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文化 > 圍爐樂話 正文

【橙專訪】樂壇新人潘伯仲:「超人」慢慢飛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文 | Trista Luo

訪問約在銅鑼灣HMV旗艦店,當日大幅降溫,潘伯仲穿著輕便夾克、戴著毛線帽現身,聲音聽來有些感冒,他卻連聲說沒關係。雖然看起來頗為內斂,他在問答間卻表現自如,十足可靠大男生形象。

1990年出生的潘伯仲,年紀尚輕,卻已經出了兩首單曲和開創了自己的服裝品牌「Approved」,最近還在摸索演戲。一切都如同剛剛開始,但在每一個領域的起步都談何容易。旁人看來焦頭爛額的事,到了潘伯仲這裡,似乎多了份雲淡風輕。

潘伯仲與自創品牌「Approved」產品,AP亦是他名字Anson Poon的首字母縮寫組合  圖:Trista Luo

「識唱歌」的服裝品牌

唱歌和做衣服是潘伯仲最感興趣的兩件事,但他未曾想到,二者有天能以近乎完美的方式組合在一起。

他幼年時喜歡聽收音機,還會將內容剪貼、進行二次加工,如同自己完成一首音樂作品。和香港很多男生一樣,他愛聽周杰倫,陳奕迅的歌,後者「灑脫做自己」的性格,和「不炫技」的唱歌方式,影響他至今。大學時他在香港理工大學學習紡織零售,同時積極參加各類唱歌比賽、在尖沙咀街邊和朋友一起組小樂隊唱歌、還錄了幾首翻唱曲目,如張敬軒的《笑忘書》、林宥嘉的《說謊》、張智成《末日之戀》等,這樣的經歷,想必每位愛唱歌的人士聽來都可會心一笑。

然而愛唱歌的人何其多,成功出道的卻寥寥。潘伯仲作為被選中的「幸運兒」,必然性在何處?被問到這條問題,他莞爾:「可能都係……要有準備,有機會來時先可以把握住。」看起來順風順水的他,其實曾認真做過不少demo寄給唱片公司,除各類唱歌比賽外,參與明星演唱會合唱團的經歷,也讓他頗有得著。直到在朋友介紹下認識了現在的經紀人,他才被成功發掘,而他的第一首歌《法西斯情人》,就邀請到音樂界重量級人物陳輝陽和林夕合作。

「同輝陽見面時,佢知我自己有品牌,就覺得呢首歌可以特別D,唔單止一首慘情歌咁簡單。」潘伯仲的服裝品牌名為「Approved」,除了期待他人認同,更有呼喚「自我認同」之意。感情中同樣需要自我認同吧?潘伯仲把自己的品牌概念、感情觀,化成洋洋灑灑的千字文交給陳輝陽,夕爺看完有感而發,「佩服你/當愛情如衣服/穿上街/須經全民審美」又一金句出爐,而「愛我就愛我/哪有大道理」正是「Approved」品牌態度的寫照。看到這契合得恰到好處的歌詞,你或會以為他們已經面談過數小時,然而至今,潘伯仲也未有機會與林夕見面,這份默契因而更顯珍貴。

好詞在手,錄歌也不簡單。潘伯仲已在專業老師處學習唱歌五、六年,此次陳輝陽親自陪他上堂,在作曲者面前表現,他表示是唱歌以來「最緊張的一次」。輝陽要求他連續錄十天demo,從中觀察自己的變化,而一首歌唱得太多,情感濃度自然會有分別。儘管如此,潘伯仲還是「想證明自己可以做到呢件事」,他還分享了一個小tip:不如拋開歌詞限制,把重心放在旋律和感情上,這樣錄出的Demo,反而是相對最完美的。

