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有片】訪台北故宮博物院前院長周功鑫:博物館是最好的學習場所

口述:周功鑫

視頻:Ming  剪輯:Leo  文本整理:李夢

我曾在台北故宮工作二十七年,與台北故宮有不解之緣。

大三升大四的時候,暑假很長,一共有四個月。很多同學都去找工作,我也打算找。當時我的四伯說,我認識(台北)故宮院長,你要不要去那裡當導覽?我說我不要去,我要到山上,給原住民小朋友講故事。我的同學去了故宮當志工,當了四個月臨時導覽,回來就跟我說:周功鑫你知不知道有個地方非常適合你?我說哪兒,她說(台北)故宮。

大四畢業後,我留在原來的系裡當助教。我完全忘記故宮這件事,可是後來有一年故宮招考,我竟然去了。因為我覺得助教很無趣,原來想跟老師學東西,可是一天到晚都是打字啊,打印講義啊,安排會議啊。我覺得我還不到專門只做行政的時候。

當時有三個工作,台北故宮,台北美軍顧問團,以及一間航空公司。我選了一個薪水最低的,就是故宮(笑)。我選擇台北故宮最主要的理由是,故宮東西那麼多,我可以學,大概一輩子學不完。沒想到一做做了二十七年。

進入(台北)故宮後,我做了一年的外語導覽,之後的九年裡,幫兩位院長做過機要秘書,八年是跟蔣復璁院長,後一年是跟秦孝儀院長。接著秦孝儀將我升職做主管,負責展覽、教育和公關,在這個任上又做了十六年。

那十六年對我來說是很大的挑戰與學習,負責策劃展覽,與海外博物館合辦展覽,以及教育活動的策劃。我那時候辦了不少分齡分眾的教育活動,又設立了志工團隊。十六年後,到1999年,我感覺我的學習夠了,也感覺到台灣需要博物館專業人員,就回到我的母校輔仁大學,創立博物館學研究所。

2002年,我成立輔仁大學博物館學研究所。2008年,馬英九總統當選,劉兆玄是行政院院長。劉兆玄要我回故宮,說你畢竟是故宮人,故宮需要你。我用四年的時間,將研究所中獲得的理論,與前面二十七年的故宮經驗,在故宮有一點點發揮。

周功鑫(左)為《富春山居圖》山水合璧展揭幕   圖:中新網

那四年裡,(台北)故宮與其它博物館,比如北京故宮博物館、浙江博物館、福建博物館以及沈陽博物院,辦了一些結合的展覽。我們與浙江博物館合辦的《富春山居圖》山水合璧展,將黃公望的《剩山圖》和《無用師卷》同場展出。我們促成此事,受到不少好評,也得了不少獎。2011年,權威藝術雜誌Art Newspaper將這個展覽評為當年全世界最受歡迎展覽的第三名,美國的博物館協會就我們山水合璧展覽新媒體的運用,給我們第一名。

兩岸合辦展覽,其實面對不少困難。我們做《富春山居圖》山水合璧展,原來覺得很順。當時,鳳凰衛視總裁劉長樂,透過我的朋友陳文茜與我相識。一次,劉先生問我:「周院長,《剩山圖》和《無用師卷》有沒有可能合璧展出?」我說:「這是我們嚮往已久的,你能夠促成,我們當然可以去做。」

後來談成了,就開始準備。我們定在2011年6月3號開放展覽,可是之前籌辦展覽過程中,大概有半年時間,工作完全停了。原來,浙江省博物館希望展覽是交流的,台北展出後可以去大陸展覽,可是大陸一直沒有「司法免扣押」條例,雙方沒有談定,就耽擱下來。

大概是在展覽開幕前一年,也就是2010年10月,時任中國總理溫家寶先生講了一句,說:「兩岸的民眾就像《富春山居圖》,分隔兩地,情何以堪。」這句話講了之後,劉長樂總裁就打電話說:「周院長,我們要不要再試試看?」(笑)

