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新聞

【橙專訪】胡弘:當書法遇見現代繪畫

【橙專訪】胡弘:當書法遇見現代繪畫

中國知名書畫家胡弘 圖:網絡

文:李夢

藝術家胡弘是北京人,小時候住在護國寺附近,常常跟著祖父逛廟會,聽戲,或者在售賣古董的琉璃廠走走看看。

「別人家的小孩子對這些(傳統文化)不感興趣,我卻喜歡得很。」胡弘記得自己小時候練書法,描紅模,「坐得住」,從來不應付。

練字的習慣一直保持到現在,不經不覺已有一甲子。即便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下鄉插隊的孤單日子裡,他白天在鄉村學校教書,晚上也一定要點上煤油燈,讀碑臨帖。

在山西農村度過的七年,對於自小在大城市生活的胡弘而言,可謂人生中最艱難的一段時日。可是,如今回想起來,他卻覺得那些在田間勞作的時光,那些與自然與傳統親密相處的日子,是他生命中再寶貴不過的禮物。

「那幾年,我像海綿一樣,不斷吸收新東西。」胡弘告訴我。

山裡的日子過得慢,安靜,少人打擾。胡弘有大塊時間研習詩詞以及中國傳統書法。這些積累與沉澱,也為他日後勾連東方審美與當代藝術的嘗試,打下相當堅實的基礎。

【橙專訪】胡弘:當書法遇見現代繪畫

胡弘書法作品

文革結束,胡弘回到北京,正趕上國門開敞,新鮮刺激的當代藝術觀念紛紛湧入。胡弘接觸到日本的少字數書法,並被那些作品中的「詩意」深深吸引。少字數書法自上世紀三十年代興起於日本,是「現代書法運動」的重要分支,強調「以少勝多」的審美趣味及空間感,自上世紀八十年代起開始影響中國的當代藝術創作。

在胡弘看來,如欲糅合中國傳統元素與當代藝術,形成屬於當下的抽象語言,必須充分把握中國書法的詩性內涵。而中國草書的飄逸、靈動與奔放,與當代油畫的筆觸與技法相對照,亦顯得相當契合。

在胡弘的「黑金」與「黑銀」系列中,我們便見到傳統書法與當代繪畫的積極互動。當時,他從印度旅行歸來,對那些建成於十至十一世紀的神廟及雕像印象深刻。當他嘗試以中國書法的運筆技巧描摹那些狩獵或勞作場景的時候,他發現,書法與繪畫這兩種藝術門類在表意及抒情上的共通點,為二者的互動交糅提供了充足空間。

【橙專訪】胡弘:當書法遇見現代繪畫

        胡弘「黑金」系列之《雙戲》      

在「黑金」系列的《雙戲》中,我們見到畫家以草書筆法寫成一對舞俑,身形修長,舞姿曼妙;而在胡弘一九九二年的四條屏書法作品《李白贈孟浩然》中,李白的四言絕句經由藝術家的簡筆淡墨草書詮釋,筆劃間亦有古時隱士縱情山水的灑脫與暢快。

如果說中國傳統書法為胡弘畫作的用筆和構型提供眾多靈感,那麼歐美當代藝術流派如野獸派等,則對那些畫作的設色與抒情影響甚深。

以馬蒂斯為代表的野獸派畫家,活躍在二十世紀初期的歐洲畫壇。野獸派畫家的作品通常用色大膽而熱烈,放棄透視法與明暗對照法則,透過大面積色塊的拼接,予人強烈甚至生猛的視覺衝擊力。胡弘欣賞這樣直白而率性的表達方法,並將其用在自己那些抽象味道濃郁的水墨作品中。《驕傲的鴕鳥》中有大塊的綠;《絲綢之路》中紅、綠、藍三色的衝擊,令到畫作顯出蓬勃的生命力。

【橙專訪】胡弘:當書法遇見現代繪畫

胡弘筆下的鴕鳥 

胡弘的畫作,時常以山水和動物入題。他擅長畫鴕鳥和火烈鳥,較少畫仙鶴或大雁,倒也不是為了刻意出新,而是他時常被火烈鳥活潑的眼神與驕傲的體態吸引。而且,這些禽鳥雖然體格龐大,奔跑起來卻輕靈迅捷,用飄逸的水墨技法呈現,再合適不過。

而他描畫風景,一來出於文人寄情山水的喜好,二來也為提醒人們保護環境的重要性。最近幾年,中國北方的空氣污染問題嚴重,胡弘創作的「逝去的山和水」系列,呈現青綠山水,將人們記憶中的美景鋪展在畫布上,既是懷念,也是規勸。

【橙專訪】胡弘:當書法遇見現代繪畫

胡弘「逝去的山和水」系列作品 

「藝術家也是社會的一份子,面對社會問題,也該對社會盡責。」胡弘作畫,為讚美河山,也為抨擊社會上種種不公不義的怪現象。在他看來,藝術家最不該做的,就是閉門造車。他糅合東方審美與現代思潮的繪畫及書法作品,他藉由書畫表達自己對社會議題的認知,如是種種執著與堅守,都意在為自己的藝術創作在此地,在當下,尋找一個踏實的落腳點。

【編者按】

胡弘,1951年生於北京,1968年至1975年在山西運城插隊,同時自學書畫。1980年代獲中國文化部書法大獎賽金獎,1990年代參加日本東京當代書道展。

近年來,胡弘擔任美中傳統文化促進會會長兼藝術總監,在紐約和西雅圖等地舉辦個人畫展。他2007年的作品《魂兮歸來》為紀念弗吉尼亞理工大學槍擊案遇難者,為學校永久收藏。今年夏天,胡弘將在香港舉辦個人畫展並出版畫冊。

(本文為橙新聞原創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

編輯:Daisy

編輯推薦

【橙專訪】馮永基:水墨畫家要多看「新東西」

【橙專訪】馮永基:水墨畫家要多看「新東西」

本地資深建築師兼藝術家馮永基在灣仔租了一間工作室。創作之餘,他時常在灣仔巷子裡或中環Soho區走走轉轉。在他看來,要成為一名水墨畫家,「多看新東西」很重要。

2016-01-20 15:14
【有片】專訪黃勁輝:他用六年拍劉以鬯和也斯 一切為了香港文學

【有片】專訪黃勁輝:他用六年拍劉以鬯和也斯 一切為了香港文學

文學紀錄片,其實是兩個創作心靈的碰撞,一個是使用文字語言的作家,一個是使用影像語言的導演,彼此之間的交付與辯證,讓畫面不止於還原呈現,讓文學跳脫出逝去的時代和即將消失的記憶,與當下、與新一代同喜同...

2016-01-25 21:02
【橙專訪】誰「決定」了劉小康

【橙專訪】誰「決定」了劉小康

2002年時,劉小康為老牌礦泉水品牌屈臣氏設計了一個全新的瓶身,一經推出就扭轉了其銷量下滑的趨勢。設計靈感源于人體。瓶子腰身的幾處凹陷設計,讓飲水人的手指可以握在比較舒服的地方。

2015-12-22 14:37

熱門評論

已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