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gin Hotmob JS SDK Tag -->

橙新聞

【有片】白先勇細說紅樓夢:數不盡的密碼、讀不完的精妙

文、拍攝:Trista Luo   剪輯:彬

從年少時閱讀《紅樓夢》、到在美國加州大學東亞系開設《紅樓夢》導讀課程、退休後在台灣大學用三個學期時間引導大家賞析《紅樓夢》,以至今年年初推出《白先勇細說紅樓夢》,八十歲的白先勇,大概花了人生中過半的時間,來認真研讀這本「偉大而不可多得」的著作。

總有些經典常讀常新,但用近乎一生的時間著迷於一本著作,並孜孜不倦將其推薦給一代代人,卻絕非易事。而從讀者角度來說,經典雖重在個人閱讀消化,但若有專家將不為人知的細節指點一二,閱讀的成就感總能再增加幾分。上周二(3月28日),白先勇在香港珠海學院再次聊起《紅樓夢》,除了宏觀講述作品的經典之處,他還找出了一些可能會被忽略的巧思與觀眾分享。此外,後四十回是否如學者普遍認為的那樣,由高鶚續筆?白先勇對此亦有不同意見。

白先勇在講座中與觀眾分享觀點  圖:Trista Luo

神話架構、哲學思想與寫實的碰撞

在白先勇看來,《紅樓夢》之所以是「天下第一書」,其神話寓言架構功不可沒。寶玉口中所含之玉,是女媧補天未被用到的那一塊石頭幻化而成;神瑛侍者和絳珠仙子的前世之緣,更令故事的開展充滿宿命氣息。

此外,它生動結合了中國的哲學思想。儒釋道三家的觀點,在書中以不同方式呈現。以賈政和寶玉父子的關係為例,賈政以儒家思想審視「不求上進」的寶玉,只覺其「一無是處」,而二者的矛盾,正是儒家「入世」思想與佛、道「鏡花水月、浮生若夢」之「遁世」觀念的衝突。

故事雖以神話面貌拉開序幕,但最可貴之處,在於了不起的寫實功力。白先勇認為,《紅樓夢》可謂是乾隆盛世時期的《清明上河圖》,亦像是曹雪芹版的《追憶似水年華》。

眾所周知,曹家被抄家前在江陵地位顯赫,皇上六次南巡中,有四次都由曹家接待,可見勢力強盛。大觀園的一草一木、眾人的一衫一袖、菜式的烹飪細節(如劉姥姥來訪時吃的茄子),都是對盛時風光極其細緻真實的描寫。家道中落後,回想起這一切而進行寫作的曹雪芹,在白先勇眼中,有悲哀失落,但也「興致勃勃」——繁華過往如好夢一場,回憶時卻仿佛重溫了大好歲月。這樣的結合,令整本書讀來,既「婉轉纏綿」,又「蒼茫悲涼」。

曹雪芹畫像

精妙的文字功底、撒豆成兵的人物刻畫和無處不在的隱喻

《紅樓夢》中刻畫的人物可謂眾多,除了花費大量筆墨描寫的金陵十二釵,就連副冊及又副冊,甚至是一個簡單的小丫頭都栩栩如生。更有趣的是,很多人物在性格上都存在微妙的呼應。

白先勇以黛玉為例,舉出了兩個她的「鏡像」人物:「心比天高、身為下賤」的晴雯,是寶玉最寵愛的丫鬟,晴雯去世時他寫下的《芙蓉女兒誄》,實際上亦是對黛玉的祭奠;而對賈薔癡心一片的戲子齡官,清高敏感,對感情專注堅持,一如黛玉。還有巧妙之處,在於黛玉無意間聽到《牡丹亭》中「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不覺怔住,而黛玉本身,亦像是杜麗娘的「繼承人」。

陳曉旭在1987版《紅樓夢》中飾演黛玉

如果說晴雯、齡官、杜麗娘尚屬一眼便能看穿的設置,寶玉的兩位男性友人,蔣玉涵與柳湘蓮中隱藏的巧思,則不那麼容易被發現。白先勇分析稱,二人名字中的「涵」與「蓮」,都是佛教中「重生」的化身,是某種意義上寶玉的鏡像人物。前者代替寶玉在世上完成俗緣,後者則成為寶玉的前路指引。

在白先勇看來,《紅樓夢》中有很多「密碼」,需要細細咀嚼,才能發現其妙處:寶玉口中的頑石來自「青根峰」,「青根」通「情根」,對應寶玉的「多情」與「淚盡人亡還情債」的設定;太虛幻境的「孽海情天」,正需要這塊頑石去補;更不必提為後人津津樂道的「甄士隱」和「賈雨村」了。如此充滿探索樂趣的著作,如何能不一讀再讀?

