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Blog > 李偉民 正文

李偉民

律師,熱愛文學和藝術,曾任香港藝術發展局副主席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交加街街市 圖:網絡

文|李偉民

小時候,家裏在灣仔開店,附近有個露天街市,叫「交加街街市」,父親不喜歡小販,因為擋著舖頭的生意,但是沒有這街市,我的童年回憶不會那般美麗。

「街市」在殖民地時代叫street market,即路邊的市場,街市這名字,充滿著港式親切,比什麼「市場」「市集」好。街市有別於「墟市」,墟市是不固定的,是農民和小販定期拿東西往一處地方販賣,賣完便散。以往,新界最多這些墟市,我的婆婆家住元朗,今天Yoho Town地產項目的後面叫「雞地」,是其中一個墟市。早上,農民從四方八面的鄉間,拿著自家種養的雞鴨魚菜到雞地擺賣,中午,這些農販漸漸散去,雞地變回一塊大黃土地。最早的新界墟市是大埔墟,當時叫「大步墟」,早於清朝康熙(約1672年)已存在。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中環嘉咸街街市    圖:網絡

美國CNN網站選出香港五大最佳街市:中環的嘉咸街(Graham Street) 、灣仔鵝頸橋旁的寶靈頓道(Bowrington Road) 、大埔墟、九龍城、北角春秧街(Chun Yeung Street) 。五大街市,你去過那個?我最愛嘉咸街和大埔墟的富善街街市(Fu Shin Street),嘉咸街街市是在一個陡直的斜路,煞像滑梯,攤檔布滿兩旁,是世界都市奇景。而富善街街市(舊稱太和市) ,攤檔古舊但是整齊,貨物種類繁多便宜,街道的中心有一座文武廟,建於1891年,古時凡大埔村民有爭執,會齊集到廟內,由長老擺平,這是香港最老的「調解中心」。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灣仔鵝頸橋旁的寶靈頓道街市  圖:網絡

街市分戶內及戶外,我對戶內街市有點抗拒,濕濕漉漉,燈火昏暗,攤位設計呆板,方格的,缺乏生氣,戶外街市像野玫瑰,小販盡情亂放攤架,潑辣中帶激情,像去了外國的fun fair;當然,戶內街市又比現代的「超級市場」(super market)好,超級市場只是「A貨」街市,很人工化,缺乏街市應有的一份「人氣」。

人氣便是「人情味」,老街市,小販與小販是熟落的,而小販和街坊也是「朝見口、晚見面」,既是老朋友,也像一家人,親切溫馨的,每天熙來攘往,人聲鼎沸的背後是愛。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大埔富善街街市  圖:網絡

告訴你一個街市愛的故事:有一次,中英劇團(Chung Ying Theatre Company)邀請我去看由一群老人家演出的話劇,他們叫「口述歷史劇」,其中一位八十多歲的婆婆在台上說出身世:「當年,我媽媽帶我去中環街市和一個『豬肉佬』『相睇』,要我嫁他,但我不願意,姐姐教了一個推掉的好方法,她說:『你對豬肉佬說,如果你願意等我三年,我便會嫁你!』三年過後,豬肉佬竟然到我家向我求婚,唉,不嫁他也不行;結婚後,便到街市幫忙,誰料到生活是這麼艱苦,但是,他愈忙愈肥,我就愈忙愈瘦,街坊叫他做「肥佬」,叫我做「瘦鬼」,我們一肥一瘦靠這檔口,養大了兒兒女女,前幾年,肥佬走了!他把最心愛的酒杯交給我。肥佬放心吧,我會好好保存這酒杯,到了一天我也走了,在天堂,和你再飲杯!」這就是一個平實感人的街市故事。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九龍城街市  圖:網絡

