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書局街 正文

這裡有一位愛塗鴉愛踢波的德國大提琴家,你想不想認識?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這裡有一位愛塗鴉愛踢波的德國大提琴家,你想不想認識?

德國大提琴家米勒索特      攝:Daisy

文:橙子君

話說橙子君昨晚真是開心,因為,因為有機會與德國靚仔大提琴家米勒索特(Daniel Muller-Schott)同台食晚餐。(星星眼)

對於香港古典樂迷來說,米勒索特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陌生。兩年前的夏天,橙子君已經在香港大會堂音樂廳欣賞過米勒索特的演出了。演出結束後,等待簽名的樂迷幾乎擠滿了音樂廳外的大堂。

當時,他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演奏橙子君很喜歡的作曲家德弗扎克寫給大提琴與樂團的協奏曲。此番重來香港,米勒索特將與小交演奏另一首知名大提琴曲目——艾爾加的《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

在此前的一篇文章中(閱讀原文:為何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終成經典),橙子君與大家分享了這首協奏曲背後的故事。不論艾爾加本人,抑或後世演繹者如杜普蕾和馬友友等,都曾與這首曲目有過或長或短的一段緣分。

像米勒索特這樣勤奮的德國人,上台演出一首作品之前,怎會不閱讀作曲家的傳記,了解旋律背後的起落曲折呢?米勒索特曾與眾多指揮家及樂團合作這首作品,也曾在不同城市的音樂廳中現場演出。他告訴我,即便是同一首曲目,在不同時空、不同心境中演奏,效果必有些不同。

米勒索特說,別看艾爾加的交響曲總是一幅明亮的、積極昂揚的姿態,他晚年寫給大提琴的這首作品,卻是內斂且哀傷的。曲目中的傷感氣氛,一則與作曲家當時經歷諸多變故後的心境有關,二來也與大提琴這件樂器的音色不無關聯。

安靜,不張揚,這是大提琴予聽眾的慣常印象。在橙子君眼中,米勒索特的性格,與他手中樂器的性格,也頗有幾分相似。初識這位德國慕尼黑出生的音樂家,你或許會覺得他話不多,笑起來有些腼腆,相處時間久了,才發覺,這位看似腼腆內向的大提琴家,其實有一項十分酷炫的愛好:塗鴉。

YouTube有一段短視頻,是米勒索特在表演塗鴉。只見他手握彩漆罐,在墻上左噴噴,右噴噴,不久,一幅頗為抽象的塗鴉作品就完成了。或許一個人塗鴉覺得悶,他不時邀請朋友一起玩,在鋼琴或小提琴奏出的旋律中塗鴉,想來也是頗為享受的事情。

而他與相識多年的朋友、小提琴家費莎(Julia Fischer)新近合作的那張名為《Duo Sessions》的專輯,也有些另類酷炫的味道。小提琴與大提琴的二重奏作品,在室內樂演出中並不多見,兩人偏偏喜歡另闢蹊徑,將高大宜和拉威爾等作曲家寫給這兩件弦樂樂器的曲目收入這張專輯中。聽說,首批專輯七月面世後,不足兩月已全數售罄。

米勒索特告訴我,他願意與那些樂意溝通、懷抱開放心態的藝術家合作,比如尤莉亞‧費莎(Julia Fischer),比如馬其頓鋼琴家狄里柏斯基(Simon Trpceski)。「某次演出後,Simon邀請我晚餐,說是會帶自己的家人和朋友來。我一進餐廳,發現,喔,他帶來了足足七十人!」

這裡有一位愛塗鴉愛踢波的德國大提琴家,你想不想認識?

米勒索特與尤莉亞‧費莎合作的新專輯封面      圖:上揚愛樂

米勒索特說自己從來不是自我封閉的那類音樂家。他的朋友中有音樂家,有建築師,還有小時候一起長大的玩伴。在他看來,與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性情的人交流,對於他詮釋不同類型的曲目,也頗有幫助呢。

如今,米勒索特一年演出約一百場,這也就意味著,他每年有幾乎三百天的時間,在路上。對很多人來說,演奏家這一職業實在辛苦,要適應時差,動輒十多個小時的長途飛機旅程,以及要麼炎熱、要麼陰雨連綿的天氣。

還好,米勒索特一早就已經想明白,要將音樂當成一輩子的事業。「這對我來說並不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十五歲那年,他獲得國際柴可夫斯基大提琴比賽(青年組)冠軍,開始四處巡演,跟隨俄羅斯知名大提琴家羅斯特羅波維奇(Mstislav Rostropovich)學琴,簽約唱片公司,在不同城市巡演。

「一切都是自然而然發生的。」

這裡有一位愛塗鴉愛踢波的德國大提琴家,你想不想認識?

米勒索特和我們一起乘坐天星小輪回住處,全程一副興奮好奇的樣子,也是有點萌     攝:Daisy

他自己也很喜歡這種自然的、隨性的狀態。不少音樂家,哪怕是哪些已經極其有名的音樂家,上台演出前,總不免緊張,但米勒索特不會。

「與其說緊張,不如說興奮更恰當。」對他而言,舞台就好像「磁石」一般,吸引他走過去,坐下來,與台下觀眾藉由旋律交流。

「我會根據觀眾狀態而調整自己的演奏。」音樂會開場時,米勒索特往往會觀察台下觀眾的狀態。有人錯過巴士,臨到最後一刻才匆匆入場,氣喘吁吁坐定;有人剛剛從繁忙的工作中抽身出來,一副疲憊甚至緊張的樣子。而台上的大提琴家,則希望以一種淡定平和的狀態,試著舒緩台下觀眾緊繃的神經,試著告訴他們:來吧,這裡有些旋律,你或許會喜歡。

他一直在尋找一種敞開的、不受限的音樂表達。不用四處奔波巡演的日子裡,他時常回到家鄉慕尼黑,與朋友相約踢波,或乾脆離開城市,去鄉下,去少人的山上。他覺得,生活中那些看似與音樂無關的人事與風景,卻每每是足以滋養音樂的靈感之源。

「最愛大提琴」:米勒索特演奏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

時間:2016年9月10日(周六)晚上八時

地點:香港大會堂音樂廳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