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書局街 > 書展2015 > 獨家專訪 正文

【有片】以光影定格光陰——訪鍾文略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有片】以光影定格光陰——訪鍾文略
鍾文略。圖片來源:鍾易理FB

文 | 王雯霓

今年的香港書展,香港著名攝影師鍾文略的《這代人的街角 ─ 香港民生影像1950 - 1970》將再版。為此,我們採訪了鍾文略先生以及他的兒子鍾易理先生。

走進鍾文略的工作室時,他正坐在輪椅上翻閱即將再版的樣書。清矍沉默的老者,被時光打磨出一種寧靜。

由於老先生年事已高,所以訪問基本都由他的兒子鍾易理先生來完成。

從美術學徒到攝影師

時代造就了許多巧合與契機,在那個動蕩的年代,很多人走上藝術這條路都是出於偶然。正如同鍾文略走上攝影的道路。

五六十年代的香港,經濟飛速發展,社會卻動蕩不安。高失業率、生活的窘迫,令香港人心浮動。彼時鍾文略在香港的一間戲院做美術學徒,畫海報的經歷使他對構圖、佈光的敏銳度很高,對畫面的審美意識也有所積澱。

談及為何從美術學徒轉向攝影,鍾易理說,「雖然爸爸是學美術出身,但畫畫太慢。那個時代,每天都有好多變化,畫畫根本來不及表達。那時候剛好膠片相機很流行,他就想用相機最快的報導出當時的人物、環境。」

「也因為那時玩攝影的人比較少,拍照片更能賺到錢。」鍾易理笑著補充道。

值得一提的是,鍾文略拍照時對光線的要求很高,他尤其偏愛拍攝那種能體現出光線線條質感的照片。

「當時的環境,大廈少,陽光照射下來的時候沒有那麼多阻礙。因此可以拍到非常美的光線……爸爸喜歡用背光拍攝人物,用黑白照片拍攝出的人是很突出的,那些背光的剪影可以增強氣氛和味道。」

而現在,香港四處都高樓林立,陽光被阻擋在「石屎森林」之外。那些光線寫下的五線譜,恐怕再難奏響當年的樂章。

消失的香港和永恆的記憶

好照片就像好酒,放的時間久了,日久彌香。

鍾文略的照片,記錄的不僅是他自己的回憶,更是屬於整個香港的往日情懷。

在當時的香港,攝影剛剛步入公眾視野,加之照相機在那時還是奢侈品,尚屬於有錢人閒暇時的娛樂。這些人,通常拍攝的是外國美景、美食或山水。

而作為普通百姓的鍾文略由於條件限制,只能拍攝身邊的場景。也因此,他有了更多機會去接觸最真實的香港。在那個痛苦的年代,常常一個背影就能看出壓抑的輪廓——那些無聲的呐喊、沉默的悲哀,在鍾文略的鏡頭裏化作一個個凝固的影像。

「那時很多人不認識相機,所以爸爸拍攝的時候不太會引起別人注意,也因此抓拍到了許多自然真實的好照片。」

鍾文略拍照片的時候雖然還沒有流行「擺拍」,但是角度和光線的調試卻是必要的。那時,只要他不用工作,他就會拿著相機在街上到處拍攝。碰到合適的光線、好看的環境、別致的建築,他會讓兒子鍾易理站在鏡頭前幫他試鏡,然後再開始真正的拍攝,務求用最好的角度展現香港。

他對香港,有一種尊重,有一種慈悲。

西環斜陽裡,放工歸家的工人;坐在老爺車裡的英女皇的駙馬;還有西環碼頭的「咕哩佬」……永遠消失的,不光是當時的人,很多建築也已經不復存在。這使鍾文略所拍照片的意義遠遠超越懷舊,而更是對香港歷史的忠實記載,具有極高的史學價值。

尾聲

鍾文略的工作室裡,有一張他為電影明星狄娜拍攝的照片。照片上的狄娜,風華依舊;面前的鍾老先生卻不再年輕。但藏在皺紋裡的那些故事,沉澱在每一張照片的背後,帶人回去那個欲說還休、風雨飄搖的香港。

我們失去的,不僅是再也回不去的光陰,更是屬於老香港人慈悲、真摯的情懷。

本文是橙新聞獨家專訪,轉載請注明出處。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