許多人以為街市攤販每天會吃到最新鮮的菜肉,這就大錯特錯了,因為「打開門口做生意」,總有賣不去的東西,難道拋掉嗎?於是賣水果的吃壞水果,賣肉的吃「隔夜肉」,賣麵包的吃過期麵包,這叫做「賣花姑娘插竹葉」。當年,大家生活困難,但是守望相助,攤販之間會把賣剩的菜肉半賣半送地給對方,這便是鄰里的溫馨,壞透的果菜又會象徵式收點零錢賣給那些年紀老邁的婆婆,她們先把壞爛的部分切掉,然後把這些「半殘」的果菜一份份的放在地上叫賣,有些心腸好的酒家也會把「廚餘」送給婆婆,讓她們可以賺點生活費,她們把一份份「美食」放在小碟上,只賣一兩毫子(十仙為一毫子),街坊叫它做「百鳥歸巢」,當然,買的都是很窮的人;但是富有富的佳餚,窮有窮的百味,沒有怨言。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春秧街街市  圖:網絡

媽媽們買菜的時候,怕小孩走失,常常把我們放在理髮檔,當年的理髮檔放了很多漫畫書(叫「公仔書」) ,一面看書,一面剪髮,我最記得的公仔書叫《財叔》。有時候我們會被託管在相熟的攤檔,小朋友一般都很乖,會幫檔主「撕報紙」(當時沒有塑膠袋,所有菜肉用大小不同的報紙包裹,然後,用一至數條的「咸水草」來束緊,咸水草未端留有一個結孔如手抽般大,方便師奶們把「一抽抽」東西帶走),但有些頑皮的小孩,卻偷偷跑去水渠邊捉老鼠,然後活活把牠們燒死。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老香港街頭理髮檔    圖:網絡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咸水草/報紙包東西  圖:網絡

早上,小販們用「唱歌」的方式來叫賣,歌聲響遍整個街市,喊唱愈特別,愈吸引多些顧客,高中低男女獨合唱,粵語潮州福建話,什麼都有,好像歌唱比賽,我記得有個賣魚的叔叔像唱南音:「魚啦喂,生猛咸水魚啦喂,唔買都埋嚟摸摸啦,摸手仔要錢,摸魚唔馳錢啦喂!」這些叫賣其實是情歌,當時,有些單身少女會做家庭傭工,她們穿白衫黑褲,後面留有一條「大馬尾」,年紀大的叫「馬姐」,年紀輕的叫「土鯪魚」,叫賣的哥哥一面唱,一面和土鯪魚「眉來眼去」,街市調情便是這樣甜。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马姐」/「土鲮鱼」  圖:網絡

中午到來,街市人潮散去,只傳出不同電台的廣播,夾雜著流行曲、粵曲、潮州大戲、廣播劇,部分小販們忙於檢算收入和清洗檔攤,有些則在貨物上蜷縮身體小睡,另一些悠閑地閱讀報紙,或躲在暗角裏擦擦麻將,檔販的孩子以紙皮箱為書桌和座椅,忙於趕做功課,而菜檔大姐姐總是跟著收音機的樂曲而和唱,我們一群小孩子懂得唱《帝女花》,也是由她教曉的。小販間閒談聊天,總是瑣碎家事,或取笑那些「下場」後便跑去「春園街」找大姑「午間小敍」的未婚壯男。當時的街市,是一幅目不暇接的生活風情畫。

在今天,香港的傳統街市買少見少,小販退的退,死的死,他們的第二代都「上了岸」,不願意日曬雨淋在街市幹活,於是,街市的生力軍變成南亞人或國內新移民,當日的生活風情畫已變色,街市裏,再見不到一群群小孩在嬉戲叫嚷。有些街市已關掉(如灣仔道街市) 、有些改做博物館(如必列啫士街街市(Bridges Street Market),改為「香港新聞博覽館」)、有些改成商場(如舊上環街市改為「西港城」) ,逝者而已,留下的,只有追憶和思念。

我愛香港街市「人情味」
現今街市出現I Chicken  圖:網絡

走去小西灣街市,看到可以用八達通(Octopus Card)買豬肉,用「I Chicken」服務遙控買雞(因為怕傳播禽流感,主婦通過視像,挑選遠方屠場的活雞,屠宰後,便送來攤檔候取);有一天,經過西環正街街市,看到眾師奶圍買水果,以為那檔的水果特別甜,原來是有對小鮮肉兄弟赤膊上身,叫賣水果,哈,今天的街市要用美男計。你看,舊的時代走了,只好算吧,南柯一夢,新的街市風情畫徐徐掛上,代表逝去,也代表新放的芬多精……

作者電郵:sum_sum_sum@163.com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