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多空間」創辦人自述:在香港跳舞,究竟是為什麼?

口述:馬才和,嚴明然 

拍攝:Ming   剪輯:Zita   文本整理:李夢

導言

在葵涌一間工廠大廈的排練室中,我見到「多空間」的兩位創辦人——馬才和(馬)與嚴明然(嚴)。

兩人創辦的舞團「多空間」已經二十三年,其主辦的i-舞蹈節(香港)i-Dance Festival (HK) (下稱i-Dance)營運至今已第九年。最近,「多空間」憑藉i-Dance獲頒香港舞蹈年獎2017之「傑出舞蹈服務」獎,其中一齣作品《i-舞蹈節(香港)2016:90後的黎海寧》亦獲頒「傑出小型場地舞蹈製作」獎。

如今,「多空間」在香港乃至海外不少城市已然積攢起名氣與聲望,但這一對醉心舞蹈的夫婦回憶舞團創辦及發展的點滴,直言不易。小到燈油火蠟,大到年度計劃與發展方向,樣樣都費心費力。

從當初熱愛舞蹈、傾心創作的青年舞者,到如今運營國際舞蹈節、主辦工作坊、鼓勵年輕編舞及舞者的積極推手,他倆在香港舞蹈半生,雖辛苦,雖經歷起落,卻從未放棄。

【有片】「多空間」創辦人自述:在香港跳舞,究竟是為什麼?

馬才和(左)與嚴明然  攝:Ming

「多空間」創立的緣起在哪裡?

馬:成立「多空間」的時候,Mandy(嚴明然)還在CCDC(城市當代舞蹈團)做全職舞者,我已經出來做自由舞者。我這個人比較喜歡做創作,除了跳舞之外,都想搞一些活動,做創作,又想跳又想編,有些貪心。

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畢業之後,我教戲劇、編舞,也教跳舞,排了很多音樂劇,樣樣都接觸,為了生活嘛。做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問自己:什麼時候可以真真正正做自己喜歡的事情,講自己想講的話,排自己想排的舞蹈,做自己想做的創作?

我當年沒什麼大理想,沒有想過「多空間」要膨脹成為一個大規模的藝團。我們想做創作,需要人支持,因此要以一個機構的名義去申請贊助,於是就成立了舞團,就是這麼簡單。

嚴:1996年,我和Victor(馬才和)獲取亞洲文化協會利希慎獎學金前往美國深造,去紐約住了幾個月。對方跟我們講,他們從來沒試過將這個獎學金給予一對夫婦,我們聽過這話後,很開心。

那個獎學金項目為藝術家提供足夠的思考空間,又可以讓我們接觸想接觸的人和事情。從紐約回來之後,我就與Victor一起運作「多空間」。

i-Dance Festival(HK)又是為什麼創立呢?

嚴:2004年,有一批獨立舞者聚集在一起,覺得香港需要一個屬於自己的舞蹈節。當時沒有贊助,我們大概五、六個人,湊了一些錢,另外還有CCDC提供場地,就舉辦了為期兩天的i-Dance,舞蹈節就這麼開始了。之後,卻因為種種原因,停了五年。

馬:停的原因主要是沒錢。每個人都要自己掏錢出來做,可是這並不是一個長久之計,大家又不是個個含住金鑰匙長大。停了五年,我們都覺得可惜,因為香港需要有一個節奏性的舞蹈節。也巧,當時「多空間」也很想啟動一個舞蹈節,就想能不能繼續用i-Dance的名義去做。

i-Dance舞蹈節過往演出  圖:Y Space

我們很喜歡i-Dance這個名字,因為i裡面包含很多想象:

藝術節有一班獨立自主的藝術工作者參與,所以是independent;

i還意味著identity,思考一個舞蹈節、一位舞蹈家乃至一個地區,怎樣建立自己的identity;

舞蹈節有很多即興演出,因此是improvisation;

我們希望做一個international的舞蹈節;

I, 在普通話裡面發音近似「愛」,是愛跳舞的人聚集在一起;

I, 又讓人想到iPhone電話,而舞蹈節也與科技有關。社會發展到現代,科技變化得這麼快,舞蹈與科技的結合,是否可以更密切?

