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書局街 正文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拍攝:李洛     剪輯:邱梓彬     文字:李夢

畫家黃湘詅位於台北的寓所,養了很多竹子。她說種竹養花會讓她常常想起父親黃君璧,想到她小時候跟隨父親擺弄家裡的那些花花草草。

「這種有生命的東西,對於藝術家而言很重要。」黃湘詅告訴我,她小時候喜歡看父親擦拭家中蘭花的葉子。一排排的,長得很漂亮,有風的時候,花和葉會隨著風輕輕擺動。她也是從那時起慢慢知道,畫家不能將自己關在書房中,要走出去,與大自然互動。

1.       

黃湘詅出生的時候,黃君璧已是六十三歲高齡。對於這個獨女,黃君璧格外寵愛。黃湘詅記得自己小時候常常跟父親玩:有時候兩人一起侍弄家中花草;有時候女兒看父親作畫;還有的時候,父女兩人安靜坐在家中陽台上,看夕陽一點一點落下去。

黃湘詅印象中的父親,溫和,話不多,卻總是誇她。有時候,她隨手畫一張畫給父親看,父親也說好。「我畫得哪有那麼好呢?我想他是在忽悠我呢。」黃湘詅如今回憶起當年的情形,忍不住笑起來。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當代國畫名家黃君璧      供圖:黃湘詅

他印象中的父親,就是這樣一位溫和長者,偶爾開朗,甚至幽默,大人小孩都喜歡他。上世紀四十年代末,這位當代知名國畫家遷居台灣,任台灣師範大學藝術系主任。當時,島內慕名隨他學畫的人絡繹不絕。

「父親收學生沒有什麼特別的標準,只要想學,只要有心,他都收。」黃湘詅說。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黃君璧之女黃湘詅        攝:李洛

因此,黃君璧門下學生,年紀跨度特別大,有些是小孩子,另一些是五、六十歲退休在家的太太。黃湘詅記得,當年學生圍在父親身邊學畫,人多,嘰嘰喳喳的,很熱鬧。黃君璧不是那種刻意遠離人群的、清高孤傲的藝術家,「人越多,他畫得越開心」。

「用現在的話說,他應該是很有『表現慾』的那類人吧。」黃湘詅笑道。

2.       

黃君璧最有名的一位學生,名叫宋美齡。

關於宋美齡隨黃君璧學畫這件事,其實很有些「一波三折」的意味。上世紀四十年代中期,黃君璧在南京中央大學美術系教書的時候,宋美齡已仰慕黃君璧畫風人品,希望拜在他門下學畫。她派人上門邀請,正好趕上黃君璧外出寫生,一來二去,就耽擱下來。直到上世紀五十年代,黃君璧隨當時的國民黨政權遷居台灣,宋美齡又托朋友邀請,意圖拜這位「渡海三家」之一(另外兩位是張大千和溥心畬)的知名國畫家為師,才終於成事。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黃君璧執導宋美齡作畫      供圖:黃湘詅

黃湘詅記得,當年常有官府的車子開到家門前,接父親去蔣介石與宋美齡的住處,她也常常跟著一起去。父親教課的時候,她就在旁邊的房間裡玩。「夫人喜歡吃See’s巧克力糖,她也會給我。我小時候吃了很多巧克力糖。」

在黃湘詅看來,宋美齡是一位非常特別的學生。她長期接受西方教育,「想法比較洋派」,因此對於中國傳統山水,也有自己獨特的想法與見解。與其他學生不同,宋美齡不會請黃君璧為她改畫,通常先觀摩黃君璧畫一張,然後自己畫一張,再請老師點評。而且,宋美齡喜歡像畫油畫那樣畫國畫:畫紙不是平鋪在桌上,而是架在畫板上。

「夫人雖然是比較洋派的人,但是她尊師重道的情結蠻深的。」黃湘詅說。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台灣角板山一景

對於宋美齡的尊師重道,黃湘詅記得兩件小事。每次課畢,如果家裡送來新鮮吃食或好物件,比如金門黃魚或蘭花,她一定會送給黃君璧。還有,當宋美齡與蔣介石結伴外出采風時,經常邀請黃君璧同行。當他們在台北附近的角板山或梨山等地遊玩,宋美齡一定會單獨為黃君璧安排一頂轎子。

教宋美齡畫畫的日子裡,黃湘詅記憶中的父親依然低調,仿佛並不把這當成值得誇耀的事情。

3.       

如今的黃湘詅,也像父親那樣,以繪畫為畢生追求。但是,黃湘詅學畫這件事,並未遵從父親的意願。

「父親只想讓我在他身邊做一個開心的小女兒,每天陪他玩就好。」黃湘詅說:「父親知道,學畫太苦了。」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黃君璧畫作《遠浦歸帆》

黃君璧去世後,黃湘詅孤身一人在台灣,度過了一段異常清冷甚至絕望的日子。她時常想念當初與父親相伴的日子,卻再也回不到過去,這讓她很沮喪。某天,黃湘詅忽然想到,會不會畫畫能給她一個機緣,讓她再一次「找到」父親?

「只有透過畫畫這條路,我才能感覺到我又和我父親團圓在一起。」

於是,黃湘詅離家去旅行,希望像父親那樣,遊歷山水,從親近自然的旅程中找到創作的靈感。某次,在九寨溝遊玩的時候,她見到當地的熊貓,忽然有了興趣。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黃湘詅筆下的熊貓憨態可掬

「我發現,熊貓的個性和生活方式,跟小時候的自己一模一樣。」黃湘詅告訴我,那些憨憨傻傻的熊貓,幾乎就是她小時候的翻版,因此看到它們,格外覺得親切。

除去童年記憶的影響外,促使黃湘詅選擇熊貓為自己畫作主要意象的原因,是因為她覺得黑、白兩色的熊貓,尤其能反映中國水墨畫的特質。而且,黃湘詅畫熊貓時不單單摹其形,還希望藉由熊貓這個中國特有的、憨態可掬的動物形象,傳遞出某種屬於東方的哲思與意境。

「難得糊塗嘛,對不對?」黃湘詅說。

【橙專訪】回憶我的父親黃君璧

黃君璧(左起)、張大千與溥心畬並稱「渡海三家」

人物小傳

黃君璧(1898-1991),廣東南海人,當代國畫名家,與張大千、溥心畬並稱「渡海三家」。黃君璧早年遊歷中國名山大川,臨摹古人畫作,廣交同道,形成自己獨特的畫風。他擅長山水畫作,描畫雲山飛瀑的筆法尤為高妙。正如畫家本人在詩中所寫:「生平最愛寫雲山,潑墨雄奇自展顏。我與長松同一格,風摧雨撼倍堅頑。」

1940年代,黃君璧與徐悲鴻一同執教南京中央大學美術系,1949年遷居台灣後,任職台北師範大學藝術系主任。門下學生眾多,蔣介石夫人宋美齡也曾拜其為師。黃君璧生前曾多次在台灣、加拿大、美國、韓國和新加坡等地舉辦個人畫展。1968年,紐約聖若望大學為他授獎,以表彰他對於聯繫東、西畫壇做出的貢獻。

(本文為橙新聞原創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