《法西斯情人》完整MV在此,若說這是「Approved」的廣告歌,相信你也不會懷疑。原來音樂人自創的服飾品牌中,某些會自帶「識唱歌」技能呀。

從霧霾森林中起飛

除了唱歌和賣衫,潘伯仲還在MV中親自出鏡,而當中的趣事也不少。《法西斯情人》中有不少打爛玻璃杯的鏡頭,潘伯仲直言因為著長褲才未至於太緊張,相比而言,著裙的女生更為危險。第一次和陌生女孩合作,可對方應歌曲需求全程「黑面」,加之身高傲人,潘伯仲甚至需要站在箱子上進行拍攝。「拍完離開時,我見到皮鞋底插著一塊玻璃碎片。」他笑。

《霧霾森林》是潘伯仲的第二首單曲,他平時欣賞國外MV時,留心到當中的森林場景,以此為靈感,他想嘗試做一首以「走出森林」為主題的歌。「霧霾森林」是情感的困境,也是人生中的低潮期。潘伯仲覺得分手也好、失意也好,都應堅持信念,回望時,那些揮之不去的霧霾,或許早已消散不見。

既曰「森林」,MV自然要在真實的森林中拍攝。團隊經過一番調查,認為香港的森林不太茂密且極易被認出,特意跑到台中的「忘憂森林」取景。一行九人搭一架van仔,人多座少,多出來的人只能坐在地下或露天「放飛自我」,但大家都樂在其中。拍攝總共歷時五天四夜,一日拍攝到凌晨,司機及連續幾人都「撻唔到車」,大家在荒山野嶺求助無方,十分無奈。一小時後,潘伯仲隨手一試,豈聊車子就此發動,大家意外「獲救」,感到好氣又好笑。此外,雖然是有關擺脫失戀的歌,但MV中的女主角,卻是潘伯仲生活中真實的女朋友,細想起來也是很有趣的事。

從MV開始,慢慢接觸與演戲有關的工作,潘伯仲最近加入到超級網劇「反黑」的演出中,與陳國坤、陳小春、李燦森及多位前輩合作。「拍戲同MV好唔一樣,因為劇本唔係自己寫,亦需要同人磨合」。在從前輩身上學習,了解如何調動情緒之餘,潘伯仲還對製作人員讚賞有加:「在香港,其實很多製作都好犀利又勤力,希望觀眾可以俾多啲機會佢哋」。

也許內斂也是,另一種美

前不久,潘伯仲在hmv舉辦了首個Music Show,除了朋友和粉絲穿著Approved到場欣賞外,他的家人亦有前往支持。

2013年身為陳奕迅演唱會合唱團成員時,他曾開心地拿著免費門票回家,請家人去紅館看騷。對陳奕迅不感冒的父親說了句「等到你自己開show我先去」,令他有些失望。父子間感情通常都很內斂,潘伯仲沒表現出不開心,卻在幾年後成功出道成為歌手,有了自己的音樂舞台,這一次,父親終於到場了。細心的潘伯仲記下了父親最愛的歌,在自己的演出中唱給他聽,並講起了這段往事,台下的父親喜笑顏開。

許是因為中學時在美國學習的經歷,讓潘伯仲愈發懂得如何「在內斂中發光」。他稱在香港讀中學的兩年,每班50-60人,如若某人一直不發言,不積極主動,老師便永遠注意不到這個人的存在。在美國則反之,因為一個班最多13人,因此無論怎樣個性的人,都有參與和閃光的機會。青春期在國外學習的經歷,令他「更了解自己,在朋友身上看到自己」,而他氣定神閒的狀態,似乎也與對其自己的了解和接納脫不開關係。

唱歌、做自家服裝品牌、構思和拍MV、學習演戲、音樂演出……對於一個新人來說,這些工作看起來複雜又繁重。我想象中的潘伯仲一定連睡覺的時間都沒有,他卻笑答「還好」。2016年尚未結束,他已經在計劃著下年的事情:自己正在做兩首歌,打算與人合作幾首,甚至還在親自嘗試寫國語歌詞,希望明年年尾,可以成功推出一張EP。採訪當日的下午,他又馬不停蹄趕往工廠,檢查新一批品牌產品的製作情況。這簡直是「超人」吧!筆者想。

一位有條不紊、隨遇而安的「慢慢飛超人」。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