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專訪著名學者金耀基:八十歲之後,我的字寫得更好了

口述:金耀基(著名學者、香港中文大學前校長)

拍攝&剪輯:陳銘鴻   採訪&文本整理:李夢

明代書法家文徵明,到了八十歲的時候還可以寫很長篇的小楷,那是書法史上的佳話,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做到,他做到了。我自己呢,過了八十歲之後,忽然有一種比較特別的看法,發現年紀大了,字居然寫得更好了。

因此,我的首個書法展與集古齋畫廊合作,選擇的都是八十歲之後的作品。八十二歲舉辦首場書法展,坦白講,與我的父親有關。父親是我書法的啟蒙老師,他在八十二歲那年離世,時間上的巧合,讓我覺得這件事情很妙。

【有片】專訪著名學者金耀基:八十歲之後,我的字寫得更好了

知名學者金耀基

父親去世前,正在臨摹顏真卿的《爭座位帖》,寫完後生病了,不久就去世,因此這幅書法作品上連印章都沒有。我此次辦展覽,便托家人將父親這幅字從台灣帶過來,與我的作品同場展出。可以說,這次書法展以及這本書法作品集,是獻給我的父親。

從我讀小學的時候,父親就教我寫字。當時是抗日戰爭,他去了重慶,偶爾回到浙江,與我們見面不多。那時候環境有點亂,寫字條件也不好,但是有可能的話,他還是會教我寫字。一直到抗戰勝利之後,我們去到上海,才有更多時間寫字,而他真正開始認真指導我,是我們搬去台灣之後,當時我已經十三、四歲左右了。

金耀基父親金瑞林臨顏真卿《爭座位帖》  

父親喜歡書法,他寫顏魯公(顏真卿),他也要我寫顏魯公,更鼓勵我學二王,王羲之和王獻之。我小時候練得最多的,是《懷仁集王羲之書聖教序》。我從中學到大學再到研究所,都在練字。父親有時候也點評我的字,卻不願意太誇張,只是說你寫得不錯,但是自己的意思太多。他覺得臨帖要照著臨嘛,而你臨帖的時候,作品裡面含了太多自己的意思,但他實際上是喜歡我這樣做的。有人請他在陽明山坡題字,他問我:要不然你試試看?我寫了之後,他看過,說可以用,可以用,就拿去用啦。

後來,我去了美國讀書,又來到香港工作,毛筆不用了,論文都是用鋼筆或圓珠筆寫。父親從台灣來看我們,帶了一本《淳化閣帖》,說:你好好讀帖吧。從那之後,讀帖成為我最大的樂趣之一。有時候,字帖不在我眼前,但我記住了,便常常在腿上寫,或者在桌子上寫。我太太就說:吃飯的時候,別人看你這麼寫,覺得不好看,像個「癡線仔」,其實我是在想字呢。

《淳化閣帖》(局部)

中國漢字你要寫得好,不看古人東西,是非常愚蠢的事情。古人的路子摸索了那麼多年,留下來是最好的東西。讀貼、臨帖,是中國人學漢字最重要的路子,有效的路子。中國書法傳統中有帖學有碑學,我自己比較傾向於帖學,這當然是受到父親的影響。

中國畫或者書法,最強調的一件事就是線條。線條你怎麼樣表達他,功夫太大了。有一次,我到敦煌去,看到敦煌壁畫,畫文殊菩薩、普賢菩薩的筆法,太漂亮了,我不知不覺用他們的筆法來寫,這就是書畫同源的一個例證。為什麼我比較喜歡寫行書,因為我認為最能夠表達線條的形式美與感覺美的,就是行書。

【有片】專訪著名學者金耀基:八十歲之後,我的字寫得更好了

金耀基書法展現場參觀者眾多

狂草我不太喜歡。中國歷史上有名的草書大家,比如張旭和懷素等,後人把他們描寫得都是有些癲狂,總是喝醉酒。我倒不是拘泥於什麼東西,但也不喜歡太過張揚的東西。懷素的草書我當然喜歡,可是當代有些人的狂草,我覺得太糟糕了,只知道一味地狂草,就以為是草書,那這是不對的。行書則能夠控制人,你一方面可以放,但你一方面不能夠變了形,寫什麼東西別人都不知道。

中國歷史上草書寫得好的文人,我覺得不多,黃庭堅算一個,近代于右任也算一個。如果我命長的話,我之後可能會寫一些更草的,放得更開一些,但現在,我家裡的書桌不允許我放得很厲害。(笑)

黃庭堅草書作品

在我看來,基本上人人都能寫書法,只要你有興趣,而且身體要足夠好。書法很花力氣,沒有力氣是不行的。現代的人,或許只有像我這樣退休之後,才有足夠時間練字。我們跟古人不同,我們平時的書寫工具是鋼筆和圓珠筆,我的學術論文都是用鋼筆和圓珠筆寫的。但我想,中國書法中原汁原味的味道,還是得用毛筆才能寫出來。

用鋼筆是不是寫出好看的字?當然可以。我的朋友余光中用鋼筆寫字,端正流利,美極了,但是跟真正的中國書法相比,味道還是不一樣。用鋼筆如何表現出墨趣以及韻味,這個很難。這就是為什麼人們提到毛筆書法,會用「氣韻生動」來形容,硬筆書法很難做到「氣韻生動」。

金耀基偏愛寫行書,認為行書最能體現線條美

中國文化中始終存在一個審美文化的東西,它有時與所謂的經學文化是分離的。你看中國歷代很多出名的文人,比如李白,比如陶淵明,都不是儒家,蘇東坡也不是。中國文化在唐代和宋代的時候,是非常豐富且多元的,可是,經學文化興盛之後,變得越來越單一化了。

我們說喜歡有中國味道的東西,其實就是審美文化的東西。我認為,五四運動打破的是中國傳統中經學文化的部分,沒有從根本上撼動審美文化的部分。平時我們提到朱熹,總覺得他是一個理學家,古板的,甚至是有些壓抑的,但朱熹有幾首與春天有關的詩,寫得很漂亮,甚至勸告人們拋下書包,出門去玩吧。其實,中國文化是很複雜的,有很多面向,我們不能將它想得簡單化。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有片】訪台北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周功鑫:博物館是最好的學習場所

「華人自己的文化,你如果深一點認識,反而容易定位自己,認識自己。博物館就是一個最好的學習的地方,這也是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成立的最大的意義。」台北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周功鑫說。

2017-02-20 14:57

【有片】趙廣超:我這個人,大事看不到,只有些小情小趣

從香港元朗的圍村,到巴黎的藝術學院,再到北京故宮,藝術家趙廣超這一路上,曾遇見怎樣的感動與情趣?

2017-01-03 18:38

【有片】閻連科談《日熄》:我想擺脫宏大敘事的約束

「我很早就試圖擺脫時間對小說的束縛。」閻連科說:「我一直在等一個合適的、舒服的故事」。

2016-09-30 16:46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