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Blog > 張倩儀 正文

張倩儀

商務印書館前總編輯

答我問:教育、數據、TSA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文|張倩儀

西曆年頭,很多計劃要開展,一年之計,自然很忙。這大概是很多行政人員的感受,教育行政人員也不例外。這天相約老友談教育,在他上下午的兩個大會議之間。只見他從一堆報告裡露頭。

答我問:教育、數據、TSA

關於數據

老友的大計是發展數據支援服務,幫助友好學校。

老友:搞教育的人,現在是天天忙著手頭工作,那有精力去細想?應該要有人作數據上的支援。前線的教育者輸入了數據,有人幫他分析,讓他體會到成效是否理想。

我同意。高空一覽,佈陣比較無虞,前路也比較清楚。深入細微,又可以見微知著,發人深省。不過我從前做過數據平台,吸收了一個教訓。當年好不容易按藍圖,收集輸入了數據,正想美美地分析它。那些跟你每個小時計錢的顧問告訴你,開發之前講的分析報告,是要另外付錢開發的。你要嗎?香港的經營者、行政者、前線者都太忙,日日打石仔,沒有時間抬起頭來,學習分析技術以騰飛。只能聽那些不太想懂別人專業的IT人指點。

我一邊吃沙律菜,說:TSA據說也收集了很多數據。

答我問:教育、數據、TSA

關於TSA

老友(認真地):你如果看過TSA給學校的報告,會有點感動。TSA的報告很仔細,每條題目有多少學生答錯,大部分人答錯的原因等等,都有分析。

我(抬起頭來):你贊成有TSA嗎?

老友從香港人的角度,教育每年花了香港公共開支16-17%,GDP3-4%,到底成效怎樣,政府是需要有交代,有查核的。在中小學,除了中六考試這個總站,用甚麼方法查核呢?應不應該有一些分站讓我們及早知道開到總站會是甚麼結果呢?TSA是一個方法。所以有TSA是合理的。

我點頭,只是社會爭議讓道理說不清。如果我們實話實說,說TSA未必應廢,大概會被人喝倒彩。

老友本來學校拿到報告,有助改善教學,結果卻扭曲了,變成學校有壓力。做外評的人員要了解學校的表現,也會參考TSA成績。要解決現在的爭議,不如以後教育局收起TSA的數據,只供自己看。

我(頭抬得更高):辦學者不需要TSA的報告嗎?

老友(爽快地):有固然好,沒有的話,我們還有其他檢視教育成效的方法。

我(憂慮地):如果只是教育局看,學生可能都不認真考,結果是教育局得了一堆不認真的數據。

老友這也是現實的問題。不過,「中一入學前香港學科測驗」也跟考生無關,考生已經派了中學學位,成績只影響學弟學妹,不也不能控制學生認不認真考?

我:那就只好訴諸榮譽感,為了學弟學妹,請同學們認真點吧。

答我問:教育、數據、TSA

關於教育

話題一轉,講到出題的程度,甚麼是學生的基本能力。

我(不解地):TSA既然是基準試,其實不必出難題。那就不會被人詬病操練問題了。

老友(淡定地):說是這麼說。但是,十五歲的學生,85%可以跳過0.8米。如果花很多錢搞一個考試,只是要得出85%十五歲學生可以跳過0.8米這個常識性結論,得出年年大致相同的數據,恐怕也不成。

我:我們不是測基準嗎?每年一樣就一樣吧。

花大錢去得常識,雖然是個問題,我想。但教育不是股票市場,本來就不會今天跌300點,明天升500點。

老友(精神抖擻地):我們也可以透過數據,讓那85%的學生裡,有更多人高於基準吧?

我(捉狹地):或者透過數據,幫那15%的學生能夠達到基準?說實在話,我們的教育究竟要的是甚麼呢?

老友很多搞教育的人似乎也是不清楚的。教育機構應該有很多種,各自做好自己的角色。學生有很多種,需要不同的學校去教育他們。現在最要命,是誰都不敢做一間學校,以教育成績差的學生為目的。其實有些機構一直在辦這種學校,大家都很尊重這些機構。

我:行內人尊重,行外人不知。其實,學生底子差的學校,給它投放多些資源,不就成了?

老友資源多當然好,但要一投中的。像轟炸ISIS,如果亂投,結果炸了平民就不成。(略停一下)事實上,Band3學校確實有多一些資源,但是出生率下降,做得好,也會被殺。於是大家都爭取不做成績最差的學校。

於是話題又回到試題操練,又回到中國家長的科舉觀念。這是永不完結的話題。於是午飯時間結束。

臨行,老友又趕著開下午的會。我想問,甚麼是有助教育的數據?他要收集的又是甚麼數據。來不及問。

有了數據,我們可不可投放資源而中的?

如果教學方法改進了,會不會更多人更快達到基準?我想起從前的英文教學,害了多少學生,包括我。

我們能不能透過數據,知道甚麼教學法有效,學生吸收多了,使100%學生都達到基準?如果教學方法改進了,我們的基準試可不可以提高基準而不必操練?

還有,有數據,會不會變了沒人性,為了追求數據的變化,捨本逐末?有個研究說得好,拿著大數據的節目製作人,用盡數據指示的皇牌組合:劇種、角色、明星、風格。結果拍出收視率低的劇。拿著數據自己去想的製作人,結果拍出收視率超高的劇。

大數據能不能告訴我,教育到底是齣甚麼劇?

此文是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

你可能喜歡

  • 一個女人的快樂新年

    文|張倩儀 母親傳承中國民間傳統,沒有系統的宗教信仰,而抱著對古俗的誠心。
  • 富裕社會的特殊教育

    文|張倩儀 富強是甚麼意思呢?我的字典的界定是「無論能力,比別的地方的人有更多機會實現理想」。
  • 由兩條「絲路」變成「一帶一路」

    無論是「帶」還是「路」,香港跟「絲路」有甚麼關係呢?這麼多年來,恐怕絲綢之路這四個字,出現在旅遊廣告中最多,出現在香...
  • 印度賤民博士生的哀歌

    社會學博士二年級生Rohith Vemula在校園上吊自殺,26歲。他屬於賤民階級。他愛讀詩,愛自然科學,愛讀革命文學,常常泡圖書館...
  • 商界獨尊思維已不適於教育

    文|張倩儀 有一陣我以為商界朋友中有不少熱心人,該好好發揮他們的經驗和能力,幫助被壓得喘不過氣的老師,但不久就發現,在...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