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Blog > 張倩儀 正文

張倩儀

商務印書館前總編輯

把書放入地鐵車廂 是個好主意嗎?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把書放入地鐵車廂 是個好主意嗎?
4月23日是世界閱讀日,也是莎士比亞逝世紀念日。圖:網絡

文|張倩儀

4月23日又是世界閱讀日,又過去了。香港人和媒體繼續反應不大,而香港出版學會則用這時機,發佈了一個香港全民閱讀調查。

在世界閱讀日之前,某報刊有一條消息,說新加坡鼓勵閱讀,請國民定出讀書承諾,又定7月30日為全民閱讀日,還挺有創意地將電子書或文章的二維碼放到地鐵車廂,讓乘客可以免費下載來看。

這個地鐵閱讀車廂計劃分明是個市場推廣的搞作,不過我對這虛招還是很感興趣,因為循這思路,這個虛點子未必不可以變成實招。

報導沒有交代有電子書的是一個車廂還是一列列車。如果新加坡所有列車都有一節車廂滿佈電子書或文的二維碼,倒是夠有趣的。如果大家都湧到那一節車卡上車,那麼現在的人再不愛閱讀的講法就可以緩一緩了。

為了推進虛招變實招,可以考慮那節車廂裡有多少本書,怎麼選出來,怎麼分佈在車廂壁上。

把書放入地鐵車廂 是個好主意嗎?
新加坡推出地鐵閱讀車廂計劃。圖:網絡

設想車廂裡,書量若非鋪天蓋地,也該汗牛充楝,才夠吸引力吧。而且書目不宜長期不換,致使讀者失去興趣,最後讓一個有趣想法悄無聲色地收攤。大概每兩三個月換一次,可以保持新鮮感,而不致時常要重修車廂。

選的書可以有各種類型。短程交通,肯定不能讀一本書,但不妨讀一段精選的書。精彩的選段是一場偶遇,即使從前看過,但忽然再見,往往重振久違的美感或力量。

這個做法還可以配合新書推廣。作者或出版社從最近三個月出的書裡,選出一段精華來讓市民下載閱讀,這是很好的推廣,比空口講推廣閱讀實在得多。新書並不必然是好書,但作為關心生存意義的讀者,定期知道一下新書的消息,是有必要的。愛書的城市沒有必要把書的廣告與商品廣告等量齊觀,日本報刊頭版就有專門地方給書生事業賣廣告,數十年如一日。一個地方的新書,是那地方(城市或國家或世界)思緒的脈搏,如果新書都是壞書,脈搏弱,那麼這個地方就得注意了。

把書放入地鐵車廂 是個好主意嗎?
香港曾舉辦詩歌電車行活動。圖:網絡

車廂裡的二維碼書分佈也有各種講究,可以起各種作用。如果分了類,各放在車廂的一角,那麼大家愛聚在那一個角落,也是一種業者的調查,一種讀者的宣示。當然,以新加坡或香港車廂的擠迫,伸手掃描圖書二維碼,隨時會引發車廂打架。不過,我們不必事事往壞處想。反過來,或許基於大家都是愛書人,於是惺惺相惜,互相幫忙,然後引出話題,交換讀後感,說不定會做就許多車廂友誼、車廂情緣,豈不成為城市佳話?

不知道可有城市交通工具的主管,認同我這想法,有興趣實行一下呢?

如果搞了那麼多花樣,大家卻不上那閱讀車廂,或者上了車而沒有人掃描二維碼,那麼甚麼世界閱讀日,甚麼閱讀承諾,甚麼開卷有益,統統可以休矣。大家就是拒絕閱讀嘛。

再一樣可惜的,乃是二維碼掃描下載的,肯定是電子書。這在一些對閱讀形式有固執之見的朋友來看,縱使車廂擠滿人,掃描動作不絕,還是不承認為閱讀的。

有時我想,所謂推動閱讀,如果非要拿書不可,那跟保護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有甚麼分別?當大家都不拿書讀的時候,不如將閱讀變成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好了,最少被人供養著,不致滅絕。

此文是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原題為《世界閱讀日的車廂》。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你可能喜歡

  • 快樂麵包車——斯里蘭卡遊記

    在愜意的寧靜中,忽然傳來一陣熟悉的貝多芬《致愛麗絲》音樂聲,是音樂首飾盒那種甜甜的樂韻,令我憶起香港的雪糕車……
  • 記從前的壞天氣求學日

    我小時既然沒有暴雨警告,當然也沒有享受過紅雨警告不用上學之福。後來有一年暴雨,家長送子女上學,困難重重,有父母駕車送...
  • 我看公共圖書館的簡體字書

    以守護本土為號召的朋友,你們能拿出勇氣,以公平公正一視同仁的文明態度,去反對這種徒惹識者見笑的本土亂象嗎?
  • 經濟搭台 文化唱戲

    文化是一種久遠的價值。管它是一帶一路還是海陸絲路,只要有利於文科唱戲,我還是倒屣相迎的。文科這盞燈在香港長期電源缺乏...
  • 一點不實惠的正統觀

    政治正確這回事,有時是庸人自擾,像口頭慣講中港台,為了正確,講大陸港台,既繞口,亦不見得受大陸政府歡迎。又有一陣,大...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