進來。我希望新人可以談一談剛剛入行或者即將入行時候的困難,而中生代藝術家和前輩藝術家的故事,在書中也會提到。

問:你覺得香港藝術家普遍面對的問題有哪些?

答:有些例子是大家聽過很多次的,比如拖欠稿費啊,或者有人跟年輕藝術家講「這是一個機會,因此不給錢」,等等。但最令我有強烈感觸的是,藝術家對於工作的想法和理解,與這個社會的理解是不接軌的。很多時候他們未必當這是一份職業,他們很專業地去創作、經營藝術家或者文化工作者的身份,但社會制度、政策或工業的框架並不像那樣去理解他們。

這種限制令到他們很難去生活,或經營自己的創作歷程。社會常常覺得從事藝術是一種浪漫的狀態,而不是一份工作。大家想象藝術家的生活是一種懶洋洋、有靈感才去創作的工作。但真的不是這樣。例如我訪問白雙全(編註:香港知名視覺藝術家)的時候,需要在他午餐的時間進行,因為他的日程表排得很滿,很難約到,這說明他的工作和生活的模式是非常規律的。

我寫這本書,希望將公眾對於文化或藝術工作者的浪漫想法撇除。原來藝術家與我們一樣,都會面對很具體、很直接的問題。

另外,我們經常強調work-life balance,但對於文藝工作者來說,work和life不是這麼容易分得開。他們的生活就是他們的工作。我們將兩樣東西分開,是一個上班、下班的概念,而文化藝術工作並非一種打卡式的工作。

問:公眾如何改變對藝術家的既有認知?

答:首先要留意,留意之後才能排除誤解。藝術不只是一種閒餘,藝術可以作為一種工作。這是很卑微的要求。我經常想到石家豪那幅畫,關於藝術家怎樣向父母解釋,做藝術的人不會乞食。這是很多不同範疇,比如音樂、電影、視覺藝術等從業人員都會遇到的問題。這些問題不止建基於一種想象,而是建基於這個制度裡面常年累積的困難。

我想,有必要尋找一種公義,這種公義是:對於文化藝術工作者,能夠給予他們應有的回報、應有的生活質素。

這個社會往往以成果論,往往以市場去決定成果的價值,好像也就決定了工作的價值。但文化藝術人從事創作的時候,除去為了外在的金錢或價值,另外像是美學的追求、社會性的追求等等,都沒有在市場價值裡面反映出來。但是,整個制度卻將市場價值等同於他們的勞動價值。這些所謂的「不銜接」,大家需要了解,需要再思考。

新一輩從事文化藝術的朋友,非常清楚知道這條路很難行,也清楚知道自己可能不會發達,不會幻想自己將來會寫一部Harry Potter或者發明iPhone,但是他們依然選擇入行。當一班人希望去做創作,希望為了文化藝術貢獻自己,知道這條路難行都要行,這不意味著我們要進一步剝削或者綁架他們的理想。

與導演麥曦茵的訪談很觸動我,原來中生代藝術家同樣會經歷剝削。當你去到中層的時候,你可能會成為剝削下層的人。剛入行的時候,你會遇到很多不公平的對待,當你慢慢有了經驗之後,你一邊忍受別人的剝削,同時你被逼剝削別人。你可能會礙於成本或行規等等,而被迫做出違背自己信念的事情。這是藝術生態的問題,是結構上的問題。

問:對於上述問題,書裡面是否給出解答?

寫書或者說發聲,不是幫某一班人去爭取他們的權益這麼簡單,而是期望改善這個生態,希望喚醒公眾對於文藝勞動的重視。

如果真的有一種盼望或者希望的話,我希望從事文化藝術的人,如果曾經被不公平的對待過,千萬不要忘記這些經歷。我還希望,大家齊心想去改善這種狀態,而不是用不同的理由去合理化這種狀態,然後讓它們繼續存在。

《文藝勞動——香港創作人的工作與日常》

作者:何建宗

出版社:中華書局

出版日期:2016年12月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知書 no.11】任達華:在香港,尋找「別的」風景

任達華說,香港人太忙碌,忙到忽視或遺忘了身邊的風景。他希望這本攝影集,能幫助像他一樣在此城出生並成長的人,以及與此城曾有過一段或長或短緣分的人,體味香港的美與獨特。

2017-07-14 18:44

【知書 no.10】素黑:借小說看人的極限,宇宙的無限

每一個痛都是一個很好的修行機會。你會成長,你會在痛裡面扎扎實實地、安然地笑得出,安然活下去,安然擁抱愛。

2017-07-09 22:28

【知書 no.9】屬於香港的玩具書,長什麼樣子?

楊維邦與莊慶輝收藏玩具超過三十年,藏品數千件,既有香港本地生產的玩具,也有來自中國內地、日本和歐美等國的玩具。可不要小看了這些平價玩偶,它們在造型、生產工藝乃至定價上的變化,足以反映出彼時社會與文...

2017-06-16 19:45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