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您當前的位置:Blog > 張倩儀 正文

張倩儀

商務印書館前總編輯

香港問題不是青年問題

掃描QR Code 分享到WeChat ×


香港問題不是青年問題

最近去聽一個熱心組織做的青年調查報告。報告用問卷和訪談方法,得出許多統計數字。出席者從自己的經驗出發,對數字的意思,各有各分析。

那晚的討論中最奇妙的,是發言的幾個年輕人裡,只有一個來旁觀的概括精準,而已上年紀的經濟教授王于漸,反而能將紛繁的青年表現納入層層緊扣的系統之中。我大學時代已經聽經濟系同學仰慕王于漸,由於關乎經濟的文章從來重要但乏味,他的文章我看得很少,沒想到這一席之談開明風趣,大可上電視或博客做段子大王,若上TED,想也大有風采。

舉一個妙趣回應的例子:年輕政界中人附和報告提倡職業教育的調子,感慨政府數字顯示建造業人工高,卻沒有人入行,尤其是紮鐵工人。王教授輕鬆地說,社會富了,人長命了,不必工作的時間比上一輩多,對精神價值的追求自會蓋過發展的需要。所以時下男青年也扮靚做面膜,以免變成老殘,而再上一輩未捱到老已經去了,誰會擔心面孔。入行做紮鐵工人?新一輩命長,對體能殘害那麼大的工作,再高人工,也不值得投入自己最寶貴的資產啊。

當晚一老一青兩段值得鼓掌的發言,總方向如下:青年的疑惑來自兩方面,一是身份認同,一是由實際生活而感受到的社會疾患;從報告的數據來看,不是香港的青年有問題,也不是代溝,而是社會價值觀變了。

我贊成大家應該看清楚價值改變這一點。如果不認清社會價值改變,不回應這「新常態」,社會爭拗將永遠不斷。這種新社會價值會不會損害香港發展,那就看政府和社會的回應了。因為面對中國大陸的高速發展,所以我們仍以發展為核心,以免落後,但是這「發展」,從定義到模式都是舊有的一套,不注入新思維,回應不了新青年和新世界,如果我們有騰籠換鳥的膽識,那麼發展和精神生活說不定能並行不悖。而且,在高速發展下的大陸青年,價值觀也在變,變的方向也跟香港青年相仿。如果香港能夠憑發展提升精神價值,實踐社會公義,何懼新青年呢?說不定還能再次成為中國大陸的新發展楷模,於國於港都有益。

雨傘運動之後,社會不是大讚年輕人就是大貶年輕人,大讚的是胡亂討好,把青春當真理,大貶的就是看不清上述的社會轉變。最令人發噱的是政府以及商人背景的政客的言論,說要給年輕人提供買樓以及向上流動的機會,以為青年會收貨。難道我們的政治人物以及商家都未追過女仔?你在女朋友未生氣之前,不去買鑽戒求婚,卻在她大發脾氣之後,說我立即買給你,二十卡的。唉,任何女孩有點骨氣,都會為你之把她看貶,拂袖而去。曹劌論戰說小恩小惠不足使人民支持,想不到二千多年後,政客還是想以小恩小惠買人心,怎會行得通?何況在這新世代,你這小恩小惠還跡近收買,抺殺了人家一片支持公義之心,試問怎會不被唾棄!

我是女人,明白女人有許多難以講得明的脾氣,我不會一味支持女人。同樣,當今新世代也有很多無理之處,我也不會一味支持年輕人。不過,你若要追女仔,卻只懂得討好或者跟她的脾氣對著幹,怎麼能不失敗告終?

此文系作者為橙新聞獨家供稿

作者張倩儀為橙新聞駐站blogger:http://www.orangenews.hk/blog/cheungshinyee/

你可能喜歡

熱門評論

為橙新聞OrangeNews「讚好」 ×
橙新聞 每日發現新鮮!