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展覽本港人員低參與說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展覽本港人員低參與說
圖:視覺中國

有關故宮在香港建館的討論,一說北京故宮是A貨,看真文物應去台北故宮等,這我在《駁故宮A貨說》已討論過。另一說,是認為故宮在香港的展覽,本土團隊參與度低,因此對香港沒甚麼作用等等。以下僅引一例:

「以往康文署不乏與北京故宮博物院的合作,可惜在研究、策展和教育上,香港本地團隊的參與度也極低。將來西九有一個永久的故宮文化博物館,情況會是一樣嗎?這對於香港培育文化人才和觀眾能否起到積極的作用?」(楊雪盈,明報2017年1月,據篇末介紹,楊女士為香港文化監察主席)

類似言論不少,不一一列舉了。

我不知道提出這種言論的朋友據何而言。他們有沒有親見親聞香港博物館辦故宮展覽的情況,有沒有問過博物館的人,弄明真相,才發此論。

有一些看完《駁故宮A貨說》的朋友,認為該文是轉移視線,偷換概念,為政府護航。這真是奇怪的論調。既然這些朋友反覆說是政府的行政處理手法不妥,而不是文物問題,那麼集中於政府處理手法這一點去深入討論,撇清不相干的對故宮及故宮文物的攻擊,理應是受他們歡迎的,這是最基本的道理吧?

為甚麼非要把清末民國以來許多文化人花極大心血去保存的故宮說衰說臭,才合乎他們的心意呢?認清而對準炮口,才是正道,傷及無辜,君子不為,也不合民主自由的普世價值,對嗎?

我服膺的是甘地的精神,聽有理的批評,而不怕無理之罵,因此繼續談我親見親聞的港館辦故宮展情況。

除了2007年包括《清明上河圖》的「國之重寶──故宮博物院藏晉唐宋元書畫展」,故宮在香港的專題展,自1997年至今有四個,其中兩個我比較清楚情況:一個是國采朝章」,展出清代宮廷服飾;一個是現在沙田文化博物館的宮囍」,以清代皇帝大婚為主題。據我所知,本地團隊在兩個展覽都有積極參與。

宮廷服飾展該次,突破了許多博物館服飾展的慣常做法,文物放置的高度和距離都考慮到觀眾的視線,重要的服飾還做到前後展示。脆弱的服飾能這麼貼近觀眾,頗令我驚訝。我曾看過不少文物服飾展,包括英國V&A的,也聽過博物館人員談服飾文物展示之難,要不損絲帛,不免有許多限制。香港那次展出,嚴守故宮的要求(故宮派專人看佈展的),又做到這親民的效果,是很專業的表現,實在值得激賞。

當時中國首席紡織考古專家王亞蓉研究員恰巧來港,清代服飾她過眼極多,明神宗墓的皇家服飾文物,也由她修復,因此她對展覽本來興趣不大,我硬拉她到現場後,她卻看得津津有味,興緻很高,給我講了很多展品值得留意學習的地方。後來我又遇到香港藝術館高級設計師關慧芹(Winnie Kwan),她跟我說,她在展品中見到很多大膽而美麗的用色手法。關女士擅長用色,有一年寄給我的賀卡,深紅中帶赭,卻又不是棗紅,配上金字,雍容而獨特,令我對著賀卡讚嘆了半天。可惜那時展覽已完,我深恨沒有跟她一起看,由她指引一窺用色之妙。宮廷服飾的繡紡用色,都是細膩的,如果不能湊近看真切,試問設計師又怎能看到精巧的顏色搭配問題呢?我雖然不做出版了,但出版意念還是時常浮現,當時想,如果關慧芹女士能據之做一本中國用色的研究,我相信以色彩研究聞名的日本設計人員也得刮目相看呢。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展覽本港人員低參與說
「宮囍」展覽,圖:GovHK

香港博物館人員的用心和手法,既能讓觀眾一開眼界,也有促成專業美藝發展的潛力。甚至反過來說,還可以促成兩地的良性競爭。展覽過後,北京文物界朋友跟我說,一個故宮研究人員對展覽也很欣賞,私底下言談之間,甚至流露要迎頭趕上的心意。

除了展示手法,國采朝章」展覽的結束部份也很有心思,追蹤了民國時期禮服的制訂和思考,令整個展覽更完整,更有視野。只可惜因為只有文字和圖像,不及一件件宮廷服飾絢麗多采,佔的空間亦不多,所以觀眾未必注意到。至於該展覽的多媒體展示、與本地大學合辦服飾設計比賽等等環節,更是香港博物館一手包辦的,故宮並無參與。

