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得獎舞台設計師王健偉:為舞台發展當代的意義

口述:王健偉   拍攝&剪輯:Ming   採訪&文本整理:李夢

王健偉說話不多,他更喜歡用畫面來呈現自己的思考與情感。

這位香港青年舞台設計師,新近憑藉香港舞蹈團的《紅樓·夢三闋》,與資深舞台設計師何應豐一同捧得香港舞蹈年獎「傑出舞台設計獎」。

2011年,王健偉自香港演藝學院舞台及製作藝術學院畢業後,即投入本地舞台藝術創作中。他告訴我,當初之所以離開時裝設計行業,選擇修讀服裝和舞台設計,因為他認為服飾和道具本身不是為了美而美,而是能夠涵括更豐富的內容與更微妙的意涵。

王健偉與香港舞蹈團以及不加鎖舞踊館等本地多個藝團合作無間,他還曾與海外藝術家合作,與 Bill Haycock 聯合擔任瑟利•夏洛克執導的《Der Park》場景設計師。王健偉一直期待舞台可以承載社會責任,回應社會議題。他還嘗試藉助表演空間的建構,在演出者與觀看者之間,搭建一個溝通、分享與互動的平台。

舞台設計師王健偉

問:在香港演藝學院學習舞台設計的四年,有什麼得著?

答:我本身的背景是時裝設計。在讀時裝設計的時候,覺得自己喜歡包含多一些內容的服飾。我不喜歡做一些喧嘩的、刻意吸引大家目光的時裝,所以想在服裝設計以外涉獵更多,就申請香港演藝學院,報讀舞台及服裝設計專業。

那四年很忙,常常是九點去到學校,夜晚十一點才能離開,但那四年也讓我有很多機會去實踐學過的理論。當你全神貫注、用四年的時間不停收集了很多東西,你就會發現當初的積累很有益處。學校裡學到的那些技術和手藝,其實影響到你怎樣去構想或完成一個設計。舉個例子,如果你對木頭這個物件有觸覺,你在想象或設計場景的時候,或許會因為在學校裡了解過這件東西的特質或者說製作工藝,從而得到更多元且豐富的想法

問:當你面對不同的表演媒介,比如舞蹈或戲劇,做法有什麼不同?

答:當我幫一個舞台劇設計舞台場景,我要先理解劇本,理解寫劇本的人在想什麼事情,再將它發展下去。對舞蹈來說,其中當然有具象的東西,但大部分時候,都是比較抽象、虛無的意象或畫面。我要學會收集這些比較抽象的事物,找到合適的方法與舞蹈員和編舞溝通,然後用佈景或道具來表達自己的想法。

因為我喜歡有內容的東西,所以我總是問編舞或導演:你為什麼要做這件事?你為什麼選擇現在編創這樣一套戲或一部舞作?

找到一個現今的意義,這就是我發展舞台設計的起點。

《紅樓·夢三闋》劇照

問:可否談談今次得獎的《紅樓·夢三闋》舞台設計的構想?

答:我讀過《紅樓夢》,但我對於這齣舞作的佈景設計想法,不是來自看書的時候,而是來自製作開始的時候。雲濤(楊雲濤,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Helen(黎海寧,《紅樓·夢三闋》的編舞之一)、何應豐(《紅樓·夢三闋》的另一位舞台設計師)還有我常常在一起聊天。我是一位新人,很少說話,坐在旁邊聽。我聽何應豐一路講,我就一路畫,用畫的方法回應。

我畫了一個長方體,又在裡面畫了另一個長方體,就有了「裡」和「外」這兩個概念。大觀園外的人怎麼樣看裡面發生的事?外面的人怎麼看這個小社會、這個生態的發展?這些問題的出現,其實也可以與今時今日香港的情形連在一起討論。

因為這個製作包含三個舞蹈,我與三位不同的編舞聊天,看看他們選擇《紅樓夢》中的哪一個段落。何應豐那一段是講2047年的場景;雲濤講的是現在這一刻,在劇場的這一刻;Helen那段借古戲班的戲子,講述一段故事。整個作品是從未來回到現在,再回到過去的一場旅程。何應豐和我借用了紅燈籠這個意象,它出現在全部三個舞蹈中,將三個情境串聯起來。

另外,我們在香港文化中心劇場中,設計了上、下兩層空間。觀眾有時從外面望進來,有時從上面望下去,好像以前的戲台,兩邊有雅座。雅座裡面的人們一面飲茶,一面望下去,能看到台上發生的事情。在這齣作品中,表演者與觀眾之間的關係很有意思。

《紅樓·夢三闋》劇照

我同何應豐合作的時候,會討論一些比較虛無的事情,比如對於美學的追求,對於視覺效果的追求。整件過程扭來扭去,最後找到一個目的地:相對簡約,卻又足以承載我們的思考。觀眾不需要明白我們在做什麼,我們希望他們可以在有意或無意間感受到一些事情。

《紅樓夢》實在太長篇了,我們只是找到三個點,中間那些內容,永遠都講不完。觀眾可能要在這三部曲之間自己去連一條線,而且每個人連的那條線都不同。

問:很多觀眾都好奇,舞台設計師的工作模式通常是怎樣的?

答:如果很忙碌的時候,可能我從早到晚都坐在電腦前面,要麼畫圖,要麼砌模型。不忙的時候,我就四處走走。

我的工作室在太子。閒暇時,我會從太子走去尖沙咀,再從尖沙咀走回太子。那一路上其實不怎麼想事情,不會思考太多,想讓自己放鬆、放空。這個過程對我來說很重要。忙碌之後如果沒有一個放空的過程,忙碌中的收穫並不會顯露出來。

(本文為香港舞蹈年獎系列報道之一,由香港舞蹈聯盟橙新聞合作推出。)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有片】白先勇細說紅樓夢:數不盡的密碼、讀不完的精妙

《紅樓夢》在白先勇眼中,是不可多得的「天下第一書」。他研讀此書多年,至今仍興趣盎然。他還覺得,《紅》後四十回也出自曹雪芹之手,原因何在?

2017-04-03 19:41

【有片】專訪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在香港,且珍惜,且前行

一位香港舞蹈團歷年最年輕的藝術總監、一個以「愛」為主題的新舞季,一點關於環境舞蹈的小看法、一些在香港多年生活的感悟,串成了今天的這篇訪問。

2017-06-08 17:30

【藝壇快訊】香港舞蹈團將漫畫《風雲》搬上舞台

綿延二十五年、成為一代港人集體記憶的漫畫《風雲》,將於六月底由香港舞蹈團搬上舞台。

2016-05-12 12:14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