我做任何展覽,不延期,不耽誤,這裡面就有很多的考慮。博物館策劃一場大型展覽,前後都要做很慎重的規劃和考慮,才會避開一些「意外」的發生。

台北故宮博物院   圖:視覺中國

還有一個例子,那是我當年負責展覽教育的時候。1996年,我們計劃一場大型赴美展覽,在美國大都會博物館、芝加哥藝術館、舊金山亞洲博物館以及華盛頓國家藝廊展出。當時我們安排三月中旬展覽,之前有一個本地預展。開放第一天,竟然有人抗議,說:這麼好的東西,怎麼可以讓它們出去?

當時是台北故宮三十多年來第一次赴美展覽。抗議民眾擔心北宋畫作在美國巡展時受到不必要的損害破壞,其實展覽環境我們去檢視過,不會有問題。但抗議人群與媒體結合,將這件事變成一個風潮。全台灣都在看這件事情,這是我們完全沒有想到的。

秦院長說,看來這個展覽不太好做。我的建議是,不能撤退,因為展覽已經準備好了,不如我們去跟抗議人群溝通。搖旗吶喊的那個人,我剛好認識,就跟他說:你把這件事鬧大,闖了大禍,你要不要解決?不然這樣,你們不希望我們帶出去的三件北宋珍品我們不帶去,但其它的展品,請你們不要干預了。換了三件展品,這件事情就解決了,後來展覽總算平安去了美國,而且很成功。

那兩三個禮拜真的是非常焦慮,每天見到故宮前面的廣場上擠滿了人。美國大都會博物館的策展人和研究員來故宮,也被打。所有的報紙都在報道抗議的人,不是報道我們的展覽(笑)。那次的經驗實在是太重要,提醒我們做展覽要做好防止萬一發生的任何事情。

我覺得對於一個博物館來說,收藏很重要。它的收藏如果能與其它博物館合作,可以為民眾提供更多學習機會。藉著(台北)故宮這個平台,我們提供各種展覽,讓民眾獲得文化和藝術方面的學習,這是我最大的目的。

經過上面這些事情,我越來越覺得溝通很重要。我自己除去負責展覽教育之外,還負責公關事務,認識觀眾的機會和經驗比較多。後來我成立了「故宮之友」,定期給公眾上課,提供給他們故宮的訊息,幫助他們了解故宮的收藏和中華文化的歷史。

台北故宮珍藏「肉形石」   圖:台北故宮博物院

1988年,我創辦了台北故宮義工體系,是台灣藝術類博物館的首例。為此,我特別去美國做訪問。美國是公益社會,志工體系做得特別好。我訪問紐約大都會博物館和三藩市亞洲博物館,跟教育部門的主管談。他們告訴我:志工流動性高,不好管理。聽了他們的經歷,我發覺志工管理不能分配到不同的單位,最好只做單向的業務。回來台灣之後,我讓台北故宮的志願者只做教育,做導覽,傳播故宮文化。這是展覽組的業務,不涉及其他部門。

我們為志工提供大量學習和研習課程。1989年,我成立了讀書會,每個月有一次讀書會,常常聚在一起討論研習的題目和看過的書,等等。前些日子,當年的志工約我吃飯,說讀書會是很好的經驗。我1999年離開故宮的時候,我們一共有三百位志工,2002年回來的時候已經有七百位。在我看來,志工絕不是替代在職者的工作,而是要從事適合他們的工作,讓他們自己在這裡學習成長。

志工群體來源很廣,有大老闆,有企業家太太、家庭主婦還有大學生。我覺得做志工對於家庭主婦影響蠻大的。家庭主婦走出來,對他們是很大的改變,回到家裡也會影響家人。我聽過一個例子,說是先生退休之後,反而變成太太的助手,幫她找資料,家庭氣氛都改變了。

