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張倩儀專欄】駁故宮A貨說

圖:中新社

文:張倩儀

這些天故宮館的各種講法鬧翻天,網上更多隨手就寫的兩三句短評。

我先不管那些與政治相關的言論,只論那些與文化相關的純事實。原因很簡單,評論不能不建立在事實的基礎上,才不致胡言和虛浮。

有兩種與博物館有關的言論,我看來最欠根據。一是說故宮的是A貨(據說A貨一詞是玉器的用語,本指好東西,B貨才是次貨,但香港人用為諷諭,結果A貨一詞變成次貨假貨),台北故宮的才是好東西。一是說故宮文物來港,香港博物館人員沒有甚麼參與空間。今天先說前者。

說台北故宮文物才是珍品,北京故宮沒有好東西,這種觀念曾經根深蒂固。理由是說,蔣介石把好文物都運到台灣了,剩下的都是次貨。

但這說法是以偏蓋全的。運到台灣的故宮文物,據台北故宮的官方網頁載,是2972箱,59萬7千4百23件。其中藝術品和畫共51626件,書籍和文獻是54萬5千7百97冊。蔣介石當年要求選精品運台,因此其中很多精品,這不必置疑,但這並不能證明留下的就是次貨假貨。

首先,溥儀在民初就曾大量偷走故宮文物,他挑的當然是精品,因為他要靠這些寶物去賣錢,支持他的復辟計劃。這些精品不在運台文物之中。前次來港展出,大家排隊爭看的張擇端《清明上河圖》就屬其一。這件文物是精品中的精品,所以溥儀直到日本投降,他準備出逃時都隨身帶著。所以《清明上河圖》是在他準備登機潛逃的機場截獲的。現在,此件《清明上河圖》在北京故宮。

同樣屬清末民初流散出宮的精品,還有乾隆建三希堂,收藏三件書法珍品,其中《中秋帖》《伯遠帖》現在北京故宮。兩帖輾轉流落私人手中,幾乎成了英國人之物,最後是從香港購回的。其他從香港藏回的故宮流散文物還包括《五牛圖》《韓熙載夜宴圖》《瀟湘圖》。據研究者說,三希之中,只有《伯遠帖》是王氏書法家族真跡,其他兩幅是摹本。我因為編《故宮全集》卷,有機會在故宮看過一次《伯遠帖》,當然很喜歡,但我不是讀美術的,並不算很懂欣賞,另一位美術界出身的同事,看完出來後,高興得幾乎手舞足蹈呢。

其次,運台的文物只屬抗戰時期南遷的故宮文物。因為在北京的故宮博物院院長馬衡拒絕國府遷運文物的命令。當時在北京的許多人都反對文物遷台。

更滑稽的是故宮院長易培基在1930年代被人告上法院,誣他盜竊文物,法院請書畫家黃賓虹等鑑定,因此查封60多箱故宮藝術品作為罪證,說是易培基掉包的偽作。易培基含冤離世,這些文物一直未開過箱,更沒有運到台灣。後來開箱,證明當年黃賓虹等誤判,箱中有近3000件真作,一級文物超過500件。

最後,在戰時南遷以避戰火的文物,只有20%左右運到台灣。

如果堅執說只有這20%才是故宮珍品,其他是A貨,那我只能以無知目之。連台北故宮的人都不敢這麼說呢。

為了我心愛的出版社商務印書館要我主理出版《故宮全集》60卷的事,我跟當時故宮辦公室主任徐啟憲先生提出兩個要求:即是請故宮說明它的藏品在中國博物館的地位,尤其是與台北故宮比較,還要請各卷的主編各自說明故宮藏品在該類目的價值,好使我能向讀者說明。然後我用這些材料做了一個小冊子,印刷分送給香港相關學者和第一批購買者。

