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文 | 波米 採寫於柏林

「香港為什麼叫香港?」這是張柏芝在《旺角黑夜》中不斷重復的一句台詞。

就在柏林電影節開幕前幾天,香港再次發生暴亂,地點時間對應「旺角·黑夜」。這顆曾經的東方明珠,在近幾年裡間千瘡百孔,越來越尖銳的「陸港矛盾」讓雙方的對立情緒愈加濃厚,而這種矛盾也在近幾年間滲透進了電影圈。起初,內地曾掀起針對「支持佔中藝人」的大規模抵制與罵戰;而在最近幾個月裡,香港新一代電影人也開始拍攝相關作品,不斷發出他們的聲音。

港片《樹大招風》在這樣一個大背景下誕生。這部電影的三位主角脫胎自「殖民時期」威震港島的三大「賊王」葉繼歡、張子強和季炳雄,片中由任賢齊、陳小春和林家棟依次對應出演。不過電影對賊王們的作案動機、被捕/作案時間及故事情節上均進行了大幅度的改編,相當一部分情節與真實事件相去甚遠。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任賢齊的角色在片中曾是一個持槍搶劫、作案多起的重犯,但他卻早已金盆洗手,開始積極與內地官員「疏通關係」,進行著走私生意。而陳小春的角色則是多起富商綁架案的「嫌疑人」,但警察苦於沒有證據,始終無法將其逮捕;林家棟則1997前是從加拿大逃回香港,為討生活准備打劫小金鋪的「前賊王」。而三個人的命運最終都在香港回歸前夜發生了巨大轉折……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歐文傑

此次,政治嗅覺靈敏的柏林電影節將《樹大招風》選進了本屆柏林的「Forum單元」,而在此片的柏林首映後,記者也在前方獨家專訪了本片三位導演歐文傑、黃偉傑及許學文。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歐文傑也是那部剛剛獲得「香港金像獎最佳影片」提名、在本港引起巨大轟動的《十年》的導演之一,該項目他也是主要負責人。不僅如此,歐文傑還曾在幾年前協助韋家輝與杜琪峰,完成了那部很可能永遠無法被拍出的電影——《打黑》(未確定最終片名)的初稿劇本。在本次專訪中,歐導演除了談及《樹大招風》,也獨家披露了一些關於拍攝《十年》與撰寫《打黑》劇本的經過。

故事聚焦「97回歸當夜」 杜琪峰要求三導演反復看《省港旗兵4》

「最近旺角的事情聽說了嗎?」與導演見面的第一句話不是電影,大家自然談到了前一段的旺角暴亂。感嘆之外,記者也很好奇這些香港層出不窮的社會事件,會不會直接影響幾位本港導演的創作。「杜生不斷跟我們講、反復講:一定不要被時事政治牽著走。作為創作者,要學會適時抽身。」導演歐文傑引用了杜琪峰的一番話作答。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鮮浪潮獎官網截圖

對於本片的三位導演來說,杜琪峰不只是他們的監制及合作伙伴,或許他還有「導師」的身份。因為《樹大招風》的制作方來自大名鼎鼎的「銀河映像」。杜琪峰和游乃海都是本片的監制,而導演歐文傑、黃偉傑及許學文三人也是從杜琪峰開辦的「鮮浪潮獎」中脫穎而出的獲獎者——「鮮浪潮獎」則是一個僅僅面向本港年輕導演的獎項。《樹大招風》的三個導演都是80前後出生的本港導演,其中年齡最大的一位黃偉傑出生於1979年。

「這個項目花了整整5年時間。」三位導演的回憶不約而同。據黃偉傑透露,直到柏林上映前的一個星期,《樹大招風》還在進行後期制作工作。剛才說到,這部電影是以香港「三位賊王」的事跡改編而成,但本片並非由三個獨立章節組成,而是全程將「三人三條線」平行剪輯呈現,剪輯師也是銀河御用的大衛·理查森(David M. Richardson)。

本片在項目籌備之初,在監制杜琪峰的授意下,歐文傑、黃偉傑及許學文帶領各自編劇,分別對進行三個人物展開資料搜集和人物創作,其中,歐文傑對應負責葉繼歡(任賢齊飾)部分、黃偉傑負責張子強(陳小春飾)部分,而許學文則負責季炳雄(林家棟飾)部分。導演們透露,在創作劇本階段,他們彼此並沒有進行溝通,而是完全分開完成的各自部分。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省港旗兵》海報

