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想死無咁易》:不進入一個人的歷史,就不可能和他真正認識

文:楊時暘

客觀地講,這部《想死無咁易》其實缺乏成為熱門電影的基礎。它平緩、瑣碎、缺乏真正意義上的戲劇高潮,但它之所以打動了那麼多人,或許是因為它的主人公歐弗,讓我們想起了自己身邊經常遭遇的那一類人:倔強、固執、對一切人和事都充滿憤懣。通常,我們把他們當做怪物和麻煩,敬而遠之,但這部電影卻一層層剝落了他們自我保護的鎧甲,顯露出了柔軟的內心,讓我們得以知道他們到底為什麼成為今天的樣子。這個故事縱深於一個人的過去,而不是只糾纏於一個人的現在。

《想死無咁易》有著典型的北歐電影風貌,安寧的小環境以及幾個人平凡的生活景觀。從學徒開始就在工廠工作的歐弗,在59歲的門檻上,被辭退了。他回到家裡,看著自己曾經作為社區主席悉心維護半生的小區規則也被逐漸無視,新搬入的年輕人們覺得這個倔強的老頭像個甩不掉的麻煩。一切不順遂,只有每天去妻子墓前獻花聊天的時候,他才覺得舒服一些。所以,他決定去死。從上吊到獵槍,一次次嘗試都被中途打斷,他一邊咒駡著周遭,一邊和新舊鄰居艱難地磨合。這個被動的過程中,卻意外地讓他們重新認識了彼此。

電影把每一次瀕死的幻覺都變成了一段回溯,映襯著人們口口相傳當中的,死前的瞬間,一生都在眼前流動而過的想像。如果說,當下現實的部分是呈現歐弗倔強的「結果」,那麼那些回溯的幻象部分則是交代他如何變成這個樣子的「過程」:父子相依為命,卻親眼見到父親死于橫禍;呆萌又忠誠的戀愛史;即將成為爸爸,卻在一次旅行中,因為車禍失去了孩子,妻子也終身癱瘓;為了妻子的權利和尊嚴,他費盡心思去改造環境,他去往學校,親手修建了供輪椅上下的斜坡,又把自己的廚房操作臺變矮數十釐米……

這種有趣的對比設定,讓人們直觀的看到了一種劇烈的反差。人們都以為現實中的歐弗一直是這種堅硬又不顧及他人的樣子,但逐漸地人們才知道,他是一個內心如此柔軟又充滿恒久愛意的男人。他羞於讓柔軟外露,所以,讓自己變得一身尖刺,內心的衝突鍛造了他的「古怪」,就如同他家中一直留藏著妻子的所有遺物,從照片到衣服,不想丟棄,也不許他人染指。

《想死無咁易》劇照

從象徵意義上講,他與新搬來的鄰居成為了一種互補——家庭形態上以及性格上的互補。他們互相映襯、鏡鑒。歐弗死板,鄰居靈活;歐弗孤身一人形單影隻,鄰居一大家子熱熱鬧鬧;歐弗一生只開瑞典本國產的紳寶汽車,而鄰居卻是來自異國的穆斯林移民;歐弗把一切事情都埋藏在心裡,鄰居卻願意與人們分享一切——他們樂於請人幫忙,也樂於向鄰居分享食物和快樂。慢慢地你會發現,他們在一起,意外形成了一個「貌離神合」的「家庭」,在吵鬧中互相扶持,也慢慢改變著彼此。鄰居女主人懷孕生子也成為了歐弗失去孩子的一次微妙的補償。現實用這種有趣的方式,讓歐弗重新達成了一次別樣生活的可能性——如果他沒有經歷那些悲慘的事情,他的晚年或許就是另外的光景。

通常而言,我們對一個人的認知都只能停留於表面和當下,很少有人願意或者真正能夠探究對方的內心與經歷。經驗無法移植和共通。所以,我們對於大多數人的認識都是粗暴的,我們輕率地認定一個人隨和或者固執,穩妥或者頑劣,加以標簽歸檔了事。但當我們能夠走入一個人的「歷史現場」,看著他們一點點變化的過程,才會明白,一個人的複雜與斑駁。從過程進入一個人才會產生「共情」與「同理」,所以,理解的前提是真正的瞭解。

不知道中國觀眾是否更能對《想死無咁易》心有戚戚,這數十年來,我們社會歷經巨變,高速旋轉的結果就是在代際之間產生了巨大的差異。看似每天擦肩而過,但其中的很多人根本無法互相理解甚至只能相互抵牾。我們沒人願意停下來深入對方的經驗與歷史。好像,我們覺得上一代人中的每個人都像歐弗一樣不可理喻。我們是否願意聽聽他人到底走過怎樣的路?這可以讓我們明白為什麼我們在此、以這樣的面目相逢。

歐弗最終死了,死於疾病,安詳地躺在床上,他抵達了他想要的「目的地」,但卻以另一種方式。在離開這個世界之前,他與世界和解過。

文章轉載自豆瓣,ID:frozenmoon

作者為專欄作家,影評人,《中國新聞週刊》主筆,出版新書《並沒有如願以償的人生》。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橙影評】著名電影《瘋劫》重現 致敬許鞍華

我大膽說句,許鞍華的《瘋劫》是任何人要認識港產片的20部必看影片之一。

2017-06-14 16:37

【橙影評】《玩謝大作家》:「阿根廷莫言」回鄉記

當虛構的故事,為真實的地點和人物帶來麻煩時,「藝術創作的自由」還是不是合理的借口?大作家不在乎,他找回了自己的痛苦,拯救了自己的寫作生涯,而家鄉則又一次被忘記了。

2017-06-07 15:58

【橙影評】《八月》:寫給童年記憶的影像詩

當成長後的導演看懂了父輩當時的掙扎,在不動聲色重現他們模樣的同時,還能在片尾寫下「獻給父輩」的話。於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回憶變成了溫柔的影像詩,在讓導演圓夢的同時,也撫慰了那些當年硬著頭皮成長的大人。

2017-06-07 15:1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