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橙影評】「鐵打的」觀眾?細數《一萬公里的約定》三宗罪

文:蘇西

如果你衝著周杰倫和王大陸的大名,前去觀賞這部「好單純好不做作好勵志好感人」、「接近荷里活規格」、「投入上億資金」的愛情冒險(?)片,或許會滿載失望而歸。

預告片中,逆光小清新特寫、異國瑰麗風光、微妙情愫、雨中廝打哭喊、動人心弦的音樂……所有能調動觀眾情緒的元素似乎應有盡有,然而當看完全片,你或許會發現,它們已經是全片中最能「拿得出手」的存在,而且更適合以這樣支離破碎的方式,出現在兩分鐘的預告片中。

至於周杰倫和王大陸?很遺憾,你幾乎看不到他們出現。

《一萬公里的約定》為什麼令人失望?以下整理影片「三宗罪」,看是否也能道中你的心聲。

情節跳躍無邏輯

本片的絕對主角——黃遠飾演的小崇自幼沒有別的愛好和長處,祇愛追在哥哥阿軒(王大陸)背後。或許因為實在沒有別的話題,哥哥在整部影片中,幾乎也祇會對他說一句話(「跟屁蟲」),且盡量換用了不同的感情色彩,此是后話,第二宗罪中慢慢再提。

影片伊始,他便莫名其妙跑到哥哥所在的田徑隊,莫名其妙表了一番決心,莫名其妙在教練明確拒絕的情況下,獲得了一開始看他怎麼也不順眼的助教以晴(賴雅妍)的認可,莫名其妙開始與助教朝夕相處,還漸生情愫。


小崇與以晴

如果說這一段還尚屬可以接受的程度,那麼後半部不受控制的劇情一定會令你大呼「精彩」:前一秒興高采烈練習後一秒突然傷勢嚴重、帶傷上場失利導致以晴離開、迷之切換進入出租車司機模式、突然出現又輕飄飄消失的以晴「未婚夫」、怎麼看都像兒戲的所謂國際超級馬拉松、以及突然間不治離開人世的以晴……觀眾如同一次次被直接放在過山車最高點,然後不得不「享受」突然從高空墜落的驚嚇。

老實說,觀眾不難接收到導演和編劇想要表達的意圖:身為普通人,不要被現實打敗,只要你堅持不妥協 ,就會有成功的可能。同時,陪伴你成長的人也會離開,但無論如何,不要忘記你們之間的約定!然而,由於表現過程的失敗,導致觀眾不單難以感受到人物的內心情感,反而倍感沉悶哈欠連連。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在情節跳躍無邏輯的方面,《一萬公里》與《小時代》的問題如出一轍:情節走向大致確定,但如何將他們連貫地穿在一起,導演似乎並沒有什麼頭緒。於是只好拍出一個個互不相干的片段,以簡單粗暴的方式進行拼貼,這也是為什麼我們會在《小時代4》中,看到全集都在花樣作死的故里在聲淚俱下說出苦衷後,其他幾位女生能以光速共同奔跑在路上,而觀眾完全感受不到她們和解的過程——反正最後皆大歡喜就好啦,對吧?

如此操作的產物,是電影如同會議上播放的PPT,還是放錯頁數的那種。


以晴扶起小崇,後者的受傷毫無鋪墊,說來就來

人物扁平無靈魂

其實情節之間無邏輯和人物扁平這件事通常是相輔相成的:因為後者太單薄,無法呈獻出人物的狀態甚至無法讓觀眾感受到一個真實的人類,所以他的成長過程、心裡變化,除了靠台詞本身彰顯,並不能對情節起到串聯作用。

這片中,每個重要人物都有「一句話說明我是誰」式的台詞:

小崇的是:「我很強!我要贏!」(諸如此類)除了喊叫這兩句和無休止的跑跑跑,他喜歡做什麼?如何變成出租車司機?與家人之間又曾有怎樣的故事?好勝心從何而來?甚至為何在十分鐘內愛上助教?觀眾一無所知。因為人設實在模糊,看著小崇堅定的表情,觀眾只好漫不經心地拍拍手,叫聲好便散了。