「整個項目的緣起就是杜琪峰,起初是他找到我們三個人。但是呢,整個劇本的創作自由都完全給到我們,他沒有更多干涉。杜生只是給了我們幾部重點參考電影,其中看的最多的就是《省港旗兵》,尤其是《省港旗兵4》看的特別多、反復看。」許學文回憶了本片最初的方向和相關片目參考。而許導演提到的《省港旗兵》不僅是香港槍戰片開山鼻祖的電影,也是較早一批借講「悍匪打劫」之事直面「陸港差異」的港片。《省港旗兵4:地下通道》則是根據27年前香港同胞營救大陸學生的「黃雀行動」改編的電影,片尾曲借用曾在大陸風靡一時的《血染的風采》,令人心緒難平。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千言萬語》劇照

此外,陳果的《去年煙花特別多》與許鞍華的《千言萬語》也是三位導演參考的片目,許學文補充說:「陳果的『回歸三部曲』或者是許鞍華導演的作品,更多是在美術和時代印記方面來參考,因為這些也都是講97,或者是港英時期的。」而在三位導演分頭創作之前,本片還有一個三人都必須遵循的「總規則」,即三位賊王最後的「時間點」一定要交彙在同一天的同一時刻——1997年6月30日回歸前夕。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去年煙花特別多》海報

於是,片中三個「賊王」的人物形像便不再完全依照真實事件了,本片主角們最後的「作案目的」及三人各自的「聯手動機」都會因此產生虛構成分。比如,林家棟飾演的角色(原型:季炳雄),在歷史上其實是2003年才被抓獲,但影片「97至上」的原則讓導演對這一人物進行了大刀闊如的改動。所以,片中三位「賊王」的名字也都已經進行了適當修改;此法如同根據「吳若甫綁架案」改編而取名的《解救吾先生》。

而「97至上」的原則是否有政治隱射在其中?三位導演在映後談時則反復強調一句話:「我們心中的立場不代表每一個觀眾的立場。

劇本內地送審被斃 劇組內地「偷拍」險像環生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負責「林家棟」部分的導演許學文

如今大部分香港電影在劇本完成後、電影開拍前,也像國產片一樣,會將劇本交由內地審查機構進行審查。而《樹大招風》在當年也進行了「送審」,不過《樹大招風》沒趕上內地審查隨後的簡化機制,劇本審查在那時會有更為繁瑣的流程和可能帶來的大量修改意見。

而對於《樹大招風》,送審的結果倒是很簡單——「不通過」。

歐文傑導演在聊起審查的時候語氣平和:「其實送審我們都沒直接參與,但是聽游乃海先生說,不只是我那部分(葉繼歡)的通不過,就連他們兩位導演的都不行。」黃偉傑在一旁補充:「陳小春的角色就是在香港搞個綁架什麼的,為什麼不給過呢?因為他們講,這一部分也出現了『在內地進行軍火交易』的情節,這個也是不允許的。」

不過,相對於陳小春的綁架和林家棟的「打劫」,任賢齊的角色線索確實才是最為敏感的。片中「葉繼歡」搖身一變,成為一個靠不斷行賄內地官員以便走私的商人。任賢齊的戲份幾乎都與「飯局」有關,而在飯局中出現的形形色色內地官員,無論海關官員或公安警察,幾乎都是貪贓枉法的形像。

三位導演在杜琪峰的幫助下,進駐當時杜琪峰正在拍攝的某部合法商業片的劇組,並在期間悄然脫隊,秘密前往廣東省番禹進行空鏡頭采集,他們攜帶設備秘密前往周圍一些小型XX工廠進行看景。不過,導演們拒絕透露他們借用的是哪一部杜琪峰的電影。而他們完成這部分拍攝時,甚至連主要演員都還沒確定,因此在其中一段內地外景拍攝時,導演歐文傑不得不充當了一個角色的「背影替身」。

巧合的是,《樹大招風》的英文片名是「Trivisa」,取佛教用語「三生」之意。這部電影便很容易讓人聯想起杜琪峰、林嶺東和徐克三人聯合執導並同樣順序拍攝的《鐵三角》。不過幾位導演都坦誠,杜琪峰本人沒表示讓他們模仿該片的任何意思。

任賢齊當著內地市長面撒尿戲被刪  導演絕不讓陳小春再演成山雞哥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負責陳小春部分的導演黃偉傑

陳小春和任賢齊都是影響力很大的藝人,而林家棟的拍戲經驗也比三位年輕導演要多,導演如何在片場執導這三個演員表演,也自然成為一項挑戰。黃偉傑在執導陳小春時曾明確的提出,這部電影中的「綁匪」並非《古惑仔》的「山雞哥」。黃偉傑非常擔心陳小春會將那個經典角色的影子帶到這部電影中。不過黃偉傑也坦誠,片中陳小春還是會不自覺的出現略帶誇張的喜劇表演。