不似出自第二個人之手的後四十回

對於《紅樓夢》的後四十回,早前有種觀點是,後四十回文筆與前八十回差之甚遠,為高鶚續寫,並廣泛為大眾接受。然而,白先勇對此卻有自己的看法。

他認為,兩位優秀的小說家若共著一書,必起衝突,風格想必也會南轅北轍。就算是刻意模仿,也總能看出端倪。然《紅樓夢》後四十回中,黛玉之死和寶玉出家的情節,堪稱撐起全書的支柱,兩段精彩異常,更有「舊帕」這樣的千里伏筆,與前文風格、內容亦完美承接。「我想,《紅樓夢》千頭萬緒,網撒得那麼大,後四十回又換一個作家來寫,簡直是不可能。」白先勇說。

他回顧黛玉死前「焚稿斷舊情」的細節和寶玉出家再遇賈政時「穿紅色斗篷遠去、落得個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片段,對這兩部分的描寫讚不絕口:「後四十回寫得大、深、通,是完全不可被忽視的。」

白先勇接受訪問  圖:Trista Luo

新時代,如何令年輕人繼續讀《紅樓夢》

最近,白先勇與豆瓣時間合作,推出《白先勇細說紅樓夢》付費音頻版,將台大紅樓夢課程的音頻進行篩選剪輯,讓更多人更方便地「聽紅樓夢」,一時間搶購者眾。當問及白先勇如何看待這一形式,他笑說「現在很多年輕人喜歡聽音頻,習慣在塞車時、走在路上時聽一聽。《紅樓夢》以這樣的方式普及,我覺得很好。我的目的是希望年輕讀者能更關注這本書,它對我們整個文化太重要了。」

除了音頻講解,很多藝術單位也在試圖推出不同版本、不同風格的《紅樓夢》,不久前香港藝術節的歌劇版《紅樓夢》便是一例。與早前非常林奕華《賈寶玉》收到眾多好評不同,這次的歌劇版似乎遭遇「水土不服」,令不少原著迷大呼失望。而白先勇參與的心血之作《青春版牡丹亭》曾經大受歡迎,會不會也盤算著做一版《青春版紅樓夢》?

白先勇謙遜稱,「《紅樓夢》太過複雜,並不敢輕易嘗試」。而他認為,改編作品最重要的,是「不能失去原著的精神」:「《羅密歐與朱麗葉》被改編了那麼多次,某些成功的版本,即使改得非常現代,一樣令人感動。我想,若想成功地改編《紅樓夢》,首先要非常『懂』,才能改吧——而『懂』《紅樓夢》已經不容易了」,他笑。

此次講座的內容,可看作是《白先勇細說紅樓夢》一書的簡短介紹。而白先勇自己卻稱,哪怕是講了三個學期,總結出這本書,也僅僅是對《紅樓夢》的簡單導讀。一萬個讀者眼中也有一萬個《紅樓夢》,他的解讀又是否合你心意?當你忍不住想要一辯究竟,白教授推廣《紅樓夢》的心願,也可謂是達成了。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白先勇:《牡丹亭》演了十年我自覺使命完成

10月25日晚,第八屆中國杯帆船賽藍色盛典暨時代騎士授勳儀式在歡樂海岸舉行,著名作家、保護昆曲藝術宣導者白先勇獲頒“年度致敬人物”勳章。記者借此機會採訪了白先勇。談起《牡丹亭》,白先勇感慨良多。他為十...

2014-10-31 18:45

白先勇為林青霞新書《雲去雲來》作序

“林青霞拍過上百部電影,扮演過人生百相,享盡影壇榮華,也歷盡星海浮沉。一個演員要有多深的內功定力,才能修成正果,面對大千世界,能以不變而應萬變。”臺灣作家、昆曲製作人白先勇在林青霞的新書《雲去雲來...

2014-10-27 10:43

林奕華的紅樓夢——性與命的羈絆

林奕華的舞台劇《紅樓夢》,是對夢境、虛實與性權力的深入解剖,探索「性」與「命」之間的緊密關聯。

2015-02-25 07:08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