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專訪黎達達榮與許傲群:當呼啦圈遇見包浩斯

文&圖:殷凱怡

說起建築,或會令人想起或傳統或現代的高樓,以及背後一大堆建築學公式和理論,總之就是一些「大人」都未必懂的知識。若然你真的是這樣想就大錯特錯了。進念‧二十面體《BAUHAUS魔笛》的動畫設計黎達達榮和呼拉圈編舞許傲群決定借機會談建築、談藝術、談小孩、談日常,一改大家的慣常認知。原來,建築可以很簡單。

黎達達榮(左)與許傲群

對許多人而言,「BAUHAUS」(中譯:包浩斯)一字絕不陌生,但在黎達達榮中,「BAUHAUS」並非時裝,而是對現代建築學影響極之深遠的一種美學,是一種藝術。「BAUHAUS」原是德國一所講授及發展設計教育的藝術和建築學校的簡稱,因其簡約、講求配合人的比例的設計風格,與當時的奢華設計有著極大對比,且合乎經濟效應,而成為影響後世建築學深遠的一種美學代名詞。

跨媒體表演,幕前幕後都是挑戰

該如何展示才能讓小孩認識「BAUHAUS」美學?進念‧二十面體《BAUHAUS魔笛》導演、編劇及設計的胡恩威和黎達達榮作了一個跨媒體的新嘗試。除了定出「形狀」、「顏色」、「比例」、「空間」、「材料」和「建築」六大元素作為設計的靈感根基外,表演更融合了動畫、舞蹈、兒歌等多個元素,試圖啟發兒童觀眾的創意小宇宙。

排練現場

雖然動畫設計仍在製作中,但黎達達榮已為此花了不少心思,多日來參與道具製作、舞蹈排練等,為的是要讓動畫能全面配合,豐富整個節目。他覺得「若只是一場『表演』,看完就算,那又有甚麼意思呢?」,便想到要在動畫上動腦筋、動手腳,改變以往以畫畫為主的動畫製作方式,配合道具的原材料,誓要做出一段段可以讓小朋友探索「BAUHAUS」的美藝世界、震撼大小朋友視覺感官的動畫。這不但是一種新嘗試、新挑戰,亦彷彿是一個新使命。

「建築」、「動畫」、「舞蹈」看似無法拉攏在一起,然而許傲群將不可能變成可能,用呼拉圈舞蹈展現「BAUHAUS」中最具代表性三種形狀——圓形、三角形和正方形,同時亦展現三原色的美。為應和演出主題,她將會製作呼拉圈舞蹈界的首個正方形及三角形呼拉圈,並配合專為呼拉圈舞蹈而設的圓形呼拉圈編排一系列的舞蹈。她覺得「不論是『BAUHAUS』的世界還是舞蹈,都沒有對錯、好壞,不應是我們告訴你甚麼就是甚麼,而是靠自己感受,感受自己眼中的『BAUHAUS』。」

因此,她在編舞期間一直採開放的態度,一邊教授演員呼拉圈舞蹈的基本技巧,一邊編訂舞步,甚至讓演員創作舞步。拋開固有框架,藝術就是自由的,而自由所帶來的創意更令人驚喜。

《BAUHAUS魔笛》用呼啦圈舞蹈表達BAUHAUS美學

對許傲群來說,於公於私,今次的演出都是喜事一樁。於公,她需要挑戰自己,既要動作流暢,又要配合主題,可說是既創新又富挑戰性的另類體驗;於私,作為呼拉圈舞蹈導師及愛好者,眼見多年來呼拉圈舞蹈在香港未有太多發揮空間,能有機會讓香港觀眾多認識呼拉圈舞蹈,釐清「呼拉圈是兒童玩意」的錯誤觀念,實在機不可失。而且,同時能夠一群人一起跳呼拉圈舞蹈,亦算是實現夢想。

既然是跨媒體的表演,進念‧二十面體亦彷似要「一鋪過」,在演出中更融入經典歌劇的元素。這次《BAUHAUS魔笛》的音樂改編自莫扎特經典歌劇《魔笛》,為古典音樂注入兒歌元素,由著名香港填詞人陳浩峰填上中、英文歌詞。林二汶與「一舖清唱」擔任聲音演出,用朗朗上口的音樂,大唱三原色和ABC。

藝術不狹義,望港人走離舒適區

「藝術是多元、廣意的。」許傲群說:「在香港,好像只有冠上『藝術展』之名的東西才是藝術。其實藝術不一定要很高層次、很深奧,即使是小朋友亂畫、亂跳,也算是藝術。每個人都在接觸藝術,只是未被啟發。」

一旁的黎達達榮亦頻頻點頭,稱「藝術沒有分有『館』或是沒有『館』」。在黎達達榮看來,部分香港人喜歡停留在「舒適區」,「別人作甚麼,自己就作甚麼」。他希望,不論大人或小孩,在忙碌的生活中,願意多花些時間,作些新嘗試。

《BAUHAUS魔笛》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時間:2017年8月12日(周六)11:30am, 5pm
2017年8月13日(周日)11:30am
主辦及製作:進念.二十面體
國際綜藝合家歡2017節目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專訪《八月》導演張大磊:消逝了的舊時光,在電影裡活過來

在國產片整體浮躁的大環境裡,張大磊只是不斷提醒自己「不要多想」。「創作的感受我不缺,所以我只專注怎麼去完成它,然後想辦法做點實際的吧」,他說。

2017-06-28 21:35

【有片】傅家俊出書回顧二十載桌球人生

「如果我們能從失敗中學習,下次更好地裝備自己,是不是這次的所謂『失敗』真的就是失敗呢?」傅家俊為紀念出道二十年,出版自傳,分享桌球手苦樂兼半的曲折經歷。

2017-07-10 12:29

【橙專訪】抽絲剝繭,找出香港舊書店秘密

在黃曉南想不清楚舊書店存在的意義時,他曾經專門去拜訪過小思。對方一秒便答道,舊書店的意義是保存文化資料,將來可以把它們傳遞到懂得運用它的人手上。

2017-06-19 23:4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