而且,由於原型人物張子強曾綁架過李嘉誠之子,陳小春在片中有一場「到某富商家中勒索贖金」的片段讓人很容易聯想起李嘉誠。如果再聯想起李嘉誠這幾年等撤資行為,「陳小春勒索李嘉誠」好像有了某種「為民除害」的意味。對此,這部分導演黃偉傑說,片中的富商確實有李嘉誠的影子,但他並沒有因此抬高陳小春一角犯罪的正義性,黃導演反復強調:「我沒有要表達『劫富濟貧』的意思。」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當年曾經被綁架的李澤鉅(左)和李嘉誠

而林家棟部分的導演許學文的做法是,在開拍前與演員將每場戲都溝通清楚,這使得拍攝過程變得順利一些。但遺憾的是,林家棟角色的原型「季炳雄」有很多有趣的前史無法被展現。比如季炳雄曾在27年前因忌憚屠殺而移民加拿大,他也是香港「89後移民潮」的一份子,而後這個角色在加拿大被陷害,遭警察通緝,他這才又被迫返回香港重操舊業。許學文認為這一部分前史很有必要進行展現,它不僅會幫助觀眾更好的了解這一角色,而且原型人物當年的選擇也具備很強的時代印記。但最後因為篇幅與成本的限制,這部分沒能拍成。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任賢齊在戲中造型

任賢齊部分沒能拍成的一場戲,看起來更為重要。負責此部分的導演歐文傑說,這場戲本是他這個段落的核心片段,而且監制游乃海原本也很喜歡這場戲。「因為片子裡展現了任賢齊的角色參加了好幾場飯局,然後不斷被官員欺負,他逐漸忍無可忍。但其實在影片展示的那幾場飯局之後,還有另一場最大的飯局,是林雪的角色引薦他會見內地X市的市長。影片裡有強調,任賢齊的角色每次在飯局前都想點梅菜扣肉,但都被官員鄙視『不會點菜』或『太土了』,和那位X市市長吃飯又遇到這種情況。這次任賢齊沒有再忍,他拿起要進貢給市長的古董花瓶,放在地上就當夜壺一樣開始小便,他那時的心態已經完全不想在做什麼生意了,小便結束,提褲子,然後對市長甩下一句『X你媽!』揚長而去……」歐文傑導演強調,這部分沒有拍成的原因除了篇幅限制之外,主要是擔心「過於敏感」:「雖然這個電影無論怎樣在內地都上不了,但公司還有其它片,還是要考慮這些因素。」

為了更好的了解和展示這些與內地官員的對話和行賄的情節,歐文傑也采訪了一位目前居住在香港的商人,他爆料了當年他在內地使用和經歷的很多「行賄手段」和「行賄規矩」。「你直接認識什麼局長、部長都是沒用的。因為你要想找他,都得先通過他的秘書之類的人。所以你如果給錢的話,反倒不是主要給局長部長,而是要給他身邊的人更多。」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樹大招風》劇照

本片內地官員形像現實中有原型  重慶打黑對此片選角有影響

《樹大招風》裡出現了一位級別非常高的「公安領導」,他的形像與內地之前一位著名的落馬官員非常相似(詳見後面對話部分),對此,歐文傑導演表示,「重慶打黑」的事情確實對他選角產生了影響。

不過,片中更多的細節如果被解讀出政治隱喻,可能就並非出於他們的本意了。「很多人都很在意,片尾和任賢齊說話的那個香港警察說了一句『去西環』。那當我們在創作這一段的時候,『佔中』其實還沒發生,而『去西環』在佔中時成了『向中央投降』的意思,因為西環是中聯辦所在地嘛,所以香港觀眾看到這裡時,一定會有反應。但其實那只是巧合而已。」

即便如此,《樹大招風》還是很難在內地以任何正規渠道被引進。據記者了解,該片曾一度引得包括愛奇藝在內的內地幾大在線視頻網站派人到香港觀看「粗剪版」,對方頗為有意願買下其網絡版權。但在看過電影之後,這些在線視頻網站的人紛紛離開。導演透露,「接下來我們在發行的DVD和藍光裡面,會有更長的版本,也會有結構為『三人三條線分開』的版本,但這些應該只是在香港發行。」

《樹大招風》的結尾,對照開頭鄧小平的資料片,接入的則是香港「末代港督」彭定康在97年6月30日晚發表的著名離任演講《別了,香港》。三位導演也表示,選擇這個片段是為了更好的體現出當時的「時間點」:「我們不好在片中直接使用中國領導人的講話,所以就用了彭定康的,而且那段演講對香港人的意義真的很不一樣。」

就這樣,彭定康的演講成為了《樹大招風》這部電影的落錘音:「港人治港,這是你們得到的承諾,也應該是一個不容改變的進程。」而此時出現的畫面是無數哭泣的香港市民;隨後解放軍部隊雄赳赳氣昂昂的挺近港島,五星紅旗冉冉升起……

