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egin Hotmob JS SDK Tag -->

橙新聞

如何在香港有特色地經營書店?商務印書館總經理有話說

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總經理葉佩珠    攝:李夢

口述:葉佩珠(商務印書館香港有限公司總經理)    

文本整理:李夢

去年六月,商務印書館位於美麗華商場的店鋪收到業主通知,希望我們在原有門市的基礎上做些改變,不止賣書,也賣些別的貨品。對方建議我們開一間書店咖啡館,但我們不想這樣做,因為那一層已經有另外幾間咖啡店了。我與同事商量後,決意開設兩個文創用品空間,一個取名Piccadilly,有些歐陸風格,另一個主要以韓國文具精品為主。

在書店售賣文創產品及文具精品,其實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因為這兩類產品的目標客戶幾乎是同一類人。而且,美麗華商場位於尖沙咀,周圍學校多,也有不少年輕女性在附近返工。白領和中學生正是這類文創用品的目標客戶群。

尖沙咀商務印書館新開設的Piccadilly文創精品店     攝:李夢

商務印書館的門市不單開在繁華鬧市區,也開在大專院校中。香港中文大學、香港科技大學、香港城市大學和香港理工大學都有我們的書店。最新開業的一間位於香港中文大學康本國際學術樓,於2014年開始營業。

在大學開書店=一盤肥肉生意?

早幾年,在學校開書店或許被認為是一盤收益豐厚的生意,但最近幾年,書店的生意越來越不好做了。原因有很多,其中之一便是學生不像原來那樣熱衷於購買教材了。每年開學前,我們大學書店採購部的同事都會詢問學校老師的意見,了解他們今個學期需要訂購哪些教材及參考書。早幾年,每位老師通常為每一門課程提供兩種左右的參考書,如今,這個平均數減至一門課一本書甚至更少。

商務印書館位於香港中文大學的書店    圖:商務印書館(香港)

從現狀來看,大學書店不再是一盤肥肉生意(笑),有些大學書店公開招標時,甚至會出現流標的情況。不過,考慮到香港商務印書館過去多年來與學界以及教育界的良好關係,我們還是會繼續在大學校園裡經營書店,只要不虧本,就會一直做下去。

如今,商務印書館在全香港共有二十三間門市,分佈在不同的社區,有些是綜合型書店,比如銅鑼灣和尖沙咀的兩間,有些開在地鐵車站內,取名文化快線,擺放的書的種類相對少,多是話題性比較強的書目,且集中在旅行與飲食等休閒領域。商務印書館在東涌、大圍和美孚等社區都設有門市,每一間門市中書的種類與陳列方式,都會根據當區特色做出調整。就以東涌區書店為例吧,因為商務藝術館是當區唯一一間書店,所以我們出於服務市民的考慮,增加了東涌門市兒童書的比例,而且因為書店正位於昂坪纜車售票點附近,因此我們也在書店中擺放旅遊類書籍,以滿足外地遊客的需求。

另外,我們還有一件頗具特色的門市,是位於香港歷史博物館的Passage。因其位於藝術機構內,故我們在Passage中擺放的書籍,通常與香港本地藝術及歷史相關,有不少大型畫冊是在其它門市中找不到的。有些開在博物館或美術館中的書店,大多以出售紀念品和文化精品為主,但我們不想這樣做。我們在Passage中擺放的書,佔到該書店全部貨品的六成,那些香港歷史題材的著作,吸引來自中國華南地區以及海外的讀者專程來購買,甚至有些住在香港的外國人,也會去那間書店購買英文類書目。

希望消費者「衝著書而來」

當然,我們的門市總希望可以吸引更多的消費者前來,但我們希望,大家來到商務印書館,是衝著書而來。因此,我們在書籍的品種、數量以及到貨速度方面,都有很高的要求。我有時會去門市看一看,每次都驚訝於門市店員遇到的查詢數目之多。消費者對於我們的書店有期待,所以很多時候,他們在別處買不到的書,或者是很多年前出版的書,他們總會來問問商務有沒有貨。我想,這是書店的魅力,也是書籍本身的魅力吧。

尖沙咀商務印書館一景     攝:李夢

商務印書館既是出版社,也有門市。我們在香港的多間門市中,不單有香港及台灣出版的繁體字著作,還有從內地引進的簡體字著作。引進的中國內地簡體字版圖書,有些是生活類的圖書,還有一些是商務印書館在中國內地出版的學術類書籍。「漢譯名著」是大家比較熟悉的一個名著系列,從上世紀五十年代起印行至今,包含哲學、歷史、地理、政治、法律、社會、經濟和語言等類別,已出版六百餘種書目。我們不時挑選「漢譯名著」中的書目,以繁體版的形式推出,最近出版的一部是英國哲學家羅素的著作。

