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書局街 正文

說棟篤笑的人——《再一次·愛你》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注:Trailer為台灣版本

文 | 竹西路

說棟篤笑的人——《再一次·愛你》

優太郎是一個落語家。在日本,落语家是一個說笑話的人,隻身坐在舞台上,講跌宕起伏的滑稽故事。如果放在香港,這故事大抵有棟篤笑的作用。作為一個落语藝人,優太郎並不成功。似乎他人生最大得著,就是和新垣結衣飾演的沙耶結婚。

可婚結了,孩子生了,優太郎的生命卻因為車禍戛然而止,就好像他師傅在葬禮上評價地那樣:在說落語的時候,最後的包袱都沒抖出來,就去世了。

前十分鐘就講完了人的一生。可不,電影還沒完。葬禮上,優太郎的師傅忽然對沙耶說起古怪的話,讓她快跑。沙耶發現,站在眼前這個耄耋老人就是自己的丈夫。優太郎絕交多年的父親突然出現在葬禮上,想把剛出世的孫子帶走。之後他擔心妻兒,一直陪伴在沙耶身邊,一有機會就附體在別人身上,跟沙耶說話。

沙耶躲去了佐佐木,遇見了許多有趣的人。她下定決心要和孩子的爺爺談一談。優太郎覺得沙耶終於成熟了,自己也該走了。如果說車禍是一次生離死別,那這就是第二次。在燈暗了的房間裏,兩人爭吵、擁抱,發現能和自己的愛人吵架是一件再幸福不過的事了。

說棟篤笑的人——《再一次·愛你》

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看了一部愛情片。可是,還沒完。孩子的爺爺出現了,偷偷把小孩抱走。優太郎上了孩子的身,在爸爸身邊,看著爸爸對小孩愛不釋手,看著爸爸對媽媽的照片哭……可他一直以為爸爸是不喜歡媽媽的,這麼一個沒有感情的人,媽媽死的時候他都不在身邊!

夢境開始了,他變成了一場落語的觀眾,台上的落語師慢悠悠地講著他的故事、他不知道的事:爸爸和媽媽滿臉喜悅地抱著他;爸爸在礦洞裏工作,燈光看起來搖搖欲墜;在葬禮上,爸爸悲痛欲絕,再看到了他的絕交書……這麼一來,當講到優太郎在落語後台拒絕爸爸禮物的時候,他反倒成了個反派,抱著盒子的爸爸委屈起來。

他開始覺得,來佐佐良這一遭,不是陪伴沙耶,而是讓自己成長。

說棟篤笑的人——《再一次·愛你》

電影有諸多吸睛之處。加納朋子的原著《佐佐良沙耶》,在出版之時已是暢銷書。第一次飾演母親角色的新垣結衣,更為沙耶增添了不少光彩。滿頭卷毛的優太郎每一次出場都讓人發笑,看不同的男女老少,被附身後搞怪、吵架也是樂事一件。

佐佐良簡單乾淨,在電影裏有一種模型的不真實感。就像片名《再一次愛你》一樣,在一個人的死後,沙耶再次得到了陪伴,優太郎也再聽了一次他身邊人背後的故事。

可誰來同我們講我們背後的故事呢?侯孝賢曾分享過一個影響他頗深的經驗:小時候他總愛爬上芒果樹。從上望下,看有人走過、說話、乘涼,好像自己處於這個時空之外,忽然擁有了上帝視角。

的確,當藝術家處理藝術品里的故事時,大多能清醒鎮定,把故事娓娓道來,讓觀眾理解。

說棟篤笑的人——《再一次·愛你》

但黃雀捕蟬,螳螂在後。芒果樹上的小孩不知自己身後有何物,看故事頭頭是道的我們,看的也不過是別人的故事。於是,我們終於哭哭笑笑,看完了電影,對別人的生活洞若觀火。

可看完片尾,進了廁所,出了影院,商場裏還是人山人海。我們只能對朋友笑笑說:呢出戲情節幾好。從來沒有講棟篤笑的人告訴我們人生的另一面。走著走著,我們自己也忘了。

本文由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轉載請注明出處。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