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Blog > 張倩儀 正文

張倩儀

商務印書館前總編輯

政府層面的留學與一帶一路(上)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政府設立「一帶一路」獎學金。圖:網絡

文|張倩儀

在香港,該不該參與「一帶一路」這議題?該不該設「一帶一路」獎學金?獎學金應該是單向的邀人來?抑或是雙向的有來有往?以上這些,爭論多,嗤之以鼻更多,討論卻很少。

當立法會議員說,要爭取雙向,一帶一路獎學金不止給外國學生來香港留學。有個朋友說,那些一帶一路國家,許多都是紅色旅遊警告的地方,甚麼人會去留學?

我對朋友的嗤之以鼻也有點認同。回來一查,才知道並非完全合理,因為現在黑紅旅遊警示國家統共只有4個!貿易發展局的網上列出帶與路國家表,共60多個(還有它們的基本資料,包括跟香港的關係)。我也算愛旅行的人,我暗自數了一下,60多國裡,我去過的不到20個。雖然那四個紅與黑警示國,不幸地全是帶和路國家,但是,我們也不能忽略,那60多國裡也有著名的富國,例如東南亞的文萊、中東的科威特;或者近年港人熱衷去旅行的地方,例如南亞的不丹、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巴爾幹半島的黑山、克羅地亞。

當然,旅行不是留學,去馬爾代夫留學未免出奇。以中國近百年的留學傳統,留學是去學西學,學世界最先進的東西,尤其是科學。那麼這60多個國家能夠及得上這條件的,恐怕只有俄國。然而,在中國百年留學潮裡,也並不只有湧往英美法德比俄日的人,也有極少數人去印度。終生在印度的有譚雲山;香港人略聽過其名的有許地山,他先後在印度半年。有容乃大,中國畢竟是個大地方,從一開始就不是向一國取經,而且容得下留學「異類」。

於是,我想起幾年前,我就見過夢想留學的香港「異類」。有個剛畢業的大學生朋友說想去伊朗留學。他真的查過資料,申請過,還告訴我,去伊朗留學,只要五萬元!可是當時年輕人連五萬元都拿不出。最近我再問他,對一帶一路獎學金有興趣嗎?他不改初衷,還說除了伊朗,黎巴嫰、約旦、卡塔爾都是目的地。所以他是支持這獎學金的。只是擔心政府的眼光只放在尖子,門檻過高,輪不到自己。

其實年輕人不必過慮,既然大家都認為尖子都跑去歐美,沒有人願意去一帶一路國家留學,機會或許會落在有勇氣的香港年輕人頭上。而像他那樣的「異類」年輕人,說不定還有一些。

年輕朋友還憧憬,不少一帶一路國家的經濟剛開始發展,如果多作交流了解,對政治、商業、文化、學術都有好處。我雖然沒有他那麼樂觀,但是這個方向的思考是對的。在香港,從歐美回來的人一大堆,要找人深入介紹伊朗,卻難得找到。物以罕為貴,早著先鞭,會有「先據要路津」的好處(如果一帶一路會成為要路的話)。我最近去斯里蘭卡旅行,見到內戰結束幾年,當地人確實想大顯手身。在貿發局的網上,我才知道這小島國有2000萬人口,比葡萄牙和比利時還多,近幾年的GDP每年是以6-8%增長。無可否認,斯里蘭卡仍然窮,但是曾幾何時,1990年代,中國也窮得很呢。想當年,斯里蘭卡方是英國人口中的東方之珠。

從政府層面來說,以真金白銀推動留學,應該有目標,有策略眼光。香港政府透過留學一帶一路國家,究竟想做甚麼呢?

講到政府層面的推動留學,不免讓我想起民國的大留學潮裡,美國大力吸納中國留學生的動機、手段和結果。

此文是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你可能喜歡

  • 富家與世家──兩種家教與行李事件

    機管局的報告出來,梁振英又回應。之後,我等了一星期有多,沒見到我的朋友在臉書繼續痛批。這令我有點奇怪,因為私底下大家...
  • 把書放入地鐵車廂 是個好主意嗎?

    如果搞了那麼多花樣,大家卻不上那閱讀車廂,或者上了車而沒有人掃描二維碼,那麼甚麼世界閱讀日,甚麼閱讀承諾,甚麼開卷有...
  • 快樂麵包車——斯里蘭卡遊記

    在愜意的寧靜中,忽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貝多芬《致愛麗絲》音樂聲,是音樂首飾盒那種甜甜的樂韻,令我憶起香港的雪糕車……
  • 記從前的壞天氣求學日

    我小時既然沒有暴雨警告,當然也沒有享受過紅雨警告不用上學之福。後來有一年暴雨,家長送子女上學,困難重重,有父母駕車送...
  • 我看公共圖書館的簡體字書

    以守護本土為號召的朋友,你們能拿出勇氣,以公平公正一視同仁的文明態度,去反對這種徒惹識者見笑的本土亂象嗎?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