哥哥阿軒的是:「跟屁蟲!」一個人,從小到大,和弟弟的主要溝通,無論當面還是背後,幾乎都只有這樣一句,實在令人瞠目結舌。而王大陸生動地演繹了這句話在不屑、反感、無奈、欣慰等多種語境下的表達方式,令人歎服。哥哥的人設更是槽點滿滿:一個看起來頗有希望的田徑運動員,因為有了意外懷孕的女友,居然需要依靠搶劫維生,他的生活為何會落向這般境地?沒人知道,反正他只要時不時出現並痛打弟弟一頓就可以了。


小崇與哥哥阿軒

助教以晴:「你是鐵打的」。以晴總是苦口婆心的樣子,她這句話,小崇在每一次比賽中都銘記在心,而這個角色,大概是直男癌患者最理想的伴侶:有母親的慈愛、有教師的經驗、從未婚夫處拿錢支持自己的夢想,隱忍溫柔為自己付出、最後在自己登上人生巔峰時微笑離世。雖然像是意淫出的人物,不過比起前面二位,以晴的人設還相對豐滿些。只是實在很好奇,她只出現過一次的「未婚夫」,究竟去向何處?

煽情生硬不走心

對周杰倫粉絲而言,本片最大的福利,莫過於出現在出租車上的周杰倫本尊了。等待出道機會的周杰倫上了小崇的車,陰差陽錯將錄音帶掉在司機座椅下方,播之,是《蝸牛》一曲。在蘇西的中學時代,這首歌對我而言可謂意義深重,可這次,當它配以各式各樣「勵志」的畫面,以及被如此生硬直接地使用,我心中卻很不是滋味。而如今志得意滿的周杰倫,也再演不出當年那個不苟言笑又羞澀的自己。

更誇張的則是片尾對以晴的無數慢鏡頭閃回:因為前期對以晴的刻畫實在不夠,特別是她不告而別後的生活,觀眾幾乎全無了解,儘管一早有疾病暗示,但觀眾似乎很難切身感受到小崇「失去以晴的痛苦」,在缺乏情感共鳴的情況下,過度的煽情就成了一種對觀眾的凌遲,而最後強行點題「一萬公里的約定」時,那份屬於「約定」的承諾感,並沒有成功地傳達。


左為以晴的「未婚夫」,後迷之消失

縱觀全片,它給人的感覺,像是一篇「偏題又思緒混亂的小學生作文」(豆瓣網友Jin語)——剪出來的紙片人們,在還沒太明白自己是誰的情況下,便展開了並不太說得通的互動,受傷便滿地打滾,參加一個比賽便獲世界矚目。雖然故事本身試圖傳遞感人的正能量,也透出某種「單純」感,但在追求「好萊塢規格」前,不妨還是多雕琢人物,講好簡單的故事。

最後蘇西想感歎:小崇最終成為了「鐵打的」人,而堅持看完這場電影的觀眾,想必也擁有「鐵打的」忍耐力啊。

編輯:Trista Luo

編輯推薦

【橙影評】《鋼鋸嶺》:敢於直面淋漓鮮血的「真猛士」

【橙影評】《鋼鋸嶺》:敢於直面淋漓鮮血的「真猛士」

硬派而又勇氣非凡,瘋狂而又感人至深。簡言之,《鋼鋸嶺》是一次對信念和堅守信念的人的偉大致敬。

2017-01-11 14:31
【橙影評】《擺渡人》與《長城》:張藝謀大戰王家衛

【橙影評】《擺渡人》與《長城》:張藝謀大戰王家衛

追憶往事,王家衛和張藝謀曾經在藝術的領域比過武。今天,兩位大師竟然「升級」在商業片上博拼,真的是一個「瑜」、一個「亮」,很好玩的宿命論。

2017-01-11 14:26
【橙影評】燈火闌珊處的生日蛋糕——觀《深夜食堂2》有感

【橙影評】燈火闌珊處的生日蛋糕——觀《深夜食堂2》有感

《深夜食堂》系列最厲害的地方是令到觀眾感同身受。演員在傾訴時,觀眾感到角色其實是為自己在發聲。看完電影,觀眾的內心傷痛舒解了,吃啥補啥,地原地清,安心愉快地離開戲院。

2017-01-04 09:18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