這些都是我們對於這個舞蹈節的理解。

嚴:2009年,Y-Space就接手主辦i-Dance,我們最初就是solo improvisation,並邀請本地及外地藝術家參與,最初的理念就慢慢出來。我們擺了一些自己的方向在其中,一路主辦到現在。

i-Dance舞蹈節發展到現在,其意義與價值在哪裡?

嚴:因為這個舞蹈節,我們與不同地區的舞者相識,而且,這些舞者還幫助i-Dance擴展到亞洲其它地區,比如台灣、新加坡和韓國等等。

2009年,「多空間」大膽地開始創辦舞蹈節,我們資源不多,多虧本地與外地的朋友支持。每一年舞蹈節期間,都會有不同國家和地區的舞者過來,比如荷蘭、澳洲和泰國等等。首屆舞蹈節舉辦的時候,我們都不知道能不能申請到自主經營,但外地舞者並不介意,甚至自己去主動申請資助,過來支持我們。

i-Dance舞蹈節邀請不同地區的舞者來港交流分享  圖:Y Space

因為朋友和同行的資助,「多空間」籌辦的第一屆i-Dance成功舉辦,這對我們是很大的鼓勵。

有一批來自海外的藝術家,曾經被我們邀請來香港參與i-Dance。他們很喜歡i-Dance的理念,希望也能在當地舉辦類似的舞蹈節,於是就延伸出Asia i-Dance,比如i-Dance Taipei、i-Dance Korea等等。漸漸的,我們建構起一個亞洲地區的網絡,日本、韓國、印度和台灣等地的舞者常常聯絡,分享籌備i-Dance的心得。

我們的舞蹈節不止有舞蹈表演,還有不少工作坊開放給公眾。不論專業的學生或者業餘的觀眾,都很喜歡來參與我們主辦的工作坊。另外,即興舞蹈是這個舞蹈節很重要的元素之一。舞者不單在劇場裡面呈現作品,還會遠離市區,去接觸大自然。每一屆的閉幕演出,我們一定去戶外,農田或農莊,配合現場音樂,舉辦一場環境即興舞蹈。

馬:我們舉辦舞蹈節,一定會為海外藝術家提供支援,為遠道而來的藝術家申請交通及住宿費用。我們不希望他們蝕本,那樣是最慘的事情。舉辦一個舞蹈節,你不可以只是堅持一年,然後停五年,再舉辦一年,再停幾年。那樣的話,就沒有一種生命的節奏在裡面。

可否介紹舞蹈節於去年新增的「焦點藝術家」環節?「多空間」正是憑藉其中一齣作品《90後的黎海寧》獲得2017香港舞蹈年獎「小型場地舞蹈製作獎」。

馬:大家都公認黎海寧是香港很有代表性的當代編舞家,由她代表香港作為其中一位焦點藝術家,再合適不過。《90後的黎海寧》重溫黎海寧1990年之後的創作,因為她自己覺得那些作品是她比較成熟、比較有代表性的作品。

嚴:黎海寧很支持我們。她一路看到我們這麼多年的運作,包括平時的演出以及i-Dance上的創作。我們邀請她來參與去年的舞蹈節,她很痛快就答應了。

嚴明然與馬才和曾合作演出黎海寧編創的Frida  圖:Y Space

我和黎海寧合作多年,大約是從1990年代開始,當時我還在CCDC跳舞。她那時候剛剛放完假回到香港,第一個作品就是為CCDC編創《九歌》。

我一路與她合作,在她的作品中擔演重要角色。她沒有變,那雙眼很厲害,精準度很高。她對音樂的要求,對舞者動作精準度的要求,都沒有變。

多空間創辦至今,已有二十三年。你們的創作靈感從哪裡來?會否要對社會問題有所回應?

