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張倩儀講展覽】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諮詢(下)

圖:視覺中國

文:張倩儀

我是贊成在香港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但對於展甚麼,則甚有疑慮。

今年6月香港將舉辦一個故宮展覽,主題是養心殿。我不明白為甚麼要在香港展覽養心殿。

許多人只視故宮為皇家(甚至皇帝),因此將皇家(皇帝)的衣食住行視為故宮的最重要內容。如果故宮只是宮殿,那或許是;如果故宮是博物院,那就不是。

故宮作為博物院,它的藏品核心,是內府珍藏的文物和藝術品,代表歷代皇家收藏。我們不能說故宮藏品囊括中國的藝術精華,故宮之外無珍品,但以其質和量,則說故宮藏品代表中國的藝術精華,並無懸念。

中國的文物藝術精華是甚麼意思?有甚麼作用?

俄國沙皇為了貴族學西洋文化,做了大量B貨,從斷臂維納斯、勝利女神到大衛像,一應俱全,同比大小,神形肖似,放在普希金美術館。我站在B貨大衛像下,懷想當年站在翡冷翠A貨大衛像下的感受,體會著沙皇的用心。中國古代的政治哲學,以賢人政治為中心,理論上,皇帝既不應是個政治上的昏君,也不能是個文化上的白丁。無論真懂也好,附庸風雅也好,皇帝工餘之暇是要講文化藝術修養的。

唐太宗自恨讀書少,而愛王右軍蘭亭,因此命藝術修養高的大臣去摹寫。今天我們見的《蘭亭序》,最好的版本其實是大臣馮承素的雙鈎摹本。摹一方面是學,另方面,當時沒有照相,沒有彩圖印刷術,摹本可以分贈王公貴族高官大臣,以資學習。

今天我們不但可以見到印刷品,還可以見到真品,比古人是幸福多了。

香港該怎樣把握現代的幸福,把握特殊的機遇,去達致高水平的文化藝術修養呢?這才是考慮此館展覽者所應該關心的。香港常以設計自詡,但平均而言,與日韓相比,香港設計者的文化修養不足。這個長期存在的死結,能不能借助香港故宮文化館之力解一下呢?

強調故宮藏品代表中國文化藝術精華之餘,亦不能忽略故宮藏品體現的外來文化輸入。清初傳自西洋的科學儀器,故宮藏的比得上梵帝崗。這是高層的東西交流一例。故宮藏品裡還有我們較為忽略的小邦物品。例如廓爾喀的武器。廓爾喀這名字,殖民時代香港人不該陌生。廓爾喀即是啹喀的正式譯名,那些手執的武器,與歐美那些狼人、戰士電影的手指加長版武器異曲同工。

至於皇家物品,我們也盡放開視野來看。中國文學藝術的一個重要特徵,是民間與宮廷或文化人的互動交流。許倬雲著的《紫禁城宮殿》已道出皇宮建築與民間建築的關係。同理,皇家的工藝品裡也盡多有民間的創意和工藝,讀過宋代鬼故事《碾玉觀音》的,大概不會忘記男主角是民間玉匠,因為技巧,遭際御前的事。將皇家兩字看作中國民間文化藝術的昇華,以此來看待故宮,香港故宮文化館才有些指望吧?

編註:今日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公眾諮詢及展覽最後一日。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張倩儀講建築】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的諮詢

故宮有藍天,香港有碧海,香港的環境與故宮的傳統,如何能擦出火花,是值得花時間鑽研探索的。

2017-02-06 10:54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展覽本港人員低參與說

可以想像,故宮若在港設館,香港文博界不會是沒有貢獻的。而在香港長期設展,香港人員有充分時間琢磨展品,從其中吸收養份,擴展視野,才可以真的從事研究,提出新見。

2017-01-23 10:38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A貨說

這些天故宮館的各種講法鬧翻天,網上更多隨手就寫的兩三句短評。

2017-01-12 14:48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