現在在沙田舉行的宮囍」皇帝大婚展,本地博物館人員的參與度亦絕對不低。他們深挖材料,由於清宮文物與清宮檔案現在分存在兩個機構,他們主動聯絡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覆製了不少相關的文檔,輔助展覽。又不斷就展品跟故宮磋商。我記得博物館朋友說,故宮只答應展出兩頁《光緒大婚圖》冊頁,其他是覆製圖像。我剛旅行回來,一個人跑去看展覽,見到《光緒大婚圖》時,嚇了一跳,心想:怎麼覆製圖像那麼像真,那用金的雅氣,用筆的細緻,與真品簡直毫釐不差。找博物館朋友打聽,才知道全部都是原作。原來展覽人員和設計師為兩頁原作做了很好的展櫃,有足夠的空間和保護,到最後一刻仍然大力游說故宮人員提供更多《光緒大婚圖》原作,結果打動了他們。可見機會是留給有準備的人的,而我們做觀眾的就大飽眼福了。至於第五展廳的華南婚俗,更完全是本地團隊的安排。

由上可見,說本地團隊在策展、教育上參與度低,懷疑故宮展覽對香港培育文化人才和觀眾未能起到積極作用,恐怕是臆想之言。

至於研究,凡外地來的展覽,展品不是自己藏的,以籌備展覽短短幾個月的時間,重點是保證不出錯,很難說有甚麼深入研究。何況香港博物館每年舉辦展覽不少,人手有限,怎能抽空就每個展覽做研究呢?但這次宮囍」展覽,本地團隊在研究方面也有貢獻,以自己的視角及資源,拈出一個很不錯的題目,寫成《通商口岸及海外報刊所見同治大婚的報道》。此文查了不少外國資料,透露了中外婚俗不同,所引起的外國記者疑問。如果寫作時能說明中國婚俗的深意,因而澄清外國記者誤會了的地方,就更圓滿了。

我相信故宮會提出在香港建館這個提議,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香港做故宮展覽做得用心,令故宮人員感到滿意放心。故宮因為古建築和古文物同在一處,為了保護珍貴的皇宮木建築,既不能改建,也不能隨意通電安裝保溫保濕儀器去展覽文物,因此長期不夠展覽地方,多年來都在研究另建新館。看上香港,等於對香港展覽水平投下信心一票,如果本地團隊參與度低,只懂做罐頭展覽,又怎能有這結果?

猶記2014年敦煌來港展覽,院長樊錦詩在開幕禮大讚展覽出色,而且當晚就致電研究院,請副院長盡快到香港來看。曾負責無數敦煌展覽的副院長風塵僕僕來到,在飯桌上開玩笑地說,三更半夜,樊院長在電話裡問:到底你們辦的敦煌展覽,把訊息講明白了沒有?副院長說:明白呀。樊院長說:可能你們自己明白,但觀眾不明白。你趕快來香港看看。
樊院長是實話實說的人,對下屬是嚴而甚至苛的。其實副院長1990年代就曾在北京辦過很成功的敦煌展覽。但樊院長堅持香港的展覽令她耳目一新,值得參考。
參與度低的展覽,會有這種令主人眼前一亮的效果嗎?

論者以為香港辦故宮展覽,是一成不變地展著故宮,這說法是不是有狹窄化視野之虞?對本地團隊曾作的努力和成績,也未免一筆抹殺。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展覽本港人員低參與說

宮墻外冬日一景  攝:Daisy

同理,我過去主理出版故宮和敦煌的全集,也不是搬字過紙,來稿即出,毫無貢獻的。做這些大畫冊,必須與攝影師打交道,我記得編《故宮全集》時,我們經常提出各種期望和要求。有一次,長期跟香港商務有交往的故宮首席攝影師對我說,故宮跟全世界那麼多出版社合作,只有兩個出版社敢向故宮提意見,一個是日本的二玄社,一個是香港商務印書館!敢於提出版要求是香港商務向來的傳統,我為自己繼承這傳統而自豪。無論是故宮或敦煌,我們都不是低度參與。出版如是,博物館亦如是。

可以想像,故宮若在港設館,香港文博界不會是沒有貢獻的。而在香港長期設展,香港人員有充分時間琢磨展品,從其中吸收養份,擴展視野,才可以真的從事研究,提出新見。試舉一親見之例,我過目的故宮文物照片成千上萬,起初看到「宮囍」的部分展品圖片,並無期望。到實地看展覽時,竟也感嘆部分展品不親見,不知其美的程度。博物館朋友也有同感,他說:「一直看文物圖片,沒有太大驚喜,曾戲言是國貨公司貨品。誰料點收文物時,近距離欣賞,竟雀躍非常。」我覆他:「國貨公司真應急起直追。」他自謙地說:「是我們膚淺吧!」

博物館人員和我既如是,若本地文化藝術界中人能多親炙這些藝術瑰寶,難道沒有大力促進本地藝術和設計發展的作用嗎?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A貨說

這些天故宮館的各種講法鬧翻天,網上更多隨手就寫的兩三句短評。

2017-01-12 14:48

【張倩儀專欄】南美火山和人祭的故事(下)

美麗少女沒有現代登山裝備,沒有羽絨衣,沒有爬山鞋。她在祭司和樂手的陪同下,披著上等羊駝衣,爬山6288公尺的山頂去祭山神。

2017-01-05 17:59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