香港的圖書市場比較小,我們通常會採用「量入為出」的原則,不會出版過多太過於艱深的學術專著。而藉由香港與中國內地商務印書館的版權合作,我們可以借用中國內地的作者與譯者資源。而且,將簡體書改為繁體版推出的過程中,我們會根據香港市民的閱讀習慣,在用語和措辭上略作調整,同時刪去過於學術化的注釋和註解等,這樣一來,也不至於令到普通讀者「望而生畏」。

商務印書館位於九龍灣德福廣場的門市

轉型時期的摸索與嘗試

在香港經營書店,有優勢也有困難。困難之處好明顯,地租高,而且不同地區的地租差別十分明顯。像銅鑼灣和尖沙咀這些地方的租金,通常要比深水埗等地方高出不少。如果你開一間餐廳,開在不同地方,定價可以根據當區租金略作調整,但賣書不行,不論在深水埗賣還是在銅鑼灣賣,書的價錢都是一樣的,這自然給我們門市經營方面頗大的壓力。不過,香港也有優勢,那就是流通發達。你在香港的書店裡,可以買到香港、台灣和中國內地出版的圖書,還可以買到歐美出版的圖書。香港沒有進口稅,因此在香港購買外文版圖書,要相對便利且划算一些。

儘管在香港開書店要面臨租金高昂的難題,我們也盡己所能地嘗試在書店內部開闢或保留舉辦藝文展覽及活動的空間。我們位於尖沙咀的門市內,有一個活動室,可容納六十至八十人,常常舉辦新書發佈會、講座和研討會,等等。逢周末的日子,有時一日舉辦三場活動。外國同行來我們的書店參觀,也常常對這樣鬧市區的藝文活動空間,羨慕不已。另外,我們也不時與慈善及社服團體合作,為兒童、老年人和弱勢群體舉辦一些分享會和工作坊。在書店中舉辦的活動,有時並非單純為了賣書,而是希望為大家提供一個交流互動的場所,在那個場所中,書與人相遇,人與人相遇。

葉佩珠入行二十多年,曾經歷香港出版界黃金年代    攝:李夢

1994年,我從香港中文大學畢業後,即加入商務印書館,一直工作到如今。上世紀八、九十年代,稱得上是香港出版界的黃金年代。當時香港經濟發展迅速,人們有求知的渴望。那時候,我們花費眾多人力物力出版了很多大部頭的著作,比如1992年出版的《國寶薈萃》和1997年出版的《中國本草圖錄》等。如今,圖書出版的周期越來越短,閱讀熱潮很快來,接著又很快過去了,市場上的書種也不如原先那樣多了。

最近五年左右吧,整個香港的出版界都面臨轉型期。不得不承認,誠品書店是一個成功的範例,但這個範例是不是普適的?恐怕也不是。與中國內地相比,香港的市場小,故而我們現在與中國內地的電商合作,透過網絡將我們出版的書目銷售給中國內地的讀者。

不久前,香港Page One書店結業。說實話我們很不願意聽到這樣的消息,因為大家在這一行裡,彼此之間更多的是合作、共生而非競爭的關係。商務印書館出版的書,某一部分擺在Page One中售賣,賣得成績可能好過在商務印書館自己的門市裡。出版業和圖書行業的未來會怎樣?大家都猜不到,也都在摸索嘗試之中。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文化新地標】灣仔三聯書店新店今日正式開幕

三聯書店於今日(4月18日)正式開幕。是次開幕將摒棄傳統的剪綵儀式,改以電子化方式剪綵,並邀請每位到場嘉賓一起參與、互動!三聯書店於1999年起進駐灣仔,是最具代表性的三聯書店之一。為了給讀者一個更舒適及具...

2016-04-18 18:41

【文化新蒲點】5個關鍵詞 帶你認識灣仔這間新書店!

一間吸引人的書店,不只是賣書,更是一個文化分享地,一個讀者聚會地。文化氣息愈來愈濃厚的灣仔區,便迎來這樣一間書店——三聯書店的港島區旗艦新店的「灣仔文化生活薈」。想去逛逛?逛之前,不妨先讓這5個關鍵...

2016-03-13 15:12

【一室一冊】全世界最小書店——只賣一本書

這如果不是世界上最小的書店,也必然是世界上藏書量最少的書店。森岡書店每周只賣一本書,在這裡,讀者沒有挑選的余地,他們只能買或不買,但通常情況下,踏入書店的人,走的時候都會帶走這本書。

2015-11-13 11:03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