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聊音樂】為何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終成經典

【聊音樂】為何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終成經典

德國大提琴家米勒索特 

文:橙子君

下月十日,德國當紅大提琴家米勒索特(Daniel Müller-Schott)將來港與香港小交響樂團合作英國作曲家艾爾加(Edward Elgar,1857-1934)的傳世名作《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

《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完成於1919年夏天,首演後並未受到好評,直到1960年代,因為傳奇大提琴家杜普蕾的演繹,重又獲得關注。如今,這首三樂章大提琴協奏曲已成為大提琴家試煉技巧的曲目,也成為頻繁出現在音樂廳和專輯中的經典作品。

這樣一首聽來有些悲涼蕭索的協奏曲,為什麼會如此為人喜愛呢?

【聊音樂】為何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終成經典

1920年,艾爾加大提琴家Beatrice Harrison排演這首《大提琴協奏曲》

艾爾加寫作此曲時,已入花甲之年。這位曾寫下《威風堂堂進行曲》的英國國寶級作曲家,早期及中期的作品從來都是一副昂揚高貴的模樣。不過,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艾爾加的身體和精神受到雙重打擊,健康每況愈下,不得不退居鄉間療養。

鄉下環境優美,重又啟發作曲家的創作靈感,1918年他完成三首室內樂作品,1919年寫下這首晚期代表作《e小調大提琴協奏曲》。

與艾爾加早期那些明亮昂揚的作品相比,這首三樂章的大提琴協奏曲聽起來相當哀傷,充滿向內的、自省的情緒。1919年10月27日,倫敦交響樂團首演該曲,結果並不如人意,很大程度上要歸因於排練時間不足。連知名樂評人Ernest Newman都為艾爾加鳴不平:

「一個如此偉大的交響樂團,斷不該奏不好這樣一首可愛、簡明卻又不乏美感與智慧的曲目。」

【聊音樂】為何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終成經典

大提琴家杜普蕾

直到1960年代知名大提琴家杜普蕾(Jacqueline du Pré,1945-1987)與英國知名指揮巴比羅利(Sir John Barbirolli)合作演出此曲,它才重回觀眾視野。從此,杜普蕾的名字幾乎與這首大提琴協奏曲綁在一起,這曲子成為這位傳奇音樂家短暫卻絢爛人生中極為重要的部分。

據說知名大提琴家史塔克某次乘車,車中廣播正在播放艾爾加這首《大提琴協奏曲》。史塔克問身旁人:這是誰演奏的?旁人答:杜普蕾。史塔克說:

「像這樣演奏,她肯定活不長久。」

竟被史塔克說中,果真藝術家最了解藝術家。杜普蕾是燃燒生命演奏的那類音樂家,只活了42歲就因為肌肉硬化症匆匆離世。她一生多舛,如是跌宕起落與艾爾加曲中的悲傷寥落對照看來,引人唏噓。

杜普蕾去世前,將自己多年使用的一把名為「大衛朵夫」(Davidoff)送給了年輕的馬友友。如今的馬友友已成為全世界最著名的大提琴家之一,而他演奏的艾爾加大提琴協奏曲也成為頻繁被人談論的經典版本。

一首曲目,綿延百年,串聯起數場人生,幾段遭逢。這或許正是音樂之於生命的意義所在。

當你下月十日在香港大會堂欣賞米勒索特演奏艾爾加這首大提琴協奏曲的時候,說不定也能從旋律中找到關乎生命的體悟與洞見。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聊音樂】這些歌手,把別人的歌唱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聊音樂】這些歌手,把別人的歌唱出了不一樣的味道

每位歌手都有自己的特色,他們能為我們早已耳熟能詳的歌賦予嶄新的生命力。

2016-07-21 12:25
【聊音樂】你知道鋼琴協奏曲《黃河》的故事嗎

【聊音樂】你知道鋼琴協奏曲《黃河》的故事嗎

《黃河》鋼琴協奏曲已然成為中國民族音樂交響化的成功嘗試,其意義早已無法局限在音樂圈中,而在歷史、政治及社會層面有了更廣泛的指涉。

2016-07-14 11:40
【聊音樂】瑪爾塔·阿赫里奇:藝術直覺勝於一切

【聊音樂】瑪爾塔·阿赫里奇:藝術直覺勝於一切

本月5日是瑪爾塔·阿赫里奇75歲生日,DG為此發行的雙張專輯《阿赫里奇:早年錄音》(Martha Argerich:Early Recordings)再一次印證了這位「鋼琴女大祭司」的傳奇魅力。

2016-06-02 17:46

熱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