已故的徐啟憲先生在故宮工作多年,專研宮廷史,大家都視他為當世「大內總管」。他告訴我,北京故宮與台北故宮藏品各擅勝場,各有強項。理由是:一.原屬內廷的文物精品並不是全部運到台灣,有不少精品在戰後陸續尋回或購回;二.有些文物體積巨大,根本從沒運離故宮,例如家具。王世襄先生著《明式家具》已成名作,其中不少就是故宮的藏品;三.研究是不斷進展的,從前認為精品,後來或有疑問,從前不認識其價值的,後來經研究而大放異彩。研究者孜孜以求,兩岸學者亦有來往觀摩,並不是任意說了算的事。四.原來清宮不及收藏的近代精品,故宮亦陸續搜求購買。關於這方面,我有一次親見的事例。上海是海上畫派的重鎮,任熊、任薰、任伯年、吳昌碩等名家的作品,自然多在上海。上海博物館亦以為自得。《故宮全集》的《海上畫派》出版後,上海博物館書畫部的負責人單國霖先生在我面前說,沒想到北京故宮博物院默黙收藏了那麼多海上畫派精品,比得上上海博物館了。好玩的是,北京故宮書畫部的負責人、《海上畫派》的主編單國強先生是他的孿生兄弟,竟然秘密練兵,沒有向親兄弟透露過故宮藏海上畫派的實力。

徐啟憲先生及故宮專家舉出的幾大理由,十分合理,應能成立。但我不是個輕易放過追問機會的人,我再問徐先生,唐宋名書畫,又怎麼跟台北故宮比?他說兩館都各有精品。唐宋作品能留到今日,若是真品,都是獨一無二的,不能說這件定比那作好。這講法客觀、真實,對不對?於是我這個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就暫時鳴金收兵了。至於具體再編各卷時再細問追問的,就不在這裡嚕囌了。可惜我沒有膽量當記者,否則以我追蹤訪查的認真勁,或有可能搏一個名記者的名聲。

至於網上的人說故宮在文革已大受破壞,又或被某權貴所偷(指康生嗎?),還有甚麼真文物,所以是A貨劣貨。同等質疑,在我編《敦煌全集》時,也聽不少,說文革時敦煌已大受破壞,那會有東西留下。有朋友甚至問我,那些畫是不是重新畫上去的。幸好敦煌學已是世界性的,研究者遍佈兩岸,以至英、法、日、美、俄等國,誰有能奈重畫敦煌石窟來騙倒全世界敦煌學者?故宮也是中國第一等文化遺產,也在全世界文物學者金睛火眼注視下,文物真偽豈是香港不搞文物學問的那些人說了算呢?

故宮有沒有假貨?有,而且幾年前還專門拿來在故宮做了一個展覽,觀者如市。我問為甚麼不淘汰了這些假貨。時任副院長說,這些假貨也不是今天做的,很多都已有很長歷史,也不缺曾屬皇家所藏的,所以也屬文物,不能隨便裁汰。而且雖是假的,卻未必沒有好的;縱使又假又不好,也可以用來作鑒定偽品的學習樣本。那許多來參觀的,不少是收藏者,他們很想看看故宮藏的高檔偽品,來參考對比自己手中書畫的真假。

故宮有沒有比別處差的文物?有,而且故宮專家很清楚,可以坦然相告,故宮一個館怎可能甚麼都是全國第一?例如陶器,他們就很坦誠地說,故宮的陶器不夠好,光是秦漢陶俑、唐三彩就沒法跟陝西省博物館比較。陝西是唐代首都所在,歷年不斷有文物出土,故宮的藏品沒法跟陝西比。

若辯說「A貨說」不是就故宮藏品來說,而是說香港建的故宮文化館是A貨,則故宮藏品不是A貨,那麼故宮授權建的故宮文化館又何A貨之有呢?

不侮辱人,即使是敵人,是甘地的印度獨立運動能感動全世界的原因。香港朋友,能不能多點內歛修養,不妄言自己不知道的事物?這才是文明人的應有態度吧?

有機會時再說故宮文物在港展覽,我所親見的香港博物館人員的研究、參與和努力,以及從其中得到的視野拓展。

作者為商務印書館前總編輯

編輯:Chen Ching Wai

編輯推薦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