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Blog > 李偉民 正文

李偉民

律師,熱愛文學和藝術,曾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副主席

香港人的驕傲——冰室、餐室、茶餐廳文化 (上)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香港人的驕傲——冰室、餐室、茶餐廳文化 (上)
澳洲牛奶公司 圖:wikipedia

文|李偉民

我小時候,「茶餐廳」這名字不流行的,它在七八十年代以後,才紅起來,結果取代了「冰室」、「餐室」等傳統名字,當然有些冰室用了特別名字,至今沒有被「茶餐廳」取代,例如佐敦白加士街的「澳洲牛奶公司」;路邊的茶餐大排檔,以前叫「茶餐檔」,由於政府在檔主死後,便收回經營牌照,今天買少見少,大坑還有一檔吧,茶餐檔是消失的無名英雄,沒有名字,街坊會叫「某路口那茶水檔」、「某大叔的咖啡檔」;而在工廠區如新蒲崗、長沙灣,有些地方叫「工人食堂」,它們也是茶餐廳的遠房親戚。

香港的四十年代,已有茶餐廳,中環上班的人洋化,喜歡外國人的咖啡奶茶三文治,但是去酒店咖啡室,又負擔不來,於是衍生了「土炮」西洋咖啡店的「茶餐廳」,著名的有畢打街「華人行」的「美利權冰室」(今日的畢打街,是租金最昂貴的商業街道,大家怎可以想像有過茶餐廳?) ,也許茶餐廳是殖民地的普遍現象,在新加坡及馬來西亞都有,它們叫「 Kopitiam(混合馬拉、福建和客家話的稱謂)」,即咖啡店,類似香港的茶餐廳,賣些咖啡、奶茶、滾水蛋、多士,但是他們不像香港的茶餐廳經歷過數十年的開天闢地,Kopitiam的食品是簡單的,沒有革新。

香港人的驕傲——冰室、餐室、茶餐廳文化 (上)
東南亞Kopitiam

現在香港的茶餐廳愈來愈走「貴氣」路線,像高級cafe,走了樣。從前,茶餐廳叫冰室,冰室是在未出現「快餐店」前的速食地方(快餐店和茶餐廳不同,前者是自助式用餐,在快餐店,顧客排隊付款自己拿食物)。當年,在豪華戲院(現銅鑼灣麗豪酒店)旁邊有家第一代的快餐店叫「第一邨快餐店」,是中學生拍拖的好去處,猶如今天去「麥當奴」一樣,而對面糖街小巴站有另一家快餐店叫「大家樂」,是香港名人羅騰祥創立,當時只是小店,不顯眼的,它們提供了茶餐廳所沒有的新選擇如漢堡包、炸薯條、炸雞腿等,今天的大家樂,成為快餐店巨人。

在茶餐廳,最常掛在大家嘴邊便是「快」字,例如「齋啡,快」、「檸水,快」;茶餐廳的侍應說話也簡快,如「餐腿丁」(便是午餐肉火腿出前一丁公仔麵的簡稱),「干河」便是乾炒牛河;此外,他們落單用字也簡快,如「O樂」,便是把檸檬和可口可樂一同煮,「波油」便是菠蘿包夾上一片冰硬的牛油。在茶餐廳,甚麼都是急急忙忙,合乎香港人的生活節奏。

香港人的驕傲——冰室、餐室、茶餐廳文化 (上)
美都冰室 圖:wikipedia

香港的租金貴,故此茶餐廳是「薄利多銷」的地方,用餐地方狹窄,顧客擠在一起,非常熱鬧,常常聽到的一句,便是「伙記」們(即侍應)大叫「滾水」(即熱水,意思是「我手裏拿著燙熱的食物飲品,請大家小心避開!」)。早年的茶餐廳,侍應以男性為主,他們多數穿上白色制服,卻是發黃的,伙記表現非常專業,他們一面含著煙在落單,同時向水吧廚房唱出點單的內容,一秒也不浪費,在工作繁忙的時候,他們「以一敵百」,暫時把「煙仔」(香煙)擱在耳朵上,然後像耍雜技一般,雙手拿著四杯飲料,兩碟「叉燒湯意大利粉」,穿插客人之間,武功高強,可能吸煙太多,伙記的痰涎特別多,隨便把痰吐進座椅旁的痰罐裏(叫「吐飛劍」) 。

香港人的驕傲——冰室、餐室、茶餐廳文化 (上)
ABC飯店

數十年前,要吃西餐,如尖沙嘴的「雄雞飯店」、旺角的「ABC愛皮西大飯店」、中環的「紅寶石餐廳」,都不便宜。如想吃西式糕點,享受冷氣(那年代,大家家裏都沒有冷氣機),我們會去冰室,特別懷念它們的刨冰,例如紅荳冰、菠蘿冰,還有「變種」的西方美食,如窩蛋麥片、西多士、鮮奶唂咕、雪糕梳打,有些冰室設有麵包工場,每天烘製出爐麵包,如菠蘿包、雞尾包、豬仔包、麥包,我最愛的是墨西哥包,還有創意的飲品叫「黑牛」,即把朱古力雪糕放入可口可樂裏面,或「忌廉溝鮮奶」,即把玉泉忌廉汽水(Schweppes cream soda ) 倒入冰冷鮮奶當中,成為小孩子搶著喝的消暑飲品,可惜現在的茶餐廳都沒這些古老飲品了。早期的冰室,拿的只是小食牌照,沒有餐廳牌照,故此只能提供奶茶咖啡和簡單西點,早餐和午餐生意都不錯,但到了晚上,他們不會賣蒸炒煮炸的小菜,因為沒有主食提供,沒有人會去冰室吃晚飯,而當時又沒有電視機讓顧客免費觀看,故此,許多冰室在黃昏便關門。

香港人的驕傲——冰室、餐室、茶餐廳文化 (上)
菠蘿包   圖:wikipedia

作者電郵:sum_sum_sum@163.com

你可能喜歡

  • 律師和文化人

    律師是理性的工作,創作是感性的工作,白天上班理性,晚上創作感性,其餘吃飯洗澡的時候是中性的。半生離地,半生貼地。
  • 身分象徵

    當年青人的驕傲不是自己的學問、才華、人格,而是名貴的手提電話、球鞋、限量版牛仔褲,真的為他們感到悲哀。
  • 香港藝術「蛙托邦主」——郭孟浩

    大家知道嗎?在1980年至1995年的前後十五年,當郭孟浩還在紐約讀書和作畫,他協助了周潤發和鍾楚紅的經典電影《秋天的童話》...
  • 愛很難

    為甚麼今天愛到死,明天卻想分手?
  • 網文、跨媒體和自媒體

    做到老,學到老,我從「紙文」(報紙雜誌)跳到今天「打卡」寫「網文」,這轉變很新鮮,很多事情從不懂到懂,仍在學習中。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