馬:做創作不需要刻意為之,去迎合或者去配合任何事情,你只要忠實於自己所做的事情。一個現代舞者很難抽離這個社會和這個世界。如果你和這個社會、這個世界聯繫在一起的話,很多生活裡面的題材,都會面對並且接觸到。很多社會問題,其實都是你個人的體驗。

我們通常都不會先想觀眾,而是先想自己最想做什麼。有時候,你完成作品的二十年之後,人們再看,仍然會覺得那部作品精彩,這才難得。

嚴:其實創作都是很生活的,都是你的生活經歷去創作出來。有一次,我們參與北歐一個舞蹈節,演出一個環境舞蹈的時候,有一位觀眾湊近來與我們交談,談了很久。雖然我們聽不懂他講了些什麼,但不同地區、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可以藉由舞蹈交流,這讓我們覺得感動。

Y Space獲頒香港舞蹈年獎2017之「傑出舞蹈服務」獎

從事創作的熱情為何可以一路保持?

馬:有一段時間是疑惑的,因為跳舞和創作,都是很艱辛的。曾經,我們每個製作都蝕本幾萬元,怎麼辦呢?你辛苦做了半年,一毫子都沒辦法落袋,還要「倒貼」幾萬元,你去哪裡找錢來填呢?如果每一個製作都像這樣填,那該怎麼辦呢?我不知道我對於舞蹈和創作的熱情是怎麼來的,可能因為我不懂得做其他事情。

你搞舞團,要顧及很多事情,行政、運作,燈油火蠟,找錢,還有很多行政和市場推廣方面的事情。不過既然我做起來這件事,我就要繼續做下去,可能天生性格如此吧。

嚴:有時候,我們外出表演,看到別的地方的社會環境,發覺有些地方那麼貧窮,藝術家的生活那麼艱難,但他們仍然在堅持,這對我們是很好的鼓勵。當我們失落的時候,想到這些,又有了熱情和動力。

【被訪者小檔案】

嚴明然:「多空間」創辦人之一,曾為香港芭蕾舞團及城市當代舞蹈團之全職舞者。自2009年開始為i-舞蹈節(香港)之監製及表演者。1996年獲取亞洲文化協會利希慎獎學金前往美國深造。2000年曾前往非洲Harare及挪威卑爾根作文化交流及表演。2007年參與創作及演出香港藝術節《我的舞蹈生涯 — 進化論》。嚴氏之教學、表演及創作足跡遍及歐美亞非等不同國家。現為「多空間」外展及教育總監。

馬才和:「多空間」創辦人之一,為香港演藝學院舞蹈學院首屆畢業生,隨後加入香港芭蕾舞團,至1990年重返演藝學院修讀戲劇。1996年獲亞洲文化協會利希慎獎學金,翌年前往美國考察當代舞蹈及劇場,2002年獲香港藝術發展局列斯大學志奮領獎學金前往英國修讀表演研究碩士課程。曾為多個香港及國際藝術團體擔任編舞及形體設計,教學、表演及創作足跡遍及台灣、中國、南韓、印度、美國、澳洲、德國、挪威、丹麥、波蘭、津巴布韋,創作超過六十多部作品。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2016香港藝術發展獎」之「藝術家年獎」(舞蹈)。自2009年開始擔任i-舞蹈節(香港)之藝術總監及策劃人。現為「多空間」藝術總監。

(本文為香港舞蹈年獎系列報道之一,由香港舞蹈聯盟橙新聞合作推出。)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有片】專訪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在香港,且珍惜,且前行

一位香港舞蹈團歷年最年輕的藝術總監、一個以「愛」為主題的新舞季,一點關於環境舞蹈的小看法、一些在香港多年生活的感悟,串成了今天的這篇訪問。

2017-06-08 17:30

聽楊雲濤與海潮分享舞劇《中華英雄》台前幕後

本月底,香港舞蹈團將演出根據馬榮成知名漫畫《中華英雄》改編的大型武俠舞劇。且聽香港舞蹈團藝術總監楊雲濤與知名沙畫家海潮解析舞作醞釀排演的種種經歷。

2016-11-17 12:43

【橙專訪】香港舞蹈團首席舞蹈員黃磊:跳舞好像坐巴士

「我是一個喜歡獨處的人。」《身‧影》之於黃磊,更像是一場「自己與自己的對話」。或許,觀眾也能從這樣不設限也「不明說」的表達中,找到屬於自己的故事。

2015-12-16 15:06

熱門評論

404 Not Found

404 Not Found


nginx/1.12.2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