我還聽過一件事,是我同學的朋友,年紀大了、到了空巢期,患上抑鬱症,就自殺了。我朋友跟我說,早知道就帶他來故宮(當志工)。我們在志工的甄選上不是太嚴格,只要有時間有興趣有熱情,都可以來。我們的團隊裡,還有八十幾歲的老太太、老先生。有些志工成為專家,有些喜歡上藝術史,去讀碩士、讀博士,還有一些,自己創辦畫廊和藝術中心。

除去志工體系之外,我們還推動故宮與文創產業的結合。20世紀末,英國提出文化創意產業這個概念,提到創意可以帶來生活中無限的美好。因為接收到這個資訊,我給學生提出一個概念:文化創意產業在博物館中可以扮演怎樣的角色?

「朕知道了」貼紙為台北故宮文創產品   

2008年我回到故宮,第一時間推動故宮與文創產業的結合。我們要了一塊地,做文化創意產業中心,還舉辦研習活動。我們培訓他們核心的工作人員:設計師、財務、行銷、CEO。他們四個人要一起來。比如,我說這本書要用汝窯的顏色作為封面,你必須要知道汝窯的顏色是怎樣的。四個人如果都學過,財務的就會想成本,行銷就考慮這個市場有多大,CEO考慮發展有多大。大家都聽得懂,在業務上也能有具體的想法。

這些研習課程全部免費,錢我去找。有人問我:你有什麼好處?大家學會了,其實對台灣有好處。另外,如果他們建立了自己的品牌形象,故宮和他們合作,就是品牌與品牌的合作。我們的商品,和生活結合在一起。比如說大家都熟悉的「朕知道了」貼紙,就是我們培訓過的一間貼紙公司生產的。他們根據故宮的主題需要,做出不同內容的貼紙,商品和生活就這樣結合在一起。

關於香港要建故宮文化博物館的事情,我聽到坊間有不少聲音。這段時間裡,溝通很重要。這個博物館畢竟是屬於香港人的,香港人如果了解不夠,那不妨多一點溝通。

博物館最重要是藏品。一個博物館硬體容易,沒有藏品就很麻煩。如今,有另一個博物館願意免費提供藏品,何樂不為?

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將位於西九海濱   圖:西九文化區

我還是比較偏重於從博物館教育去看。當一座城市有一個博物館在的時候,展覽也是為教育。藉由這樣一個空間和場所,香港人可以常常接觸中國歷史文化。香港的情況又比較複雜,它有一百多年的英國殖民地統治,在某種程度上說,西方文化高於中華文化的教育。如果沒有(故宮)這樣的機會,你可能很難接觸到中國文化。

華人自己的文化,你如果深一點認識,反而容易定位自己,認識自己。博物館就是一個最好的學習的地方,這也是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成立的最大的意義。

將來香港故宮的展覽可能會很多元。將中華文化與西方文化鏈接,這是很好的場所。這座博物館怎樣跟民眾、社區以及不同的學習者互動,觀眾怎樣透過展覽了解文物背後的歷史與文化,這些才是重要的。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有片】專訪陳萬雄:故宮與商務印書館的合作,是一場特別的緣分

故宮工作人員曾這樣對我說:故宮這幾十年來出了很多很多書,能夠永恆流傳下來的三本書,應該就是這三本了。

2017-01-20 16:16

【橙專訪】香港有座承真樓

蔣藹玲認為,宣揚中國文化,斷不是表演幾段新疆舞或是著漢服走秀那麼簡單,而是逐個逐片地推展開來,像投入湖中的一粒石子。投石只是一剎那,漣漪卻長久地擴散開來。

2016-11-22 10:18

【有片】趙廣超:我這個人,大事看不到,只有些小情小趣

從香港元朗的圍村,到巴黎的藝術學院,再到北京故宮,藝術家趙廣超這一路上,曾遇見怎樣的感動與情趣?

2017-01-03 18:3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