「香港為什麼叫香港?」這是當年《旺角黑夜》留下的疑問;而「香港究竟是誰的香港?」又是如今《樹大招風》畫下的問號。

後記

感謝各位能讀到這裡。其實關於《樹大招風》的拍攝經過,很適合各位在有朝一日在完整看過影片後再讀一遍。

與三位80後的香港導演接觸過程非常有意思,其它在柏林參賽的電影無論在什麼單元,無論多小的劇組。基本都會有專門的工作助理或PR來對接媒體,只有這三位導演是直接把自己的手機郵箱寫在信息欄裡的。采訪使用的語言也有趣,三個導演都盡自己的最大可能用國語回答問題。但在很多細節上,國語稍好一些的許學文會替其它兩位「翻譯」一下,盡可能保證意思傳遞准確。而在《十年》裡拍攝了《方言》的那位歐文傑一定確實有「方言焦慮」,他有時甚至會直接使用英語。但除了非常敏感的問題之外,他們幾乎知無不言。

不過,這些新一代的香港導演與內地人有沒有隔閡呢?在電影認知上也有。比如我在看到黃導演背的「星戰包」之後和他閑聊《星球大戰》,在我說到內地沒有太多「星戰文化根基」時,黃導跟我說:「是啊,像《星戰前傳3:西斯的復仇》在內地都是禁片吧。」我和他解釋說從來沒有這種事。他聽完非常驚訝:「怎麼會?那部電影是在講獨裁者的崛起啊!」當然,幾位導演對內地的有些懷疑是合理的,比如歐導演最後問了我一個問題:「你采了這麼多,真的全都可以登出來嗎?」

【樹大招風】杜琪峰監製 香港三大賊王被搬上螢幕
杜琪峰在拍戲,紀錄片《無涯:杜琪峰的電影世界》截圖

怎麼說呢,有些事情其實是細思極恐。比如再創新紀錄的內地春節檔,三部最賣座電影也是由三位香港導演執導。然而你從它們的身上,除了自我抄襲之外,卻找不到哪怕一點點當下的印記。杜琪峰在《無涯》裡說過這樣一段句話:

整座港島都在下沉,多少香港導演還在內地逗逼。

同樣密集思恐的是,當「旺角暴亂」發生之後,內地很多網民又在網上掀起罵戰,呼吁解放軍出兵「蕩平香港」,這些人或許剛剛看完《澳門風雲3》走出影院,或許也在呼吁「要還上欠星爺的電影票」。

面對這樣的時代洪流,《樹大招風》和《十年》顯得孤勇。《樹大招風》就像港人的《老炮兒》:懷舊、有吶喊,有憤怒,有為了拾起尊嚴的最後奔跑。它不熟練,文本有缺陷,劇情值得推敲,但正如《老炮兒》同樣不完美一樣,在很多時候,情緒會衝開一切。

《樹大招風》內地上不了,而剛拿到香港金像獎提名的《十年》或許不僅是「上不了」的問題,DVD能否在香港發行也成為變數;而沒有影碟,資源更是無從談起。包括豆瓣在內的內地電影網站早就連《十年》的條目都擦的一干二淨。

當然,總有些事擦不掉。比如杜琪峰就還記得讓下一代導演看《省港旗兵4》。兩年前我采婁燁時,他也說過一句話:「《頤和園》裡那段歷史被剪斷,不是對歷史本身有害,而是對當下有害;它仍然作用於中國,作用於『佔中』,作用於另外一個廣場。」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

來源:微信公眾號【電影大爆炸】

*本文由原作者授權轉載,有刪改。

編輯:Winnie

編輯推薦

年初二 去看又賤又萌的最坏英雄「死侍」

作為2016年開年的第一部英雄電影,《死侍:不死現身》(Deadpool)絕對會顛覆你對傳統英雄電影的觀念。美國電影協會(MPAA)稱本片「有大量的暴力行為和語言,性內容及直接裸體」,因而正式將《死侍:不死現身》...

2016-02-07 18:13

【藝壇快訊】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 你值得期待的八部舊電影

如果你愛懷舊,碰巧又喜歡電影,那麼,你不該錯過將於今年三、四月間上映的這八部經典電影。格里菲斯的《黨同伐異》,史高西斯的《盜亦有道》以及侯孝賢代表作《風櫃來的人》,將帶你回溯過往百年電影史精彩瞬間。

2016-02-03 12:32

【英批準胚胎編輯】電影中的情節將成現實

小編整理了幾部與基因改造相關的電影,這也是科幻電影中經常探討的話題:如果有一天,人類可以自如的修改嬰兒胚胎中的基因密碼,創造出完美的人類,但是完美的基因真的能給我們帶來一個完美的世界嗎?

2016-02-02 12:13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