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聊音樂】怎樣填滿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空座位

【聊音樂】怎樣填滿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空座位

紐約大都會歌劇院內景

文:《紐約時報》樂評小組

編譯:李夢

上周六,紐約大都會歌劇院(Metropolitan Opera House)公佈上一樂季票房收入。與2014-15樂季相比,2015-16樂季門票只售出66%。鑒於部分門票以折扣價售出,大都會歌劇院上一樂季的入座率為72%。

不斷下滑的門票收入,一直都在困擾這座歷史悠久的歌劇院。知名男高音考夫曼(Jonas Kaufmann)因病取消了自己上樂季在大都會歌劇院的全部演出。這位明星歌者的缺席,對於歌劇院的門票收入,自然是不小的影響。

位於紐約林肯中心的大都會歌劇院成立於1880年,是美國最大的古典音樂組織,每個樂季演出超過二百二十部歌劇。音樂廳內部,共有三千八百個座位,以及兩百個站席,而倫敦皇家歌劇院與維也納歌劇院的座位數目,均在兩千三百個左右。也就是說,大都會每場演出平均有兩千八百位觀眾入場欣賞,這些觀眾填滿倫敦與維也納兩地歌劇院綽綽有餘,卻只能佔到大都會七成席位。這也是大都會歌劇院座位難以全部被填滿的原因所在,因為它實在太大了。

即便是像大都會歌劇院這樣的世界知名演出場地,如今也不免面對不斷老齡化的受眾群體以及不斷下滑的門票收入。該如何應對?《紐約時報》一眾樂評人開了一個小型討論會,會上提出的意見,或可供歌劇院運營者借鑒。

【聊音樂】怎樣填滿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空座位

大都會歌劇院製作的現代版本《茶花女》

Corinna da Fonseca-Wollheim認為,歌劇院的運營者應該對年輕一代,特別是青少年,更友善一些。比如為青年群體提供折扣票價,又如創辦俱樂部,定期邀請年輕一代的歌劇愛好者參觀排練、與導演或歌者面對面,等等。Anthony Tommasini也讚同發展俱樂部會員的做法。他認為大都會歌劇院應該為歌劇愛好者提供折扣門票以及一個溝通與分享的平台。

在David Allen看來,擴展演出曲目很關鍵。以2015-16樂季為例,當季超過七成的演出劇目都是由普契尼、威爾第、唐尼采蒂和羅西尼等作曲家創作的。如果之後能多演一些古諾、瓦格納和史特勞斯的作品,或許會更加平衡。大都會歌劇院還應該多演出一些俄羅斯作曲家作品,比如穆索爾斯基、普羅高菲夫和蕭斯達高維奇等。

Michael Cooper給出的建議是:增加周日演出的比重。當然,一場動輒時長三個小時的歌劇,如果安排在工作日晚上演出,可能稍顯不妥。不過,除了周五及周六晚上之外,周日下午或晚間也是歌劇演出的好時段,不應被遺漏。

【聊音樂】怎樣填滿紐約大都會歌劇院的空座位

Jonas Kaufmann(左)在大都會歌劇院演出華格納作品《帕西法爾》

Zachary Woolfe提到藝術家駐場計劃。不少管弦樂團每個樂季都會邀請不同界別的藝術家參與駐場計劃,為什麼大都會歌劇院不可以效仿呢?如果一位歌者除去在舞台上出現之外,還能在歌劇院主辦的講座或分享會上亮相,觀眾可能更願意買票入場欣賞他/她的演出。

如果想要吸引觀眾入場,明星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當大都會博物館每年都透過Met Gala 時裝秀吸引狗仔隊關注的時候,大都會歌劇院為什麼不能參與其中呢?Corinne da Fonseca-Wollheim的意思是,定期給自己製造曝光率,這沒什麼不好的。

另外,有幾位樂評人提到,在歌劇演出之外,大都會歌劇院的運營者可考慮在劇院周圍尋找一些不錯的餐館或咖啡館,食物質素高,價格又不至於貴得太離譜。這樣,或多或少避免觀眾在開場前匆匆將一隻路邊攤檔買到的漢堡塞入肚中的尷尬。

當然,開發一個有趣的APP與找到一位年輕有志向的音樂總監一樣,都是大都會歌劇院未來發展中必不可少的事情,特別是在新媒體盛行的當下。APP可以設置一些線上小遊戲,比如有獎競猜劇中情節等等。這種做法,對於吸引年輕一代的關注,或許很有幫助。

(本文編譯自《紐約時報》文章The Met Opera Is Struggling. How Can It Fill Those Empty Seats?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聊音樂】為什麼Beyoncé新碟《Lemonade》成為一種流行文化現象

美國流行音樂天后Beyoncé於上週六推出的《Lemonade》專輯及同名60分鐘小電影,已引起全球範圍內,對於種族、女權主義、社交媒體以至音樂產業的討論。

2016-04-28 17:15

【聊音樂】當敲擊樂遇見弦樂四重奏

當弦樂四重奏遇見敲擊樂演奏家,彼此間將擦碰出怎樣的火花?

2016-05-05 10:01

【聊音樂】你心底的曾經,有否被徐佳瑩喚醒?

徐佳瑩總能用通透溫暖的聲音,在揭開聽眾記憶裡種種片段的同時,送上真誠撫慰,發自肺腑的字句引發無限共鳴。

2016-04-21 17:02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